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漫画美女破处

第五十三章 学霸的待遇

只可惜之前那位姑娘的家人不知道收了吕家什么好处,对外竟然也说是自家姑娘失足落河的。

现在警力没那么充足,基本上没有报案的事都不太能传出去,吕兴生的事也没人管。

想到这里姜舒梅叹了口气,又有些无奈。

李晓秀的后背都湿透了,她的性格能怼出去一句都是奇迹。

此刻满是后怕,“他会不会再来找麻烦?”

“至少在村里是不敢的,他这种畜生欺软怕硬的很。”

想到吕兴生刚才的表现,李晓秀也渐渐放下心,“那就成,妮儿你也得小心点,这人坏得很。”

被娘再三叮嘱的姜舒梅点点头,不过正如她所说,至少在余晴村里吕兴生是不可能对她怎么样的。

姜舒梅这个十六岁的厂长当的很成功,村里人也都护着,毕竟现在厂子越来越好,谁不想得个机会呢?

吕兴生要是敢在这里对她动手,都不用姜舒梅做什么,旁人为了挣表现都能把他给痛揍一顿。

不过万一这人偷偷尾随她去县城呢?

这想法很快被姜舒梅否了。

毕竟她平常骑着摩托车来去如风,去和回都没个定时,吕兴生又不知道时间,咋跟着她?

“天儿差不多了,两位家住在哪?我给你们送过去?”

卖煤大叔的声音把姜舒梅从思绪中拉回来,连忙给指了方向。

大叔虽然因为错失了一个顾客而遗憾,但看出来两边有旧怨,庆幸没在他的摊子上打起来。

因此倒也不怎么难受,依旧乐呵呵地完成刚才的承诺。

姜舒梅要的实在不少,大叔来回搬了好几趟才终于弄完。

拍拍手套,抖落一地煤灰。

“成了,姑娘你点点看。”

李晓秀早就在旁边看着数清楚了,姜舒梅给人拿了钱,把人送出去。

“娘,咱们今晚就用上吧。”

女儿回来第一句就是这话,李晓秀眨了眨眼。

“这也太早了吧?”

姜舒梅撒娇,“晚上冷,写字时候手都僵着。”

李晓秀立刻开始生炉子,不管咋样不能冻着妮儿啊。

姜舒梅赶快一起帮忙,心中不由得窃笑。

她年纪轻火力旺,其实晚上不咋觉得冷。

但李晓秀晚上经常在旁边借着灯光纳鞋底,看时不时搓手,显然是受了冻。

毕竟李晓秀以前无论在娘家还是姜家都被当牛马使唤,吃的又不好,身子早就又亏空,虚得很。

不然姜舒梅也不会急着买煤炭。

可要是实话实说李晓秀肯定不会同意,非得姜舒梅扯到自己身上才能点头。

炉子升起来后,不消片刻,屋子里立刻暖融融的。

姜舒梅不忘把窗户拉开一些,避免煤炭中毒。

而后专心致志地坐在桌前学习。

李晓秀昨天已经纳好了鞋底,今天又开始织毛衣。

打算等天气彻底冷之前给女儿织出一件厚实的衣裳。

姜舒梅知道她是做惯了活的,就算自己劝她停手肯定也没什么用,只能悄无声息地把灯朝母亲那边移一移。

等看了几页书再一抬头,好家伙,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给移回来了。

姜舒梅只能悄无声息地再来一次。

宁静的夜晚就在母女俩心照不宣的“小游戏”中度过小半,晚上姜舒梅睡在床上,还梦到了那盏灯。

梦里显得特别亮,和上一世家里的浴霸般暖洋洋的。

――

县一中办公室门外,学生们探头探脑地朝里面看。

宛若被调换了身份的班主任。

可老师们早有准备,用报纸将门中间的玻璃贴住,里面只时不时传出声音。

“对,别的都没问题,主要还是政治,你这几行写的不对,听都没听说过。”

姜舒梅难得窘迫的声音传出来,“我给记差了。”

“记差了也不对啊,这些词课本上根本没有。”政治老师又像往日般老生常谈,“听别的老师说你理科是没问题的,语文现在也都背的出,我看想要提分只能在政治上下功夫,每一分都很重要,你还是回学校跟着上课吧。”

姜舒梅没话说,只能一边认错一边保证自己下次一定注意。

这没办法啊,都是上一世的习惯残留。

我国现在处于XX阶段,主要矛盾是日益增长的XX和XX的差异,还有什么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健全现代XX市场体系。

姜舒梅早就把这些话刻在了脑子里,答题的时候顺手也就写上去了。

可现在的政治课本是这内容吗?你还敢往市场上靠,这不是资本主义的苗头吗?

在老师眼中可不就是姜舒梅自己生编乱造呗。

还在感慨这孩子天才倒是挺天才的,说的有模有样仿佛能洞见未来般,如果她不是老师说不准还真就信了。

可高考阅卷老师看到这些能给分吗?一个叉就画上去了。

政治老师说的口干舌燥,肩膀上冷不丁被拍一下。

“小张你的时间到了,接下来该我讲化学了。”

政治老师一看墙上挂着的表,只得起身。

“行行,你来。”

办公室里是流水的补课老师,铁打的姜舒梅。

换在上一世也没这么好的待遇。

可现在姜舒梅是校长公认的天才,甚至比高三学生中的第一名考的还要好。

这在老师们眼中就是全校的希望啊,谁都指望着自己能教出个状元出来,那肯定铆足了劲给姜舒梅补课。

生怕自己这一课落后腿,说出去倒像是自己这个老师不称职般。

面对如此厚爱,姜舒梅自然也乖乖听着,态度要多认真就有多认真。

唯一不需要补课的恐怕只有梁志远教的英语课。

毕竟上一世因为谈生意的原因,姜舒梅需要经常出国,大半夜还要倒时差和国外的高层对接。

有时候两边意见不同都得隔着视频拍桌,高管吵架和菜市场大妈也没什么区别。

语速又快又急,恨不得将观点一股脑地扔出去砸晕对方。

在这个过程中,姜舒梅的英语几乎要变成第二语言了,应付刚刚才从三十分变成一百分的英语考试又有什么难度?

梁志远一开始也打算教,一次被姜舒梅点出来一个语法错误后面子上挂不住。

将钢笔盖起来,冷冷地说了声“我看你自学也挺好”后再也不愿意教了。

姜舒梅倒是乐的节约时间去补其他的短板,二话不说就把椅子挪到别的老师那去了。

梁志远气得咬紧后槽牙,心中带了点恨。

一个农村来的小丫头还想反了天不成?行,你自学去吧,我看你能学出个什么玩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