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漫画美女破处

第三十四章 上门嚼舌根

村里以前不少人都骂姜舒梅是破鞋,可葛家父母是知道内情的。

张鹏亲口说过,他和姜舒梅两个人虽然是自小一起长大,但那种事从来没有,算得上清清白白。

那姜舒梅破鞋的名声是怎么来的?这就是要问自家闺女了。

她和村里年轻人关系好,几句模棱两可的话就足够让人浮想联翩。

可如果真的有人再追溯源头,又会发现葛映雪也没真正说出点啥。

只能说有时候谣言就是如此,只要扇点小风点个火引子,就能越烧越旺甚至把人逼死。

在葛映雪的逼问中,葛母将自己了解到的一些事说了出来。

葛映雪的目光越来越沉。

“是姜舒梅找了村长分家的?”

葛母点点头,“都是这么说的。”

葛映雪蹙着眉头想了想,按照自己知道的情节,姜舒梅那人的确是掐尖好强,可她脑子不好使蠢得要命,白白浪费了上天给的好脸。

她怎么还能想着从家里分出去?

“之前你们给我写信说姜舒梅上吊了,是因为张鹏不?”

葛母看了眼丈夫,后者犹豫道:“那时候你们都去上学了,姜家去张鹏家闹腾一阵也就算了,可后面又听说要把姜舒梅许给吕家,我想着怕不是为了这事自杀吧?”

吕家的名声臭不可闻,就连搬到村里每两年的葛家都听说过。

葛映雪想了想,姜舒梅这人就想着攀高枝,要是知道被嫁去吕家,还真有可能上吊。

姜老太也是个蠢的,为了彩礼不要名声,还不如托人打听把姜舒梅嫁给其他村里和吕家差不多的人家。

旁人不知道内情,也不会说道什么,姜舒梅这种脑子更不可能去打听,自然也就本本分分被嫁过去了。

难怪分家这么顺利,村长那家素来好管事,也是看不下去了。

想通中间的关节,葛映雪的脸色好看了点,“那当厂长又是怎么回事?”

葛母刚想说说姜舒梅这段日子的丰功伟绩,但对上自家闺女的眼神,她的话又咽了回去。

本能察觉如果自己实话实说,葛映雪又要发脾气,骂他们不早点写信去学校。

“当厂长应该是村长家抬举姜舒梅,上次李晓秀娘家和婆家去闹起来,齐月看娘俩可怜,就认了姜舒梅当干闺女。”

葛映雪撇嘴冷笑道:“齐月也是个拎不清的,姜舒梅那种人也值得帮?说不准好心又要被当驴肝肺呢,我看她说不准是要把姜舒梅说给她家大儿子,故意先找个由头。”

要说给她家大儿子,又怎么可能认姜舒梅当干女儿呢?

葛家父母心里明镜似的,知道葛映雪是接受不了这件事,故意找个借口让自己心理舒坦点。

想到这里葛母悲从中来,低着头几乎要落泪。

她的女儿原本文文静静,也不知道被什么妖魔鬼怪占了身子。

葛映雪还不知道两人心里想法,她最讨厌葛父和葛母鹌鹑似的模样,问话也像挤牙膏似的问一句说一句,半点不机灵。

她打定主意,明天她必须得亲自去见见姜舒梅,弄清楚对方身上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张鹏从父母口中知道姜舒梅的事情后也睡不踏实,甭管别人怎么说,但他自己心里清楚,两个人之间该说对不起的始终是他。

所以他才会一遍遍劝葛映雪,也是劝自己,这玩意没有先来后到,谁让两个人越来越不是一个境界的人了。

张鹏以后要考大学,要当人中龙凤,姜舒梅那张脸长得再好看也不过是个村姑。

他不乐意让自己的后代被这样一个人生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张鹏去找葛家敲门。

来往的人见着张鹏,有些还和往常一样打招呼,有些人则露出诧异表情。

人的名树的影,以前大家都觉得姜舒梅配不上张鹏,自然认为张鹏解除婚约这事没什么大不了。

现在心里的感觉又有点微妙,人家姜舒梅长得漂亮不说,这么年轻又当上了厂长,张鹏也真是没眼光。

可见一个人的地位也决定了旁人看待一件事的态度。

张鹏被那些带了刺和调侃的目光看的心烦意乱,直到葛映雪开门,朝他甜甜一笑时,张鹏才觉得心里好受点。

不管别人怎么想,他知道自己的选择肯定没错的!

“鹏哥,我昨晚没睡好,心里怪难受的。”

张鹏立刻关心上了,“怎么回事?”

“唉,家里人说小梅姐姐不但从姜家分出来,还当了厂长,我应该替她高兴的,就是有些害怕。”

张鹏疑惑,“怕什么?”

葛映雪咬着下唇,“我怕她想不开走了岔路。”

想到姜舒梅那张宜嗔宜喜的脸庞,张鹏的心也不由得跳了几跳。

也让他的心里更不是滋味,脑海中浮起各种念头。

他也觉得姜舒梅不可能靠着自己当上厂长,听爹娘说她是靠着在外面拉单子才被村长看中的。

她为啥能拉来那些单子?人家厂长怎么会见一个普通的小姑娘。

是不是因为她付出了什么?

难道真的因为旁人骂她破鞋,她便破罐子破摔了?

张鹏心里不是滋味,“你说得对,再怎么说咱们和她也是朋友,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出卖自己。”

葛映雪急忙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觉得小梅姐姐应该不至于……”

“我知道你心思单纯,但我作为男人难道还不了解那些人的心思吗?谁会随随便便把单子给一个素不相识也没什么背景的小姑娘。”

张鹏断然道:“咱们去劝劝她吧,我打听一下那个什么肥皂厂的位置在哪,现在就去。”

葛映雪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

姜舒梅可不知道有两个棒槌要来找不痛快,她正在满意地巡视厂子。

看着换上统一服装后显得精神百倍的大家,姜舒梅心里挺开心的。

她这个厂长没白当,看看这些员工的精神面貌多好。

也是这年头大家阈值低容易满足,要放在后世就算年终奖发好几个月的工资都不一定有这种效果。

姜舒梅看大家很满意,众人看这个厂长也是心里美滋滋的。

今天她们换上厂里给的新衣服,一路走来甭提多美了,多少人拉着她们东问西问的。

要不是怕耽误上工时间,她们非得给好好宣传一番厂里的福利不可。

“厂长,外面有人找你。”

乍然听到声音,姜舒梅没放在心上。

“大家先忙着,我出去看看。”

说话那人满脸尴尬,跑到近前来压低了声音,“不然您还是别出去了,我就说您今天不在,把人给打发了。”

姜舒梅乐了,“来的人谁啊?”

姜舒梅还以为是姜家不死心的人来找麻烦了,谁知那人却说了两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哎呀,就是张鹏嘛,还带着葛映雪那丫头,看着就招人烦,我把人赶走也就算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