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超碰97在线资源

第78章 狼狗大黄

感染力量 杨千里 3163 2021-09-11 13:51

中午时分,下起了特大暴雨,这一下就是沒完没了。因大量的尸体,垃圾等堵塞下水道,排水沟,街道积水越来越深。诺大的城市没有了市政人员,消防人员等等,洪水的肆虐越发猛烈。郊外河水决堤,几米高的洪水沿街道一路横扫,连轿车也冲到一边,有的伴随大量尸体漂浮。

一辆漂浮的轿车顶上,仰躺着一个人,双眼紧闭,双手紧握着霰弹枪。猛烈的洪水冲散了尸堆,冲走了李远航。幸运的他被冲到一辆轿车上。水深后轿车浮了起来,顺着洪水漂流。但街上大大小小的车,房屋商店等障碍物,轿车漂浮跌跌撞撞,李远航被甩入水中,惊醒过来。

街道水深超过三米,大雨仍在下。李远航扔了枪,惊恐,茫然地游水到了一家居民楼二楼的阳台上,而这里离家足有千米之遥。二楼三楼阳台有防护栏,只得费劲地爬上四楼阳台,瘫倒地上休息。

他一动不动,大睁双眼,眼里全是疑惑:直升机轰炸扫射时,丧尸群竞争相为他作了人肉盾牌,并将置于重重防护之下。虽然被压得骨头欲裂,呼吸困难,但保命是沒有问题的。没有意识的丧尸们为何做出了如此壮举?这问题即使想个三天三夜,也未必能搞清楚。

这场暴雨来得及时,雨量之大超出五十年一遇,洪水将他从丧尸堆底部冲了出来,浮到水面,搁浅到漂浮的轿车顶上,不至余昏迷中淹死。难道冥冥之中上天真有安全,将降大任与自己身上?李远航对大难不死产生了更多的疑问。

衣服,脸部污血已被洪水清洗干净。背包掉了,霰弹枪也扔了,两手空空,接下来去干什么呢?脑袋空空,一片茫然。李远航坐起来,检查胸口被女丧尸咬的伤口,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胸口肿了一个小碗大的脓包,呈红青色,被扯掉的皮处,奶白色的脓水不停涌出来,气味极其难闻,无法辨别。

伤口明显感染恶化,发展下去定是异变为丧尸。李远航面如土色,靠到阳台壁上,深深地绝望与恐惧。先前身体无恙,现在逐渐胸口疼痛,头脑发热,以致全身都不舒服。

恶化的状态已经表现,大难不死应是一厢情愿,到了该死的时候仍是无法避免。李远航觉得在这个安静的地方死掉,也符合心愿了,至少不用和肮脏的丧尸死在一起。他想到了父母,妹妹,心中与他们说了告别的话。

他又想到了自己已是三十而立,居然未婚,更别说有子女,懊悔不已。陈英的面容出现在脑海中,那么楚楚动人,善解人意。开始埋怨为什么要异变?为什么性情会大变?索性不去想她了。

过了一会儿,李远航感觉身体好了许多。看着破烂不堪的衣服,想着找些干净完整的衣服再死吧,起身撞开阳台门,跌进屋内。

刚进屋内,就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举着把菜刀杀气腾腾地冲来。李远航慌忙抓起一把小铁椅招架,喊道:“住手,我是好人,沒有恶意,只是来找身干净的衣服。”

小伙子身高超过一米八,一脸恐惧,豁出命来要杀人。他一手抓住铁椅,一手伸过来挥刀猛砍。李远般把铁椅死死顶住他,不让砍着,叫道:“我手无寸铁,外面下大雨发大水,只是进来避雨,你不用这么拼命抵抗。快点停下来,保证和你和平相处。”

“你个会说话的丧尸,身上发着恶臭,休想骗我。我要砍掉你的头。”小伙子真的以为他是丧尸,恐慌中失了理智,没意识到能说话的是丧尸吗?

李远航用力防守,导致胸口伤口流脓加大,异臭加重,疼痛猛增。小伙子更加确认沒错,竟扔掉菜刀,转进攻为防守,并吹了一声口哨。李远航痛得快坚持不住,见对方扔了菜刀,认为已相信自己,还没有松口气,突见着从客厅里跑进来一只黄黑色大狼狗。

小伙子松了手,退后数步,拍了下大狼狗的屁股,一声口哨。大狼狗会意,一个箭步窜起,直扑李远航。一切来得太快,李远航看到来势汹汹的大狼狗,尤其那耀眼的足有一寸长的犬齿,心生惧怕,手脚皆软,铁椅子落地,大狼狗瞬间扑到,按倒了他,踩在了身上。

