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漫画美女破处

第一百章 李晓秀的演讲

回家的路上,姜舒梅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她本能地感觉葛映雪说的话是真的。

那个女人实在有点蠢。

说话时得意洋洋的表情丝毫不加掩盖,仿佛生怕自己不相信她。

姜舒梅心中闪过好几个猜想。

难道葛映雪就像很多小说中写着的那样,突然间天降金手指,莫名其妙就有了预知的能力?

还是她其实已经经历过一遍这些事,也就是所谓的重生。

但无论哪一种,要是换了姜舒梅,一定会想办法利用优势去强大自己,而不会像葛映雪这样大张旗鼓,似乎生怕别人发现不了自己的特殊。

实在是有点愚蠢。

但一想到这样蠢笨的葛映雪用不入流的手段让原主名声受创,甚至被逼的上吊自杀。

姜舒梅的心情有些微妙。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

菜鸡互啄?

回到家中,姜舒梅叮嘱母亲。

“最近多买点蜡烛和米面。”

李晓秀不解道:“怎么了?”

姜舒梅想了想,“我最近在路上经常能看见死蚂蚁,路上看到的野猫野狗感觉也躁动不安的,一般不是说动物最懂得趋利避害吗?万一有事发生呢?”

她和葛映雪不同,就算要做什么也得师出有名,不会无端让人怀疑。

李晓秀听了以后也立刻紧张。

妮儿可是读过书的人,说的话肯定有道理。

她放下手里的活,急急忙忙就要往外走。

“我现在就去。”

这话姜舒梅又给江烨和徐国强依样说了一遍。

徐老头撇嘴说了句杞人忧天,江烨则意味深长。

“你听到了什么?”

姜舒梅反问他,“什么?”

“最近县一中校园里都传即将有地震,好像是从一个姓葛的女人传出来的。”

姜舒梅一边收挂绳上的衣服,一边问他们。

“你们相信这种说法吗?”

徐国强自然不信,“都什么年头了,还装神弄鬼。”

老一辈对这种事往往有两个极端,要么深信不疑,要么嗤之以鼻。

徐国强显然是后者。

江烨则觉得很有趣,“听说她经常能算得很准,或许有什么办法?”

一路上走南闯北,江烨听到的故事也多。

其中不乏有很多神棍的故事。

但那些神棍无一例外像徐老爷子所说,都是装神弄鬼。

有人专门给人算姻缘,还能算到在几点几分对方穿什么衣服。

成了不少对。

但后面有人暗中观察才发现,老头根本是当月老的。

暗中打听了适配的人选,等人问的时候专门给了指点。

告诉姑娘们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容易遇上桃花,又把消息告诉小伙子。

等人家碰上了都觉得是上天注定,再一问各方面也很是匹配,自然而然以为是天定姻缘,多半会走到一起。

就算走不到一起,老头也会用时候未到,或者有什么东西坏了姻缘来搪塞。

至于那些铁口直断的也基本都是如此。

所谓算命,不过是提前掌握了一些信息,在恰当的时候释放出来取信于人。

要么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让人对号入座。

但无一例外,这些人都十分善于揣摩人心。

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人鬼来了说胡话。

可那个叫葛映雪的女人分明不具备这些特质。

姜舒梅将衣服抖了抖,被晒干的衣服上有阳光的味道。

“那就等着看吧,我们很快会知道了。”

看来葛映雪的蠢真的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竟然将这件事搞的人尽皆知。

如果没有发生,也不过是一个笑话。

但如果真的发生了……

姜舒梅收起衣服,觉得葛映雪恐怕会惹来更大的麻烦。

不一会李晓秀回来了,手里大包小包,当真囤了许多东西。

姜舒梅已经把家里收拾整齐,看见母亲后急忙接过东西。

“怎么买这么多?”

李晓秀擦了擦汗,“我这不是听你说了嘛,所以多买点,如果有什么事咱们也能应付一阵子。”

她以前是经历过饥荒年的,饿的人什么都吃。

树干上光秃秃的根本找不到树皮,甚至有人把被子里的棉花掏出来吃。

因此她是做了完全准备,生怕再遇到什么不好的事。

“也行。”

反正现在家里四口人,就算没什么大事,这些东西吃也是能吃完的。

不至于放到过期。

“对了娘,邱校长今天还问我,关于演讲的事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李晓秀脸有点红,“我、我写了一些话,拿给你看看。”

“好呀。”

接过稿子,上面很多还是拼音。

李晓秀的话很朴实,并没有任何一句假大空的言论。

而是老老实实地从母女俩的经历出发。

姜舒梅从小没了父亲,在村子里被欺负,在姜家也不受重视。

但她还能考入县一中,李晓秀觉得女儿肯定是在背地里花了很多时间和功夫。

自然而然将原主曾经的孤僻解读成了用功和刻苦。

她写的真情实感,姜舒梅看着哭笑不得。

不得不感慨李晓秀以前到底是戴了多厚的滤镜去看待原主。

姜舒梅稍微修改了一下,还给李晓秀。

“基本都能行,有不认识的字再问我。”

李晓秀不住点头,认认真真地一字一句看下去。

她这些天晚上也不做东西了,跟着女儿一起在电灯下学习。

有姜舒梅在旁边指点,李晓秀认字的速度也突飞猛进。

毕竟是成年人的领悟能力,姜舒梅觉得母亲应该已经有小学三四年级的水平了。

只要再接再厉,很快就能把日常的字都认完。

等读写不成问题后,其他的东西就很容易补足了。

两天后,李晓秀穿上了自己最好的衣服,站在了县一中的主席台上。

她的声音很流畅,不知道暗地里经过了多久的练习。

和姜舒梅第一眼看到的那个又土又黑的女人不同,经过这段时间的保养,李晓秀的皮肤慢慢白了回来。

显出温婉的五官。

干瘦的身躯也养的丰腴了点。

虽然她自己没有察觉,但其实整个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台下的人听着李晓秀真情实感的演讲,不停鼓掌。

其中不少学生却想到了另一件事。

姜舒梅的母亲提到姜舒梅年幼丧父,看来她真的是个寡妇。

难道正如葛映雪所说,这对母女都有寡妇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