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超碰97在线资源

第29章 重逢(下)

感染力量 杨千里 3416 2021-09-07 01:14

听着两人的谈话,藏身的罗中文叫苦不迭,怎么又是从城里逃出来的?他用火药枪瞄准他俩,准备在他俩靠得更近时再开枪,只有一次开枪机会,容不得半点闪失。

陈英听到李远航的声音,感觉很熟悉,但想不起是谁。吴中勇一手紧紧搂着她的腰,一手肆意地抚摸。当听到女的喊李远航时,惊诧万分,明白自己得救了。正欲喊李远航快来救我,嘴却被吴中勇及时堵住了。

吴中文的机会来了。周艳艳要帮忙背包,主动去取包,两人挨得很近。吴中文距他俩三十多米,在火药枪有效杀伤范围内,铁砂扩散面最大,能一枪杀死两人。他抓住时机,心一横,便要开枪,突见吴中勇,陈英抱着一团滚了出来,挡了视线。

陈英哪能容忍吴中勇对她的无礼和干预,李远航尤如天降神兵般的出现鼓舞了她,双手猛地抱住了吴中勇,往地一倒,翻滚开来。

周艳艳面对突如其来的两人,吓得扔掉背包,举起手枪就要射击,可惜保险没有打开。李远航也后退几步,提枪作好了射击准备。

吴中文气得真跺脚,无奈地收了枪,藏好,走出了芦苇丛。他怕兄弟吃亏,只得挺身而出,大声喊道:“不要开枪,他们没有恶意。”

李远航没有放松警惕,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在这地方干什么?这两人干嘛打架?”周艳艳走到他身边,小声说道:“他们之前肯定是藏起来的,不然不会突然出现,我们需小心。”

吴中文距十米处停下,装着老实样说道:“他们是我兄弟和弟妹,夫妻间的打架。两位是军人便衣队的人吧?我们在此砍点芦苇之类的。”

周艳艳扬着手枪,神气地问道:“既然知道我们的身份,干嘛躲起来?难不是军队便衣队的人见人就杀,无法无天了?”

吴中文刚要作答,忽听陈英叫道:“李远航,我是你的同事陈英,我被他兄弟绑架了,快救我。”呆中文惊得目嶝口呆,又后悔不已。刚才藏枪,是怕引起误会遭射杀,现在陈英给他俩扯上关系,反抗的资本都没了。

李远航也看清楚了陈英,既惊讶又气愤,连忙对周艳艳道:“你看住那个人,我去救陈英。”那个人指的是吴中文。

周艳艳大体了解发生的事,手枪直指吴中文,厉声道:“双手举起来抱头上,蹲下。我看不是军队无法无天,而是你俩兄弟在干违法犯罪的事。老实地给我呆着,不然对你就地正法。”

李远航可是打过架的,他背好枪,怒火直冒,冲到緾打在一起的吴中勇和陈英前,对着地上的吴中勇又踩又踢。

吴中文看着周艳艳,被她的气势吓到了,只得照做。吴中勇已是鼻青脸肿,同时火冒三丈,蹦起来要拼命。吴中文大声叫道:“兄弟,住手,好汉不吃眼前亏。”

停住打架可不是吴中勇一人说了算。李远航见暗恋的陈英受到如此折磨,岂能罢休,大骂道:“不给你小子长个记性,咽不下这口气。”继续与吴中勇撕打起来。两人真是打架的行家里手,一时难解难分。

周艳艳对吴中文说道:“我可不会给你打架。你要是敢动一下,我就崩了你。丧尸杀多了,活人还沒杀过,你可以试一下。”说完面对着他,后退走到陈英面前,另一只手拉她起来。

陈英整理下衣服,如释重负地说道:“谢谢,真想不到会是你们救了我。”

周艳艳笑着看他们打架,说道:“世上就是巧合的事多,你给李远航只是同事关系?他好像要替你好好出气,只是身手不怎么样?”

陈英看她几眼,若有所思,说道:“一起上班的同事,关系算是很好了。李远航也真是,有枪不用,打架快招架不住了。”

周艳艳一笑,把手枪交到她手里,傲气说道:“本来很不想出手的,但李远航选择了动手解决问题,也就依了他吧。你看管住这个男的,生杀大权就交给你了。我去把李远航换下来。”

陈英拿枪,胆气大了很多,自言道:“比防狼喷雾好多了,有了它还怕什么恶狼?”走近吴中文,用枪指着,说道:“你把罗大哥打得吐血,我要替他报仇。你不要动,敢动一下就开枪打爆你的头。”说完绕到他身后,一阵乱踢。吴中文恨得咬牙切齿,就是不敢乱动。

自以为打过架有经验,不想遇到了打架专业户。李远航流着鼻血,后退数步,就要取枪。周艳艳拍了他一下,说道:“打架是你挑起的,现在用枪可是无赖的表现。”

吴中勇口鼻也血流不止,半边脸都肿了,痛得直裂嘴,他骂道:“你有种就继续打下去,为女人就来比实力,拿枪谁能服你?”

