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漫画美女破处

第五十一章 葛映雪的恼怒

有人不相信,专程去问李广才,李广才少不得更要宣扬一番。

“这还能有假?是我陪着一起去的。”

“给你们说,自家孩子的课本都要捡起来,姜家丫头平常不显山不露水的,谁能知道这么聪明的?你家娃说不定也是一样的,得学了以后才知道。”

“读书读得好,以后能拿城里户口吃商品粮呢。”

李广才不会说什么读书是为了建设祖国之类的话,他就说最质朴的。

村里谁不想当城里人?谁不想吃商品粮?

陡然间村里教育孩子读书的声音越来越响,说的话都差不多。

“你看姜舒梅,人家为啥能当厂长?就是因为脑袋聪明,要不然咋这么会读书呢?你要是会读书,以后也能当厂长。”

好家伙,姜舒梅一听这简直连因果都给颠倒了。

但不管怎么样,读书对孩子总是好事。

李广才当初的设想实现了,她俨然成了余晴村一个标杆,谁提起来都要说两句。

现在满村遍地跑的孩子越来越少了,许多都被家里人提着后颈拽回来,逼着看书。

姜舒梅看了以后也在心中说了声抱歉,让孩子们早早就失去了欢乐的童年。

咳咳,冤有头债有主啊,等长大后想报仇可不能找她,得找李广才那老狐狸。

李晓秀自然是所有人中最激动的,向来节约的她竟然做了一笼屉的包子。

点了红,拿给周围住着的邻居分了。

用她的话来说,孩子考上学了,让大家沾沾喜气。

这也是作为李晓秀难得所表现出来的高调。

当然拿到包子的人都乐呵极了,里面可都是肉馅的!

何况这还是有特殊寓意的。

一定得省下来让自家孩子吃才行。

这让不少听姜舒梅三个字听得耳朵都起了茧的孩子稍微舒坦了点,有包子吃,怨气自然少了。

这包子姜老太也想给姜小宝弄来几个。可哪里能弄得来?

李晓秀这扫把星胆子越来越大了,见到她就躲,姜老太是小脚女人,追也追不上,肺都差点气炸了。

现在她哪里能找姜舒梅的麻烦,齐月是护着这个干女儿的,家里几个兄弟一个比一个魁梧,打姜长河和打着玩似的,姜家可不敢招惹。

李晓秀的娘家也是一样。

李老太和李石强再眼红也没办法,甚至有些后悔,自家婆娘现在天天闹腾,说如果不是当初闹得那么僵,自己肯定能进厂里工作。

那边还给发衣服呢。

可事情哪有想当初啊?他们怎么会知道一个丫头片子能有这种出息?

外界声音嘈杂,姜舒梅自己倒是荣辱不惊,大部分时间还是去厂子里看着。

厂里人见着都打招呼,“文曲星厂长来啦?”

“厂长你咋不去复习呢?”

姜舒梅还是严肃脸,“好好干活,别忘了厂里规章制度。”

她紧绷着脸,大家也不觉得讨厌,只在心中暗暗竖着大拇指。

看咱这厂长,多有气魄,难怪人家是天才呢。

姜舒梅要是知道肯定哭笑不得,这都有谱没谱,怎么就扯到这上面了?

姜舒梅去县城学习的时候,齐月帮她看着厂子。

齐月在村里有威严,能压得住,适合当这个领导者,姜舒梅不需要多担心。

去了两周学校,这次姜舒梅遭到了围观。

因为有葛映雪那番话,没人觉得姜舒梅能考进来。

可事实是姜舒梅不但考进来了,还被校长免了学费。

周燕特地把姜舒梅的卷子传给自己带的高三班学生看,用她的话来说。

“你们天天在学校被老师教的,不如人家自己学的,自己好好想想是不是因为不努力?平常把心思多放在学习上,少弄那些没用的。”

这话传开后,有人猜测周老师是不是有什么深意。

目光便聚集在了葛映雪身上。

有人笑嘻嘻地问葛映雪,“那个叫姜舒梅的卷子可是满分,这么聪明一个学生,你怎么会觉得她考不上呢?”

葛映雪被问的哑口无言,只能尴尬道:“可能我对她不了解吧。”

又有一个女生恰好经过,意味深长道:“是吗?听说她是你对象以前的未婚妻?这还能不了解。”

学校里也是个传八卦的好地方,终于有人从余晴村听说了姜舒梅、葛映雪和张鹏的事。

学生眼中可不会看什么利弊,体会不了张鹏当初的犹豫,只觉得葛映雪明知道人家有订婚的人还插进去挺不道德的。

葛映雪平常给人的印象有多好,现在的口碑就有多差。

张鹏也被几个要好的人询问,“你是咋想的?以前的对象又聪明又漂亮,这还能退婚?你要找个天仙也就算了,可葛映雪论长相比她差远了,现在看成绩也没她好,你到底为啥啊?”

这些人说话倒是不带嘲讽,纯粹实话实说,却问的张鹏脑袋都要炸了。

为啥?他特么还想知道姜舒梅为啥变成这样了?

以前的她明明就是一个无知的村妇,被姜老太挑唆着张口闭口就是彩礼,还说凭她这张脸,嫁个城里人都应该。

张鹏听着能不烦吗?选葛映雪也是有原因的。

可这些拿到现在来说显得如此苍白无力,姜舒梅自立自强靠着自己当了厂长,成绩又是经过校长亲口认证的。

唉,张鹏心中隐隐约约后悔,但现在又有啥用?

他和葛映雪已经定了亲,张家再也经不起第二次退婚,不然唾沫星子都能把他们淹死。

看着葛映雪被班里女生问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让眼泪在眼眶打转,张鹏莫名的没了以前的心疼,反倒有些烦躁。

可他不得不站出来。

“都别说了,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们和她没有关系,映雪也是无辜的,是我先喜欢她的。”

几个女生互相对视,对“张世美”很不屑。

“我们也没说什么啊,这就心疼上了?”

“别掉眼泪了,有这个时间不如好好学习,人家上高二的都比高三的成绩好,不羞愧吗?”

女生们一哄而散,葛映雪咬着下唇不说话,张鹏只得耐心安慰。

“没事,咱们好好学,等高考考出去,别人再也说不着了。”

葛映雪低下头应了声,指甲却陷入掌心。

被人骂被人看不起的应该是姜舒梅,不能也不该是自己!

贱货,以为就此可以翻身了?

自己照样有办法重新把她踩到泥里去,这次看她还怎么站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