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漫画美女破处

第七十七章 遇到扒手

这几乎是姜舒梅的一个心结了,虽然在外人眼中她是成功人士,但从小没有父母的经历又岂会不在她的生命中留下阴影?

不过面对江烨的提问,姜舒梅还是摇了摇头。

“没什么,想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事。”

江烨体贴地没有追问,只点点头。

“你休息一会吧,今天起得早,估计也困。”

姜舒梅靠在床上,闭着眼假寐。

不一会感觉到江烨离开,再次睁眼,姜舒梅发现对方倒了一杯水放在旁边。

姜舒梅有点想笑,江烨外表看着冷漠孤傲,实际上还是很体贴的一个人。

难以想象这样一个人竟然总是被赵顺子吐槽没人性。

时间临近中午,江烨去买了两份餐饭。

姜舒梅终于体验到了八十年代绿皮火车上大师傅的手艺。

一份红烧肉,一份肉沫茄子。

这两道菜都做的十分入味,不比姜舒梅之前在国营饭店吃到的差。

姜舒梅不得不感慨这年头的厨子功夫都硬,不像后世随着经济发展,各种餐厅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每天都能看到朋友圈里年轻下属和一些赶时髦的朋友打卡网红餐厅。

到那时候人们吃东西吃的是氛围,是环境,甚至是虚荣。

反倒味道好像成了并不重要的一件事了。

姜舒梅边吃边感慨,江烨递上手帕。

“慢点吃。”

“你竟然会带这个?”

啧,硬汉形象突然崩塌。

江烨看她一眼,“平常不带。”

要不是为了某人,他至于带这些吗?姜舒梅的目光明晃晃分明是嘲笑。

姜舒梅和江烨买的卧铺票一上一下,江烨自然将下面的让给了姜舒梅。

两人说话间,旁边一个大婶从床上坐起来,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你们才结婚没多久吧,看着蜜里调油似的。”

姜舒梅正吃饭呢,差点被呛着。

大婶你这是什么眼神?她和江烨蜜里调油?

江烨却看一眼姜舒梅,“您看出来了?”

“咳咳咳!”

姜舒梅咳的惊天动地,这下是真的被呛住了。

江烨这干嘛呢,有戏瘾啊?

“瞧你这不小心的。”江烨凑过来,轻轻拍打姜舒梅的背。

姜舒梅刚要瞪他一眼,就听到江烨在她耳畔低声道。

“这样方便,你也不想我被举报耍流氓吧。”

姜舒梅一想也是,现在风气没那么开放,她和江烨长得不像一看就知道不是兄妹。

又看起来很熟悉,难免会被人怀疑。

要是被人举报可就麻烦了,还不如将错就错呢。

看着江烨在女孩耳边低声安慰的姿态,大婶颇为羡慕。

“你家男人真不错,长得俊还体贴,比我家那口子强多了。”

上面的卧铺传来声音,“这咋说话的?我年轻时候也不差嘛。”

“嘁。”大婶丝毫不给面子,“这话你咋好意思说出口。”

姜舒梅看着两人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对中年夫妻也是去鹏城的,不过这两人和姜舒梅他们目的不一样,倒是去找亲戚的。

大婶姓黄,笑起来的模样极为爽朗。

“我们也是想着那边机会多,说不定能找到活干呢。”

她虽然这样说,但姜舒梅看对方的穿衣打扮,加上能弄来卧铺票,显然打算找的活不是什么体力活。

家里肯定也是有些家底的。

不过姜舒梅无意打听别人的底细,一路上说说笑笑大家扯着闲篇,时间很快过去。

“旅客们请注意,下一站羊城。”

播报员的声音响起,姜舒梅站起身活动筋骨。

“终于到了。”

绿皮火车速度慢路程长,车上的时间实在难熬。

但姜舒梅知道倘若不是江烨弄来了卧铺票,这一路上还要难受的多。

听说在硬座的车厢里,连去厕所的地上都睡着人,厕所也脏的几乎不能用。

而此刻到了目的地,准备在养成下车的旅客都很兴奋。

吱――

绿皮火车进站的声音很是刺耳,但听在大家耳中简直是天籁。

终于可以从一节节车厢中出去透透气了。

车一停下,旅客争先恐后地往外走。

江烨护住姜舒梅的身体,“我们等一会再下,现在人太多。”

姜舒梅应了声,黄大婶又忍不住调侃。

“小夫妻是恩爱啊,恨不得捧在手心里呢。”

这两天姜舒梅被开玩笑都有点麻木,看着眼前的高大身躯,竟然有几分甜。

上辈子忙于工作,好不容易成功后,再遇到的人大都动机不纯,要么就是打算强强联合让自己稳定后方的。

成年后大家谈的似乎都不是爱情,而是资产的配置。

自然不会产生什么所谓的爱。

可现在重活一世,姜舒梅似乎体验到了怦然心动的感觉。

没办法,面对江烨这张脸,再加上对方的身上让自己敬佩的能力,能半点感觉都没有反倒奇怪呢。

“走吧。”

人少了点,江烨拿起行李,另一只手自然而然地牵住姜舒梅往外走。

姜舒梅和大叔大婶道别,略显羞涩地跟着江烨。

两人下到车站,姜舒梅猛地感觉身后有人撞了自己一下。

力气很大,撞得姜舒梅半边身子都偏过去。

“哎……”

刚发出声,那人像屁股后面着了火般匆匆跑开。

江烨脸色一变,足尖一点猛地跳起来,不偏不倚地踹向男人后心。

“这位同志你干什么?”

身后有人嚷嚷起来。

“不就撞到你的爱人了吗?至于动手吗?”

看热闹是人的天性,这下也没人赶路了,都在看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地上那人也骂,“神经病,小心我把你送去派出所。”

说完爬起来就要走。

姜舒梅知道江烨绝对不是那种莫名其妙发火的人,猛地一摸衣服。

“钱包!”

姜舒梅这么一喊,大家终于明白过来。

“遇到贼偷了!”

那人也没爬起来,就被江烨一脚踹到膝盖窝里,再次趴到地上。

“哎哟……”

惨叫声后,江烨把姜舒梅的钱包从对方外套内侧拿回来。

姜舒梅突然感觉到不对劲。

“小心!”

“妈的,老子和你拼了。”

这种火车站当扒手的基本都是团伙作案,最开始躲在人群里出声的恐怕就是这人的同伙。

然而这人也根本不是江烨的对手。

江烨脚下踩着的人很快从一个变成两个。

“嘿,还真是开了眼了,还有人敢对江哥动手。”

笑声传来,姜舒梅转身看到一个二十来岁穿着皮夹克的青年从护栏翻过来。

模样普通,一双眼睛却显得格外锐利。

躺在地上的两个男人脸色大变。

“图麟?”

图麟蹲下身,用手背在两人脸上拍了拍。

“认识我啊?我说你们胆子挺大啊,什么人都敢找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