李远航全身疼痛,身体打闪,低声对周艳艳说道:“体力和技巧要比他稍逊一筹,都已经吃亏,不能再打了。你有功夫,帮我打败他吧。”

吴中勇嚣张地叫道:“小子,有种就过来继续单挑,要不就开枪打死我,绝不给你一样像个乌龟缩进壳里。”

李远航气得发抖,把枪扔给周艳艳,大叫一声,就要冲去。周艳艳一把拉住,说道:“都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没人会笑你,我答应帮你了。”说完把枪还给他,拉到身后,大声对吴中勇说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做强抢民女的勾当?我作为一个女人,就无法容忍你的行为。我非得教训你不可,不要以为我是帮他。”

吴中勇来了精神,吐了一口血口水,笑道:“我看都一样?他孬种了,都不是一个男人。你给我打架,我会怜香惜玉,手下留情的。要不我们换个地方打,打赢了你可就是我的战利品了?”

吴中文提醒道:“兄弟,她主动向你挑战,说明身怀绝计,不可轻敌。”

李远航气愤至极需要发泄,走到吴中文背后,一枪托重重砸在他背上,叫道:“你兄弟不识好歹,有枪在手就是王道,不识好歹偏要激怒我。你倒是明白,周艳艳没有两下子敢去应战吗?”

吴中文被打得嘴啃地,气得他直用拳头捶地,更让他大跌眼镜的竟看到兄弟被那女的几脚踢倒在地,动惮不得。

吴中勇浑身像散了架,费力抬起一只手摇着,有气无力地说道:“我认输,不要打我了。”

吴中文自认倒霉,趴在地上,忍痛问道:“兄弟,你没事吧?”

李远航神气至极,说道:“你兄弟到目前为止,还不能说没有事,对我同事的无理,这事一定要追究。你们两兄弟,一看就是欠揍的。遇上我们,活该倒霉。”

周艳艳像个得胜的将军,轻盈地走过来,对李远航说道:“你们两个大男人打架靠蛮力,有勇无谋,不像我用的是拳术,技巧。对付穷凶极恶的歹徒,我也是眉毛不皱一下。”

李远航擦干净鼻血,点头道:“有功夫就是不一样。怎么处置他俩兄弟,你最有发言权了。你说吧。”

周艳艳看了一眼陈英,道:“你说错了,受害人也就是你的同事,她才是最有发言权的。”

李远航觉得有理,关心地对陈英说道:“你没有事吧,他们没有对你做过什么吧?要如何处置他俩,你尽管说就是。”

陈英急了,忽又沒事样说道:“你想得太多了,我不是挺好的吗?他俩兄弟都被教训得差不多了,就让他俩走吧,我正好有事给你说。”

周艳艳从她手中拿回手枪,对俩兄弟道:“你们看到了,女人的心是软弱的,是不记仇恨的。你们走吧。”

吴中勇伤的不重,一骨碌爬起来,扶起吴中文就走。他小声说道:“哥,你把火药枪藏哪儿了?我可咽不下这口气。”吴中文受伤较重,轻声叹气道:“记着报仇就行了,赶快离开这儿。”

看着他俩远去,周艳艳大吼一声,报怨道:“我全身好难受,哪儿有热水澡洗?哪里可以找到干净衣服,这地方一秒钟也呆不下去了。”

陈英笑道:“我知道走出芦苇地的路,你提的要求也很容易得到。我要郑重地向二位伸出援助表示深深的感谢。”

李远航忙道:“陈英你命好,命中注定有人来救你。当然了,你的救星就是我了,我也是十分乐意保护你的。”

周艳艳大声打断他的说话:“肉麻的话以后再说,我受不了这个。我们快点出发吧。”说完拉着陈英就走。

李远航想道:“好不容易有了个表白的机会,却给搅黄了。陈英是和赵小康,罗广明连同天神教的两个人逃走的,现在只见她一个人,还被人绑架,我得马上弄明白来龙去脉。”

周艳艳,陈英两人已经走远,李远航只得慌不择路追去,忽脚下被硬物跘了一下,摔倒在地,一只火药枪出现在眼前,他一边吃力地站起来,一边拾起火药枪,想也不想,看也没看就动了扳机。只听一声巨响,前面数根拇指粗的芦苇杆被打断。他吓得不轻,扔了火药枪,追她们而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