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超碰97在线资源

第28章 重逢(中)

感染力量 杨千里 3026 2021-09-07 01:14

吴中勇在水中只得扔了枪,看着陈英以胜利者姿态离开,气得直打水,又想到自己只不过落了水,失了枪,上岸仍然可以对付她。正欲回游上岸,忽见陈英返回,马上明白一定是大哥把她堵回来了。

陈英跑到水边,神色慌张地对吴中勇说道:“和我一起游到对岸去,骗过你大哥,我就答应做你老婆。你快做决定,我不会变丧尸的,你也不会,决定你终生大事的时候倒了。”

“你别下水,我上来给你演戏就是,有我大哥在,不怕你耍花招。”吴中勇想了一下,快速上岸来,就看到吴中文从远处走来,小声对陈英说道:“说了做我老婆,不能反悔,否则我两兄弟会让你不得好死。你眼睛不那么红了,还真不变丧尸?”

陈英站在他身后,说道:“只要你不计前嫌,原谅我对你做的,我自会信守约定。”她是不得已不为之,彻底惹怒了吴中勇,又被中文堵了回来,若不想办法,会死得很惨。

吴中文走近,看着兄弟一身湿,问道:“怎么回事?你的枪呢?”

吴中勇走到大哥身边,小声说道:“那娘们识时务,说服了同意嫁给我,我一时高兴跳进湖里洗了个澡,枪也掉水里了。”吴中文将信将疑,问陈英:“你同意做我的兄弟媳妇了?”

陈英心里说道:“只不过是权宜之计,好不容易从城里死里逃生,可不能死在你们手里。”想与此点了下头。

吴中文挺高兴,说道:“那就给我们回家,让你嫂子做一桌好菜,今晚就结婚洞房,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陈英一听说吃的,立即感到饥饿难忍,去他们家换衣吃饭成了当务之急。

吴中文走前面,吴中勇让陈英走中间。他挨着陈英走,闻着她的体味,不管衣服是那么脏,不管是从下水道爬出来,感觉是奇香无比。

三人无语地走着,几分钟后来到打伤罗广明的地方,哪还有他的身影。吴中文失悔地四下找了一阵,不见踪影,气呼呼地说道:“好个狡猾的罗广明,还以为病毒发作,原来是被打得吐血。要早知道是这样,就应该将捆绑了,溜得比偷吃蛋的狗还快。”

吴中勇紧跟在陈英身后,生怕跑了似的。他满不在乎地说道:“大哥,不要纠结了。依我看他和陈英不会传播病毒,不然我俩早完蛋了。”

陈英想道:“罗大哥运气也太差了点,挨了不少打。但他身体好,好像挺经打的。我要是不回来找他,就不会跟他们反目成仇,我也不会落入他们手中,逼做老婆。我倒是耍过不少的男朋友,感觉最差的就是他了。”

吴中勇笑着问道:“你在想什么呢?要是想逃的话赶快收住,要是幻想罗广明会来救你,就做梦吧。我哥可给我不一样,我嘛很多时候只是口头厉害,我哥可是言出必行。”

陈英没好脸盯他一眼,说道:“你欺负一个弱女子,还要脸面津津乐道?有一件事我得申明:免疫者是真实存在的,但仍携带病毒,传染别人。你们回家有可能把一家,甚至是全村的人都传染了。”

吴中勇一听,为难地对吴中文说道:“大哥,你看怎么办?”吴中文冷静地说道:“我相信他们身上没有致命病毒,我们能有那么好的运气成为免疫者之一?从现在开始,你把眼睛放亮,耳朵竖起来。给罗广文打了那么长时间交道,他肯定会来带走你老婆的。”吴中勇捏紧拳头,狠狠说道:“他要是敢来,我就打死他,而不像你只是打伤便宜了他。”

话音刚落,吴中文警觉说道:“说什么来什么,好像有人向这边走来,快藏起来,看情况行事。”吴中勇忙拉着陈英藏到芦苇丛中。他一手按着她的头,一手拨开芦苇杆察看,说道:“可能是军方巡逻的人,也有可能是其他打猎的,一般的人不会到这地方来。你不准吱声,看我俩行事就是。”