大狼狗并不迟疑,张开血盆大嘴,照准他脖子就要下口。突然鼻了抖了几下,迅速嗅到胸前伤口上。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大狼口伸出舌头舔起伤口来,恶犬瞬间变得温顺。

小伙子目瞪口呆,难闻至极的浓水引得它胃口大开,简直难以置信。李远航还未回过神来,只知道突然窜出一头恶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起攻击,自己无法第一时间作出反应,难逃被咬死。真想不到胸前伤口竟奇迹般救了命。伤口被狗舌头舔得十分酥痒,疼痛感也几乎消失。他仍仰躺着,壮胆用手摸了大狼狗的头。

“大黄,你在搞什么?过来。”狗主人气愤喊着。大狼狗叫了一声,不情愿地离开,回到小伙子身边,吐舌头喘气,臭得他赶紧捂鼻子。

李远航扶正铁椅子,坐到上面,察看伤口干净了许多,没有了脓水流出。笑道:“你的大黄比你理智多了,好人,坏人,丧尸都分不清。我是如假包换的大活人,不要再你死我活地争斗了。”

大黄摇着尾巴,作亲切状看着李远航。狗主人相信了他不是丧尸,冷冷说道:“你身负重伤,居然还能爬上四楼,绝不是一般的人,我不得不防。你马上离开我的家。”

李远航已经感到全身轻松,好似恶化骤然停止,转向恢复。让人无法忍受的恶臭竟能强烈吸引狼狗,好似神奇的舌头为他疗伤一样。死亡的气息减弱,恐惧的阴影消散,他兴奋地说道:“不要总怀有敌意,咱们都是幸存者,能相遇是缘分。我这个伤只是皮外伤,不碍事的。给我找一套合身的衣服吧。看你活得不错,人狗都没瘦,食物储存够多的,给我拿一些,马上就走。”

小伙子脸色一阴,想了下,说道:“好吧,我答应你的条件,但你不要食言。”说完叫上大黄,去了客厅。李远航站起,跳了几下,实在感觉不出身体有啥毛病,变丧尸的可能性应该很小了吧?或许真是大黄起了功不可没的作用。

李远航来到客厅,见到防盗们被家具封堵,满地垃圾,可用脏乱差形容。大黄卧在茶几下面,搭拉着脑袋,全身在发抖,口吐白沫,可惜李远航没有发现。

小伙子从厨房出来,拿着一包方便面,一瓶矿泉水。同样没有发现大黄出了状况。李远航迫不急待夺了方便面,大口嚼着。小伙子友好地打瓶盖递给他。突然,小伙从背后抽出一根擀面棒,当头就是一棒。

李远航应声倒地,大张着嘴巴,里面全是方便面碎渣,头顶上一股鲜血直流,昏迷过去。小伙子举起擀面棒,狠狠说道:“你小子就是找死,正好大黄的狗粮吃完了,你就当它的狗粮吧。”说完便要砸下。忽听得大黄一阵嗥叫,转身一看,吓得掉了擀面棒。

大黄双眼通红,龇牙裂嘴,虎视眈眈地盯养它的主人,做出了扑击的准备。小伙子骂道:“大黄,你要干什么?滚开。”他看出了其中的不妙,慌忙拣起了擀面杖。大黄此时就像是一头凶猛的恶狼,张大血红的嘴巴,一个箭步猛扑上去,撞到了小伙子,照准脸部,脖子一番狂咬。小伙子拼命反抗,惨叫不已,怎奈丧尸化了的大黄凶残无比,六亲不认,很快毙命。死不瞑目的他不甘地死于自己心爱的宠物之口。

大黄几乎把主人的脖子咬断,才停止了撕咬。它转头看了一眼李远航,瞬间变得温顺,走到了他身边,伸舌头将他脸上的血舔干净。长嗥一声,跳到阳台,扑入楼下的深水中离去了。

很快,李远航就醒了过来,摸着头站起,乍一看到身边一个面目血糊,脖子空空的死人,吓了一大跳。从穿的衣服来看,应该是刚才那个小伙子,死因好像是被猛兽咬死的。真是不明白,自己是一个容易打发的人,他干嘛还要下黑手呢?惨死猛兽之口,又不见大黄,难道是它对主人痛下了杀手?

眼不见不为实,李远航不想去猜测思考。对房子一搜索,发现了大量的方便食品,矿泉水,衣柜里服装也多,是个落脚的好地方。他将小伙子尸体扔下楼去,身上衣服尽数脱掉,光着身体,乐滋滋了清理血迹,打整房间,想着可以在这儿舒服地住上一段时间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