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漫画美女破处

第二十三章 风餐露宿

姜舒梅要是知道周翠兰心里的想法肯定觉得好笑。

张鹏算哪位?

上辈子姜舒梅坐上高位后遇见不知多少糖衣炮弹。

小奶狗、小狼狗和各种花美男轮番上阵,她从来没起过什么乱七八糟的念头,还被业内人议论是不开花的铁树。

从原主记忆中翻一翻张鹏,也不过是个浓眉大眼符合这年头审美的男人,要说多特别也未必,还是沾了竹马这一身份的光。

加上张鹏家在村里也算富裕的,这才让旁人都以为姜舒梅非得巴着人家不可。

今天来的人中也有张家的,正是张鹏的双亲――张荣华与赵荷。

两人看着众星捧月的姜舒梅,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

他们本来就不喜欢姜舒梅,轻浮娇气和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傲气,看着就不像个正经姑娘。

可惜张鹏自小就喜欢姜舒梅,他是家中独子,两人拗不过也只好答应。

好在大半年前张鹏终于醒悟了,再找的对象虽然不如姜舒梅漂亮,可知书达理又聪明,两口子感慨儿子总算开窍了。

本来还担心张鹏再回头,好在姜舒梅的纠缠断了两人最后一丝情分。

虽然张家在姜老太的胡搅蛮缠下出了血,可能让儿子和姜舒梅分开,他们也觉得值。

然而此刻眼睁睁瞅着姜舒梅变了个人似的,竟然要当什么厂长,这就让他们心里不是滋味了。

看着媳妇失落的表情,张荣华小声耳语。

“别想东想西了,你且看她一时风光,日后等张鹏他们考上大学那可是飞出山窝的金凤凰,比管几个工人的厂长可厉害多了。”

丈夫的话让赵荷眉头舒展,“就是。”

热热闹闹的认亲酒落下帷幕,场中人有羡有妒,有小声说酸话的也有连番讨好想给自家谋位置的。

姜舒梅看在眼中,不禁感慨好一副众生相。

她没时间耽误,第二天便开始统筹建厂事宜。

李广才毕竟走过的路比许多人吃的盐还多,已经给搭好了架子。

场地的选址、办厂的手续和初始资金这些最难办的东西都办了下来,又将一张写满了地址的纸张放在桌上。

“你瞧瞧怎么样。”

姜舒梅拿起一看,正是她给李广才提过的原材料的相关厂房,在这个信息不便利的年代。

李广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打听到这些信息,人脉不可小觑。

“爷爷您也太神通广大了,不然怎么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呢,要我自己去打听非得耽误十天半个月不可,还得您来。”

李广才做了个打住的手势,好笑地斜睨姜舒梅。

“高帽子甭给我戴,我本来还想着自己当这个厂长,没想到铺的路全便宜了你这个小丫头,赶快拿去,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姜舒梅暗自偷笑,“咱都一家人了,我也不跟您见外。”

“去去,忙去吧,需要人手你跟你干爹说。”李广才挥了挥手,赶苍蝇似的赶着姜舒梅,态度却透着股自然和亲昵。

认亲的茶水到底没白喝。

姜舒梅问李大贵点了两个人。

一人姓苏,叫苏明,读过高中,在这年头绝对算高材生。

只可惜考大学考了两次都落榜,苏明家里条件一般,人口又多,实在是供不下去了,苏明就算再不甘心也只能认命回家。

好在因为念过书,被李大贵选上当个记账员整理村中账目,不需要面朝黄土背朝天。

另一人叫范安然,别看名字算得上文艺,实际是个彪形大汉,力气不是一般的大。

早些年还算工分的时候他一个人能顶俩成年男人,村里人打破头也想把女儿嫁过去。

“苏大哥,范叔。”姜舒梅朝两人打招呼。

苏明脸蛋微红,有点不好意思直视姜舒梅的眼睛,慌里慌张地点点头。

范安然摸了摸刺猬似的脑袋,“客气了,叫我老范就行,我这人没别的本事,就一把子力气,要我做啥说声就成。”

看着两人的表现,姜舒梅略微放下心。

她还担心苏明和范安然也和村里许多人一样对她有意见,那接下来的工作可不好开展。

好在看样子都挺好相处的。

李大贵交代道,“反正这几天你们就跟着她走,她给你们开工资。”

别的再一句叮嘱也无,倒是让两个男人颇为诧异。

姜舒梅也不矫情,带着人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厂和厂之间路程太长,能不能去还得碰运气看有没有顺路的车。

姜舒梅折腾三天才把事情全谈妥当了。

路上风餐露宿自不必说,把娇滴滴一个小姑娘弄得脸色惨白。

外人乍眼一看这病西子的模样怕是觉得我见犹怜,但在苏明和范安然眼中又是另一副模样。

三天时间足够他们对姜舒梅有了基本了解,也在不断刷新他们的认知。

苏明以前也听过村里风言风语,虽然没表现出来,但心底难免有偏见。

可几家厂子跑下来,姜舒梅谈事时的老练和算账的速度实在让他瞠目结舌。

本以为自己作为三人中唯一读出书的,在谈生意时应当由他出面。

可越到后来苏明越明白了自己的使命。

他就是个记账员,老老实实地带着耳朵听着就行,有啥事自有姜舒梅处理。

范安然这人粗中有细,一看这架势也彻底明白了为啥人家一个小姑娘能当厂长。

不是因为李大贵是她干爹,而是人家就有这本事。

村里谁能拿着个地址就直接找上门,还次次都能有办法见到厂长说服对方?

就连苏明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去了陌生的地方还打哆嗦。

可姜舒梅一个小姑娘半点不憷,行事做派敞亮得很。

好几个厂长都明里暗里打听姜舒梅想不想留在厂里当会计,这就叫有本事的人在哪都能捧上饭碗。

“厂长,咱还有几个小时才能回村,你先眯会吧。”

范安然话音刚落,苏明也殷勤地将带的包裹垫在旁边,示意姜舒梅休息会。

“路太颠了,睡不着,我刚好看看风景。”

两人在半途中已改口叫了厂长,姜舒梅早就习惯了。

赶车的大叔却觉得诧异,忍不住朝后瞧了眼。

好端端一个姑娘,干嘛起名叫厂长啊?父母缺心眼呗。

骡子拉的车一步一颠,姜舒梅深深吸气压抑着呕吐的欲望。

没办法,只能忍,谁让运气不好没遇上顺道的卡车呢?

这年头虽然卡车也颠,但至少是四个轮子的,总能好过点。

正在胡思乱想时,姜舒梅突然看见不远处尘土飞扬,混合着电机的咆哮声。

两辆摩托车由远及近,赶骡子的老汉失声惊叫。

“劫、劫道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