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漫画美女破处

第四十六章 可怜天下慈母心

姜舒梅要是知道江烨的想法肯定会啐一口。

您这当倒爷的竟然还嫌生活平静,想从我身上找乐子?有谱没谱了。

好在她不知道,因而江烨在她心中始终维持着良好形象。

回到家里,姜舒梅将书本卸下来,李晓秀连忙跟着一起搬。

生怕书的边边角角哪里受了损,让她的妮儿考不上高中。

姜舒梅进了家,才发现外面天色昏暗,家里却被李晓秀布置的亮亮堂堂。

村子里晚上照明惯用自制的小煤油灯,灯光昏暗,外壁为了节约材料也没有罩子,只能照出一小片的光亮。

被窗外的风一吹便倾斜了,极不稳定。

李晓秀不知道从哪里淘换来了几盏美孚灯,外面照着玻璃罩,看着要明亮许多,呈三角型放在桌上,将中间那一片照得宛若白昼。

李晓秀激动地指了指照亮的地方,“以后你就坐在这读书,灯亮,不怕伤眼睛。”

姜舒梅忍不住感慨,全天下的父母对待学习都是一样的慎重。

她来了这么久,对李晓秀的了解很透彻,用上一世的词来形容,就是有点社交恐惧症。

出门在外恨不得把头低到胸口,就希望谁也不注意自己才好。

可为了自己的学习,李晓秀也不知道跑了多少户人家才淘来这几盏灯,真是难为她了。

“娘,您太辛苦了,我要是考不上简直对不起你。”

李晓秀担心自己给女儿太大压力,急忙道:“没考上也没事,之前你奶不给你上学,这么几年荒废了也正常,反正读书总是好的,不用非得考进县一中。”

姜舒梅没忍住,抱过李晓秀在她脸上响亮的啵了一口。

“您真是天底下最好的娘。”

李晓秀脸颊通红,像个小媳妇似的不敢动。

姜舒梅受后世影响,喜欢有什么想法都说出来。

可李晓秀是老一代的人,根本不会表达感情,即便和孩子相处也是客客气气的。

被女儿亲这一下,脑袋都变得晕乎。

半天才憋出来一句,“你先学着,我去把饭热一热。”

这是害羞了,姜舒梅觉得自己这个娘真的太可爱了,忍不住偷笑。

等目光再落到桌上的书本,又严肃起来。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姜舒梅虽然一直表现地板上钉钉,却也不会真的马马虎虎学过算过,距离约定好的考试时间还有半个月,她得将现在的课本都弄明白。

这绝对是一个不小的工程。

更何况她平常还要照看厂子,能学习的时间都被压缩到晚上,工作量自然成倍增加。

不过迎难而上向来是姜舒梅最喜欢干的。

姜舒梅拿出从书店一起买回来的笔记本,把书本翻开到目录开始梳理知识点。

李晓秀热好了饭菜,端过来时看到女儿认真学习的模样,立刻弯下腰蹑手蹑脚地走过来,轻轻将东西放到桌上。

似乎生怕弄出点响动打扰了孩子。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姜舒梅过得很是充实。

因为这份充实,时间就显得转瞬即逝。

这件事村里还没有消息,李广才捂着没往外说,只悄悄来看过几次。

姜舒梅明白,李广才也是怕提前说出去,万一没考上让自己没面。

看来老狐狸对自己还没有完全的信任啊。

考试安排在周一,李广才特意让姜舒梅换了身齐整衣裳。

用他的话来说,至少给县一中的老师留个好印象,也让他们知道村里的孩子是拿得出去的。

虽然姜舒梅觉得这个印象分不能加到卷子上,留了也白留,但还是按照老狐狸说的去做。

何进受了嘱托,一大早也不拉别人,专程等着姜舒梅。

为了避免出意外,李广才今天也不让姜舒梅骑摩托车了,亲自陪着她一起坐牛车去县城。

一路上李广才虽然尽量想表现出自然的态度,但欲言又止的表情还是泄露了他的真实想法。

姜舒梅忍不住笑,“您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嘛。”

李广才咳嗽一声,“这次有多大把握?”

姜舒梅实诚道:“应该没问题。”

李广才满脸严肃,“你可别给我吹牛,这种事情是做不得假的。”

姜舒梅显得很无辜,“我什么时候吹过牛了?”

李广才一想也是,这丫头多厉害啊,当初想分家就来找自己了,说开厂还真的就开了,这个厂长也被她给得去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姜舒梅绝对不是吹牛的人。

可读书这玩意不一样啊,就算脑子再活泛的人,没学就是不会。

姜舒梅一个初中毕业的,就算她说背地里一直偷摸学,可没有老师教,自己又能会多少呢?

看着这丫头一脸无所谓的模样,李广才蓦然想到一句话。

皇帝不急太监急。

啊呸,他才不是什么太监,纯粹是担心的。

李广才是个真正要做实事的人,以前情况不好,他也改变不了太多。

但现在眼看着时代要变了,一切欣欣向荣,读书才是村里娃娃们最大的出路,如果姜舒梅能凭着自己的本事考进去,那就是一个竖起来的旗杆。

让村里的人也都看看,就算以前荒废了的也能重新再捡起来,之前被耽误的孩子只要够努力,也能去县里读书。

可现在这根旗杆也不知道能不能立起来,李广才能不着急吗?

姜舒梅看他表情一变再变,索性闭上眼。

“李爷爷,我休息一会,等到了地方您再喊我。”

李广才急得不行,“你再看会书呗,不是有句老话说,临阵磨枪不亮也光嘛。”

“不用磨,亮着呢。”

说完这句话,姜舒梅已闭上了眼开始假寐。

自然看不到李广才无奈地瞪她。

好不容易到了城镇,李广才一咬牙,竟然掏钱打了个三轮车,“咱们别走着去,给你节约体力。”

姜舒梅哭笑不得,不知道考试怎么还需要省体力,但也没辜负老人家的好意。

邱志早早就在县一中校门口等着,来往的学生纷纷朝他问好,他本人却有些心不在焉。

那个小姑娘真的会来吗?她上次那一番话到底是装腔作势,还是肚子里真有墨水?

“老邱!”

听到李广才的声音,邱志猛一抬头。

嘿,人来了,管她到底什么情况,考一考就知道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