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超碰97在线资源

第77章 丧失突袭(下)

感染力量 杨千里 2234 2021-09-11 13:51

陈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顿来兴趣,示意叶子林看守好楼梯门,把罗小慧拉到一边,说道:“听到有直升机飞来,我们都赶到楼顶来求救。恰好目击了丧尸向李远航攻击,接着更是群起攻之。直升机毁灭打击,他所处位置被烈火焚烧,又遭机枪扫射,你说他纵有九条命,也是不够死的。”

“可我看到的却是截然相反,丧尸群并不是要吃他,而是争相保护,全方位,尸身防护,筑起尸肉盾牌,防火防弹。远航哥就是想死也难,不过被压在尸山之下,就像孙猴子被压五行山出不来了,而我们就要扮演唐僧的角色。”

陈英听得瞳孔放大,像在听天方夜谭,但联系到最近尽遇怪异之事,开始有点相信。相信可是好事,李远航不就没死了吗?问道:“小慧,是你亲眼所见?还是直觉导致你另类的想法?”

“远航哥是我的救命恩人,他的事可是最关心的。当时看到的情景导致两种看法,是不同心境造成的。我认为远航哥福大命大,可能担负起未来的救世主之责,所以他是死不掉的。”

陈英听得失望致极,责怪地打了她一下,说道:“真把直觉当主观啊?你的观点是错误的。乐观总比悲伤好,把俩小弟带好,我去杀敌了。”说完,叫上叶子林四人跟上,处理未死翘的丧尸。

待他们出去,罗小慧关好门,对俩小孩说道:“你们说远航叔叔死了没有?待会儿就下去找他,从尸堆中找出来。”

楼道上的丧尸就像是待宰的羊羔,任由陈英砍杀,并无一丝惧怕,躲避,反抗。陈英双眼通红,手起刀落,丧尸纷纷倒下,有些掉落楼梯。一刀下去,通常是腰斩,跺头,肢解。楼梯堪比屠宰场,黑血沿楼梯而下形成小溪。叶子林等紧跟后面,四人看得惊心动魄,对陈英敬畏得五体投地。

加长菜刀经不往劈骨切肉,变形断裂。到了第五楼,无法再使用。陈英杀得性起,随即拆了楼梯拦杆的木立柱,继续杀丧尸。一路上如法炮制,很快杀到底楼,最后一个丧尸脑袋被木棍一砸破碎,喷血倒地。街道上的尸山尸海的恐怖景象映入眼帘。

陈英全身衣服被黑色血污包裹,脸上除了血红的双眼,皆被污血,碎肉覆盖。她扔掉木棍,踩着尸体,走到街上。真想像个猩猩决战得胜后捶胸长吼,却发觉力量已经用尽,疲惫感迅势袭来,真想倒在尸身上大睡一觉。

叶子林跑到说道:“陈姐,底楼有户人家,衣柜里有很多衣服,你们女人穿的也多,去换一件吧。我们跟在后面,亏得陈姐力挽狂澜,势如破竹,杀得丧尸落花流水,根本不需要我们清理,倒是欣赏了一场通宰丧尸的大片。”

受捧的感觉相当不错,陈英说道:“你叫两人上楼去,帮忙把小孩背下来。丧尸命大,应该还有一些幸存者,你们要加强警戒。”说完进了那户人家,关了门。

叶子林已是肯定了陈英的实力,跟着前途一片光明。另三个壮汉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哪有不死心追随的道理。罗小慧把小孩交给他们后,跑着冲下楼来,叫上叶子林,来到堆得像小山包的尸堆前。尸堆足有三四米高,圆锥状,底面直径超十米,污血从各处流出来,像溪流一般流进下水道。

如果是活人的大屠杀,酿成这般惨象,站在前面的人无不义愤填應。但是该死的丧尸,就能坦然面对了。罗小慧的双脚被污血浸显,没有在意,指着尸堆说道:“李远航就在尸堆下面,九成九是还活着,就靠你们四个大男人救他出来了。”

“这尸堆至少有上百具尸体,要搬开尸体才能找到李哥,就四个人工作量实在太大了。”叶子林似乎一万个不愿意。

罗小慧固执地说道:“即使工作量巨大,也是值的啊。想想看,你们辛苦点,救了他成了恩人,以后避尸水还少得了你们。你们肯定以为他死了,但万一还活着呢?你们可当着一种赌注,赢了以后就受益非浅,输了不过是浪费了点力气。很划得来的,你们两人一组搬运尸体,很快就能找到。”

叶子林冷笑道:“小妹妹,你说说,在几十个丧尸的撕咬下,身体惨遭分食,李哥还会奇迹生还?大家都是看到的,李哥必定尸骨全无,谈何寻找?这个地方太过阴森恐怖,我们要趁早离开才是。”

陈英穿了套连衣长裙,上身又加穿了件男式衬衣出来。罗小慧赶忙过去,半开玩笑地要脱掉她的衬衣。陈英拦着,轻身说道:“小慧别闹,我是故意穿来掩饰的。我的神力全依赖于全身突然长出的肌肉块。难看死了,不得不这样做。”

罗小慧绕到她背后,用手触摸,连肚舌头,说道:“陈姐姐,你的皮肤坚硬得堪比牛皮,突出的肌肉硬如石头。这样子的代价实在太大。”陈英不满说道:“你以为我喜欢这样啊?你和叶子林说些什么呢?”

“对不起陈姐姐,我不该那么说你。我叫他们找出远航哥哥,但他们尽找理由不答应。你的话份量重,叫他们把远航哥哥找出来,他沒死的。”

陈英叹气地说道:“还以为他大难不死,奇迹生还?你已经是一个特例了,他还会给你一样好运?末世里死个人要当司空见惯,哪怕是亲朋好友。这个地方不宜久留,其他地方出丧尸会很快赶来。我们去仓库,那儿可是好地方。”

“不是的,你想想远航哥的尿,血全都是宝贝,说没了就没了,让人很不甘心的。我们一起动手移开尸体,确认生死,那就真的甘心了。”

陈英笑了,摇头道:“又脏又臭,工作量巨大,危险并未解除,现实不允许我们这么做。小慧,他的生死已无半点悬念,不要再耿耿于怀了。我们还要面对更多的困难,挑战,勇敢面对!”

“好吧。”罗小慧虽仍不甘心,但陈英发话了,不再要求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