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超碰97在线资源

第26章 吴姓兄弟(下)

感染力量 杨千里 3112 2021-09-07 01:14

罗广明知道他俩的火药枪里没有装药,才有底气地说道:“是真的,但不要惊慌。你们没有发觉并没有像政府说的一样?你们没有发病啊!”陈英补充道:“你们目前活得好好的,有两种可能。或是病毒免疫者,或是我和罗哥不传播病毒。最好是后者,若是前者,你们至少两天内是病毒传染者,会感染所有人,包括你们的家人。”

兄弟两人互看一会儿,似乎有了默契,纷纷举枪瞄准。吴中文冷冷说道:“罗哥,对不起了,你害我们感染不治病毒,就别怪我们对你们不仁不仪。政府明文规定,发现从城里逃出来的人,严禁接触,并立即上报;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接触,即判定为感染。但仍需上报或将扭送到疾控中心。一经证实当事人立功,家人可保送离境。我们要押你们去疾控中心,以保家人的平安。”

罗广明大声叫道:“两位好兄弟,你们怎不明白?只要你们不发病,谁会知道你们接触过从城里逃出来的人?”

看着两支大口径的火药枪,陈英不由地后退。吴中勇兴奋起来,说道:“大哥,你押罗哥去吧,这个女的就交给我了。看在我还没成家的份上,就这么定了。”

吴中文沉默了一会儿,点了下头,说道:“虽然早有心理准备,想不到来得这么快。兄弟,去吧。”

罗广明低声地对陈英说道:“别怕,他们枪里沒装药。我来稳住他们,稳不住就跑。”又大声说道:“你们现在身体有沒有异样很清楚。你们应该庆幸是个免疫者,而不是自己去揭发自己,被当个慼染者处死。”

吴中勇直奔过来,叫道:“政府可从来沒有公布过有免疫者。你们要为不顾他人死活,传播病毒的恶行付出代价。”

看着吴中勇持枪逼近,目标直指陈英。罗广明拦住去路,回头对陈英说道:“你快走,我拖住他们。”陈英明白吴中勇的目的,彪形大汉面前,如同小羊面对恶狼。她竟躲到罗广明身后,说道:“罗大哥,你的枪呢?快拿出来对付他们。”

罗广明气道:“你干嘛不跑?那么长的枪能藏在身上?能看不出来?早扔了。”

吴中勇冲到前面,用火药枪指着罗广明的胸口,气势汹汹地叫道:“再叫你一声罗哥,站到一边去,不要防碍我的好事。”

吴中文也一脸气愤,一边装火药铁砂,一边走过来。罗广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佯笑道:“小吴兄弟,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就原凉我们没有说实话。你们八辈子修来的福分,病毒免疫了,多好啊!也是我们才得已检验证明,完全是帮了你们。”

“少来这一套。”吴中勇直接将枪口顶在罗广明胸膛上,叫道:“现在随时会病发身亡,我在电视上看到过的。少拿免疫来忽悠我。再不让开,我真的会开枪的。”

罗广明见吴中文快要装好火药,再不逃就没机会了。他一把抓住胸囗的的枪管,侧身用力一拉,在听见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后,吴中勇连人带枪扑倒在地。

陈英竟抬起脚在吴中勇头上踩了几脚,罗广明拉起她边跑边说道:“你这是在干嘛?不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都是你惹的祸,把我朋友得罪了。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陈英甩开罗广明的手,加速跑到前面,说道:“你那些狐朋狗友不交也吧。”

芦苇丛中奔跑很艰难,芦苇叶的边刺也在发难,不过这对追赶和逃跑的两方都是平等的。吴中和拉吴中勇起来,见其摔得不轻,脸上还插着一根芦苇杆,责怪道:“你是色迷心窃,连枪沒装药都不知道。他们跑了,还追不追。”

吴中勇怒火中烧,扯掉脸上的芦苇杆,也不止血,夺过吴中文手中的枪,恨得咬牙说道:“怎么不追,那娘们把我头当球踢,我要叫她负出惨重代价。哥,我们快追。”

