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漫画美女破处

第六十五章 多管闲事

姜舒梅跑过去要拉住寒小枫,这丫头却已经付好钱了。

姜舒梅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这就把钱给了?”

寒小枫点点头,“对啊,等过会家属来了还给我就成呗。”

“万一人家来了以后不愿意付钱,还诬陷咱们把老人推下水呢?”

姜舒梅可不是随便说说的,这种事在那个有监控的年代还经常会发生,放到这年头更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寒小枫眨了眨眼,“不可能吧,哪有这么坏的人,而且老爷子肯定知道不是我们推的呀。”

姜舒梅无话可说,这丫头也太天真了吧。

不过钱都给出去了,收费处也不可能退啊。

姜舒梅只得带着两人去病房找老人。

至少问问家属什么时候到吧。

病房里,老人已经醒了过来,身上也被换上了医院的病号服。

之前在水里姜舒梅也没看清对方长什么样,现在打眼一看,这人国字脸悬胆鼻,倒是个威严面相。

只是看人的时候自下往上,带着几分打量。

姜舒梅打了个招呼,“老爷子,您醒了?”

老头瞥一眼姜舒梅,没搭理。

那意思很明显,你谁啊,我认识你吗?

寒小枫急忙道:“小梅是把你救上来的人,要不是她,你现在还在河里泡着呢。”

老人一张嘴,说出来的话是谁都没想到的。

“多管闲事,我让你们救了?”

“你说什么?”寒小枫气成河豚,没想到姜舒梅一语成谶,世界上还真有这么讨厌的人,“难道救你还救错了吗?当时我喊了那么久,路过的人都不愿意管,要不是小梅和婶子经过救了你,你早就死了。”

老头撇过脸,一副懒得搭理你们的模样。

李晓秀这样的老实人都满脸通红,没料到救上来人会是这种样子。

寒小枫简直要炸了,撸起袖子非得好好和他说道说道,却被姜舒梅拉住。

“算了。”

姜舒梅早就看惯了世间冷暖,对这个结局其实也不算意外。

说白了今天救人也不是为了图那一声谢,还是因为娘这人心善。

要是这人死在她面前,恐怕李晓秀晚上连觉都睡不好。

姜舒梅只是为了让她心安罢了。

不过就这样转头就走也不可能,姜舒梅清了清嗓子。

“今儿就当我们多管闲事,但该出的钱您不会想着赖账吧,医院可不是慈善机构,医药费你得还回来,还有我为了救您糟践了一身衣服,给你算个折旧费好了,这钱也得出吧。”

老人这才扭过头,直愣愣地看着姜舒梅。

姜舒梅心中冷笑,正准备威胁他要是不给,就找到他家里人地址敲锣打鼓去宣扬一番。

小县城的人都互相认识,她就不信对方能丢得起这个人。

然而还不等说完,老人已重重哼了声。

从腕上取下手表递过来。

“我身上的钱被水冲走了,这块表刚好还在,先抵给你们,等我回去拿钱来赎。”看姜舒梅似笑非笑的模样,老人又加了句,“放心,我不赖账。”

姜舒梅也没客气,把表拿过来瞟一眼,不由得眯起眸子。

“海鸥牌?”

这可是手表中的老牌子,华夏第一块机械表就是这家出的,难怪泡了水也半点没坏。

绝对属于这年头的高精尖物件,放到黑市分分钟就给脱手了,价格至少百元起。

别说老爷子只是溺水,就算动个手术也能抵医药费了。

这样一看姜舒梅放心了,将表递给寒小枫。

“听见老爷子的话了吧,等到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啊,这位一看就是大户人家,这点小钱肯定不会赖的。”

她就怕这丫头太好骗,到时候把表还回去了,钱还没到手。

所以一顶高帽先给老头戴上。

老头哼了声,又撇过脸恢复刚才的冷淡模样。

寒小枫傻愣愣地刚接过手表,姜舒梅已往外走了。

“小枫,我和娘下午还有事,先走了啊。”

寒小枫目送姜舒梅离开,按照她所说将手表小心装好,又扭头瞪老头一眼。

“都说好人有好报,可你这种人太过分了,对救命恩人也没个好脸色。”

老头嗤笑,“这世上好人没好报的事还少吗?”

寒小枫彻底被气着了,怕再和这人说话自己的寿命都得短一截。

女孩从写生的本子上扯下来一页纸,唰唰唰地写了一串地址。

“这是我家,你到时候拿钱来赎表吧!”

这小姑娘今天也是被上了一课,幼小的心灵都受到了打击。

老头冷淡的接过纸,一句话也没说,只挥了挥手让寒小枫快点走。

寒小枫一跺脚,气呼呼地离开了。

――

姜舒梅说的有事也不是托辞,她们下午还约了马婶继续看房。

算算时间,那边说不定已经等着了,她们得加快速度。

然而刚刚走到医院门口,姜舒梅两人又被拦住了。

定睛一看,却是之前把她们当病人家属骂了一通的暴躁医生。

“医药费已经付过了,您这是?”

医生不好意思地笑了,“不是,我是来道歉的,刚才救人的时候我才看清这人是谁,前面冤枉了你们。”

这下李晓秀都有点好奇了,“你认识他?”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怎么脾气这么坏呢。

医生点点头,“老爷子叫徐国强,以前是省里的大领导。”

姜舒梅吃了一惊,“是吗?”

就他?

姜舒梅印象中的领导也不是全无架子的,可在外一个比一个圆滑,说话滴水不露,见人也端着笑,哪有这么得罪人的?

医生叹了口气,“我不都说了以前嘛,老爷子也是坎坷的很,以前因为某些历史原因被下放了,家里人为了撇清关系全都和他划清界限了,儿女甚至出面揭发他,捏造了不少事。”

李晓秀是经历过以前那些事的,听了这话沉默不语,对老爷子又有几分同情。

姜舒梅虽然没这份经历,但好歹也看过不少关于这些的书和记录,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也觉得唏嘘不语。

被最亲近的人背叛,难怪这么愤世嫉俗呢。

姜舒梅都怀疑对方是不是故意跳下去自杀了,难道自己真的打扰了他的好事?

所以才这么横眉冷对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