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漫画美女破处

第一百一十章 担惊受怕

查娟娟走了,却给寒小枫留了一肚子的疑惑。

“小梅,你刚才怎么了?”

平常无论来多豪爽的客人,姜舒梅都不会像这样拉家常。

尤其把自己悲惨的身世说出来。

就像父亲说的,姜舒梅是一个很要强的人。

明明可以靠着长相走捷径,但她不会也不屑于这样做,一定要用自己的双手创造财富。

可小梅今天那一番话听起来,仿佛是为了让客人多买两件衣服在卖惨,这让寒小枫想不通。

姜舒梅习惯性地扯了扯寒小枫脸颊。

“笨,这里面的事情说起来就复杂了。”

“啊?”寒小枫纳闷,“那你慢慢说嘛,我又没什么事。”

“再等几天吧。”姜舒梅松开手,“这段时间你也注意点,会不会有人来打听我的消息。”

寒小枫想到了别处,目光暧昧。

“哎哟,打听你消息的人还少啊?”

姜舒梅太漂亮了,导致明明是女装店,却经常会有男性光顾。

明面上都是说什么送给母亲,送给妹妹的。

但看购物时不住朝姜舒梅看的眼神,谁都知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嘛。

姜舒梅又揉了揉寒小枫的脑袋。

“不是那种打听,反正你留意着,遇到就知道了。”

寒小枫一会被捏脸一会被揉脑袋,只觉自己像个布娃娃。

偏偏又不敢反抗。

唉,明明自己要比姜舒梅大好几岁,可怎么自己却像年龄小被调戏的那一方。

欺负了寒小枫后,姜舒梅只觉神清气爽。

算了,那个男人本来和自己就没什么关系。

何必为这种人伤心呢?

回到家后,李晓秀刚刚做好饭。

“今天吃揪片子汤饭。”

揪片子是一种简单又好吃的面食,将面和好后在案板上摔打成面片,再切成一寸多宽的条。

用手揪成大小相等的一片片放入沸水锅里,煮熟后搭配上各种浇头。

有汤有面,筋道爽滑。

在冬天喝一碗揪片子再惬意不过,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姜舒梅只觉岁月静好,懒散地靠坐在椅子上。

徐国强忍不住用眼睛瞪她。

“坐好,没骨头啊?”

姜舒梅无奈,只得稍微端正点坐姿。

自从老爷子天天和她们一起吃饭后,姜舒梅经常受到批评。

老头以前是大场面过来的,规矩多得很。

总觉得姜舒梅这么好看一张脸,应该也有点名门淑女的仪态。

姜舒梅忍不住腹诽,老头经常把她训的跟孙子似的,比亲奶奶管的都宽。

想到姜老太,姜舒梅又忍不住想笑。

老太太在姜家说一不二,大概没想到亲儿子为了富贵能把她抛在脑后吧。

要是以后知道真相,也不知道会怎么崩溃呢。

正想着,徐国强又凉凉开口。

“看你一笑,也不知道哪个倒霉鬼又得倒霉了。”

“瞧您说的。”姜舒梅讪讪然,老爷子的眼睛也有点太毒了吧。

姜舒梅转移话题,“妈,您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李晓秀不好意思,“每天在家也没别的事做,就琢磨着做点吃的,登不上台面的。”

姜舒梅不同意,“怎么登不上台面,学校附近的几家馆子都不如您的手艺,不然您让徐老说说看?”

也不知道是吃人嘴短还是确实如此,徐国强也点了点头。

“还成吧。”

他以前山珍海味也吃过,回过头来还觉得不如家常小菜。

虽然只是简单的饭菜,但李晓秀格外用心,再简单的菜也恨不得做出花来。

吃的人自然能感受到。

看到母亲脸上的笑容,姜舒梅最后一点不甘也释然了。

她能看得出来,李晓秀是真的喜欢做饭。

大概对她来说看着家人吃自己做的食物,也是一种莫大的快乐吧。

姜舒梅打定主意,等自己手里的钱攒够了,李晓秀认字也认的差不多了,到时候就让母亲去做一份自己的事业。

她这辈子一定会过得有滋有味。

――

姜舒梅平静了,蒋兵却无法平静。

查娟娟浑然不知老公内心的煎熬,下班回来后心情显得很好。

“今儿张姐还夸我裙子好看,问我哪买的,小姜的眼光是真好,这套我自己穿着也喜欢。”

蒋兵笑容僵硬,“是吗?我看你穿什么都挺好看的。”

“你这话说的,老爸要是听着又要说咱俩腻歪了。”查娟娟把儿子抱起来,“今天在学校有没有乖乖的?”

查小森被母亲咯吱的忍不住笑。

“痒,妈妈坏。”

蒋兵尽量自然地走上前,把查娟娟随意放在椅子上的外套挂起来。

“对了,酒已经买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去看老爷子?”

查娟娟放下儿子,“爸今天不在,好像是去见老朋友了,咱改周末再去。”

蒋兵身形一僵,有些怀疑。

但看着查娟娟毫无芥蒂的表情,又觉得是自己吓自己。

“哦,也行,爸是挺忙的。”

“是啊,都快退休了还忙成陀螺,妈在家里经常抱怨呢。”查娟娟笑着道:“你以后可别这样啊。”

蒋兵松了口气,亲昵地揽过妻子肩膀。

“我这人没什么事业心,就想着老婆孩子热炕头,肯定你们最重要。”

查娟娟失笑,靠在丈夫肩头。

“你这话要是被爸听到,非得说你不可。”

查文瑞把女儿当成宝贝,听了这话恐怕才放心把厂子交给他。

蒋兵笑了笑没辩解,“反正我就是没出息。”

查小森不甘示弱,跑出来抱住母亲的腰。

“我也要抱。”

一家三口看着多么美好,任谁见到也得夸一声美满。

然而蒋兵却知道,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

就像七彩的肥皂泡沫,当真相被揭开时,恐怕轻轻一戳就会破的四分五裂。

查娟娟突然想起来,“周末你和爸聊你们的,我带着妈去逛街。”

不用说,自然是要去照顾姜舒梅的生意。

查娟娟觉得那姑娘是真的挺不容易。

蒋兵的笑容变得勉强。

对,就是这样,所以他才不能让姜舒梅继续待在县城。

这颗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炸开!

只要这人在一天,蒋兵就得担惊受怕一天,这样的日子根本没有尽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