陈英拍开他的手,说道:“如果是罗大哥来,你们不许动他,放他走。答应我,不然我死都不从你。”

吴中勇在她耳边说:“听动静是两个人以上,别指望罗广明会来救你。他家离这里远得很,不可能这么快就搬来救兵。军方巡逻队知道你是从城里逃出来的,会就地将我们三个人枪毙的。其他的人不会为了救你而得罪我们。”

陈英用手推开他的脸,道:“我一声不坑就是,满意了。”

吴中勇一下抓住她双手,拉着一起蹲下,说道:“都交给大哥来处理,我俩就好好呆着就是了。”

陈英挣不开手,刚要说话,被一只手捂住了嘴巴。吴中勇小声说道:“不要说话了,来了。”

视野里出现一男一女两个人,脸脏得像有十天沒有洗过,全身衣服上裹着一层黑色的泥,干后走路不停地往地上掉。男的怀抱着一支枪,背着一个大包,警惕地走着。女的手握一支手枪,轻快地走在前面,哼着歌儿。

吴中勇起身看了一下,赶忙蹲下,抱住陈英的腰,轻声说道:“情况很不妙,一男一女两个人,都拿着军方的枪,杀气腾腾的,很明显不是军人。我们不能暴露,看样子就是杀人不眨眼的歹徒。”

陈英恨死了他,尽做占便宜吃豆腐之事,但又不敢反抗或痛斥。真要是他所说,吃亏也就罢了,性命要紧。她细声说道:“你把手放开,我起身看一下。”

吴中勇使劲抱着,不让她站起,贴着她耳朵说道:“快到跟前了,别动。”

这一男一女便是李远航和周艳艳两人。李远航凭着残破的记忆,带着周艳艳在下水道里穿梭寻路,淌污水池,钻小孔道,爬脏函管,折腾了十多个小时,才找到了一个排污口。重见天日后,太阳已从东方升起,身处芦苇湿地中,幸好有太阳指明方向。

两人都没有到过这儿,更不知郊外情况怎样,只好决定找个干净水源地,洗净身体,换了干净衣服再说。

周艳艳知道已经脱离了险境,十分激动高兴。虽然一夜奔波劳累,而且一眼未眠,但现在精神饱满,容光焕发。她不时回头看一眼李远航,眼神里充满了感激,庆幸之情。

李远航虽然保持着警觉,但双腿像是灌了铅,上下眼皮打着架。他不给周艳艳好脸色,说道:“你不洗澡换衣会死啊,我们都是人生地不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干净水源啊?”

周艳艳停下脚步,埋怨道:“先不说你那一身臭衣服,在下水道好多次都要臭死我。我吃的东西全吐了,还保持着较好体力。你一个大男人,吃得多,又没吐,怎就比不上我?我一个女孩子,天生丽质,怎容得下一身臭气?你就理解一下,宽容一点,振作起来。”

李远航大叫一声,瘫在地上,叫道:“我们已经安全地从城里逃出来,要不咱们就在这儿分手吧。我是确实要好好睡一觉。”

“我要是走了,今生就别想再相见,我对你的承诺可就兑现不了。真要我现在就走?”周艳艳做出要走的样子。

李远航想都没想,眯着眼说道:“咱们可以算是患难之交的朋友了,我还会惦记着你的回报?我实在是累了,你现在也不需要我的保护,就此告别吧。”

周艳艳怔了一下,笑着过来拉着他的手,说道:“快起来,我还有用得到你的地方,真到了告别分手的时候,我会头也不回地走的。”说完用力拉了起来。

李远航强打精神,说道:“我可不会送你到家,我家在城边上,家中情况一无所知,要急死我了。”

“我家在外省,不用你送我。只要人生安全了,我倒不急着回家,护送你回家我是没有意见的。”周艳艳认真地说道。

“你现在好像没有那么鄙视我了?”李远航笑道,“给我在一起,有失你的面子啊。”

周艳艳气道:“李远航,不要给你三分颜色,就要开染房。要是以前,我都不会正眼看你一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