看着兄弟像饿急的猛虎追去,吴中和捡起地上的火药枪,脸上绝望的表情尽显,走着跟了去。

吴中勇时常在这一带偷猎,地型,环境十分熟悉,追赶一个女人不在话下。跑了不到几百米,就相距罗广明,陈英不到二十米。吴中勇拿着长长的火药枪影响了速度,不然早追上了,同时芦苇遮挡视线,不好开枪。他大声喊道:“你们把我惹毛了,我要杀了你们。”

罗广明边跑边回道,只看到吴中勇一个人,对陈英说道:“吴中勇拿的是他哥的枪,装了药的。我们分开跑,他若是追你,我会绕到他后面制伏他;若是追我,你就別管我了,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但有你在就不一样。你往左,我往右。”

“罗大哥,你是好人,我会找你的。”陈英说着,往左手方向跑去。罗广明往右手方向跑,不停地回头看吴中勇倒底追谁。

吴中勇停下,大笑一声,回头喊道:“哥,你去追那个混蛋罗广明,我去教训那娘们,我要让她知道惹毛了老子绝沒有好果子吃。”

罗广明刹住脚步,正欲往左去追吴中勇,却见吴中文持枪追来,顿感自己计谋失误。这么被追着去偷袭吴中勇,纯属不可能。他感到对不住陈英了,分开走明摆着吴中勇会去追陈英,自己分明就是想溜之大吉。以吴中勇的心态,加上现状,他一定会将陈英先奸后杀的。

患难之交,重于友谊,罗广明想不出好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往后跑,却见吴中文已站在跟前,枪口再次顶在了胸膛上。

吴中文冷冷说道:“你可以赌一下枪里有沒有装药。”

罗广明不敢妄动,眼睛直盯着他扣扳机的手指,讨好地说道:“兄弟,我们朋友一场,用不着这样吧?”

吴中文不买帐,说道:“你把病毒带出来传染给我们兄弟,想过朋友之情没有?我们都玩完了,我还得为家人安全考虑,疾控中心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罗广明无奈,严肃道:“好,我给你去。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去阻止你兄弟,他正在干违法犯罪的事。”

“大家都快死了,世道也变了,你瞎操这心干嘛?我兄弟都快三十,一直娶不到老婆,就由他去吧。你少给我装大好人,带着一个美女,你就没有动心思?”

罗广明的胸口被枪顶得生痛,知道真要惹怒了他一定会崩了自己。但又担心陈英的安危,说道:“我有老婆有孩子,没有你说的想法。我们一起从城里九死一生才逃了出来,已经超越了朋友之情。看在我的面子上,我们快点去制止你兄弟施暴吧。”

吴中文收枪又使劲撮在他胸口上,狠狠说道:“你还有什么面子?大家就快病死了,还讲什么面子?军方临时设的疾控中心就在三公里处,我都担心走不到那里就病死了。”

“兄弟,其实是你缺乏自信,怕死得要命。你不是说过染了病毒十分钟得病,半小时死去?你兄弟给我遇见快到两小时了,现在身体有不舒服吗?我说的免疫者是真的。我就是其中一个,不然早死在城里了。”

吴中文想了一下,说道:“不死当然好了。不过还得送你去疾控中心,换取我家人离开的机会。罗哥,你可成了我家人的救星。”

罗广明心急如焚,越拖时间,陈英就越危险,气愤地说道:“你家人是命,我朋友就不是一条命了?若不去制止你兄弟的暴行,我绝不会配合你的。”

吴中文也瞬间变了脸,收回枪猛地给了罗广明胸口上一枪托。罗广明跌倒在地,两眼发黑,喘不过气,意识模糊,只有捂着胸口,说不出话。吴中文满不在乎,又踢了几脚,说道:“世道都变了,不识时务。说穿了就是我叫兄弟去的,还指望我去救人?现在知道我厉害了吧?赶快起来给我走。”

罗广明在地上抽搐起来,断断续续说道:“心都被你打烂了,要死了。“说着口鼻涌出了血。

吴中文一见,脸色大变,后退几步,说道:“你不会这么不经打吧,难道是病毒发作?”他吓得不轻,赶紧溜了。

罗广明胸口巨痛难忍,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脑中意识好了许多,直骂吴中文下手太重太黑,不是个人。要恢复过来可要一段时间,救陈英已不可能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