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超碰97在线资源

第54章 幸存者(上)

感染力量 杨千里 3489 2021-09-07 01:14

空气中弥漫中乱七八糟的臭味,河水,井水全部被污染,一路上尸体随处可见。李远航,陈英,罗小慧三人走了两个多小时,有惊无险地到了城乡接合部。通过搜索小商店,找到了一些瓶装水和食物。远处的城市一片漆黑,周围的虫叫声不绝于耳,似乎丧尸危机只针对人类,与它们无关。大量的丧尸已经出城,留下来的藏匿在黑暗中,算是镇守着占领的城市。

公路上到处都是车子,房屋或是被炸过,或是被火烧过,很少看到有完整的。生活垃圾,工业垃圾,建筑垃圾遍地,完全一副破败,末日之景。李远航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再过几小时就能回到家中,但家人的幸存已是微乎其微。陈英虽然早已对家人的幸存没有抱任何希望,但人就是怪,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罗小慧用了最短的时间,就从失去家人的悲伤中恢复过来,从她到处破门而入,收刮物品来看,已经喜欢上了末世。

街道上障碍物严重影响走路,仅有的一把手电顾此失彼,一路走来磕磕跘跘。但还是有好运气,一个丧尸都没有正面遇到,远处的也没有追来。李远航对陈英,罗小慧交待了数遍,坚持忍耐再坚持,到了家才能休息。

罗小慧打着手电,进入市区后,把手电光大多投射到了时装店,首饰店,精品店的门窗玻璃上。李远航夺了手电,说道:“是不是恨不得马上冲进去洗劫一空?”罗小慧拉起陈英的手,说道:“姐姐,你说说远航哥,注意用词得当。我就是要去,也只是选些我喜欢的东西。”

陈英笑道:“他比我们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看他的心早就痒了,只是想第一时间回到家中,了却他的孝子之心。你看那些店凌乱不堪,早就被洗劫过了,剩下的也不是好东西。你不要分心,要时刻保持警赐。”

罗小慧用木矛戳了李远航一下,说道:“听到没有,陈姐姐数落了你好几个不是,骂了你都不带一个脏字。你不是她的对手,说话语言语气上要和善,委婉点,知道不?”

李远航拍了下自己的额头,说道:“二比一,我是占了下风。其实我也是你那个意思,我们三人就应该和和睦睦,相亲相爱才行。明天就去以前最繁华的商业街,满足所有的欲望。我在想啊,我们可以在这座空城,死城里,建立地盘,开创一个新的国度。”

罗小慧嗤之以鼻,说道:“痴人说梦。”陈英轻轻地嘲笑几声,说道:“我们刚入末世,很多困难危险都还没有遇到,要是真如你说的一帆风顺该有多好。我有一种预感,城里的幸存者应该不少,其中不乏坏人。你能够让丧尸不吃我们,却不能阻止坏人对我们下手,这才是摆在我们面前最大的危险。”

李远航摸了摸枪带,说道:“要是还有子弹,倒也不必担心。看来我们的首要目标是要尽快搞到枪支弹药,找到心底善良的幸存者,壮大力量。”

罗小慧讽刺地说道:“远航哥,你真是有一副乐观的心肠,远大的报负,不过还是头发短见识更短,你没有想过,我们两三个小时一路顺风,在丧尸遍地的城里,很不正常吗?你家倒底在哪儿?还要走多久?我是有一种你要我们带向死亡中心的想法。”

“如果坐公交车的话,大约还有近一个小时。改坐出租的话,半个小时吧。走着回去两三个小时。你们谁会开车?你们看那边有完好的公交车,我们可以开着大公交一路横冲直撞回去。”李远航动起了脑筋,真要再坚持三个小时,他自己都吃不消。

“我会开。”罗小慧举起手说道,“我跟爸爸学过开车,虽然没在正式的公路上开过,但在河滩上把大货车开得飞快。现在是末世,没有了交通规则,没有了行人,依你说的横冲直撞,完全不在话下。这个开公交应该比货车过瘾吧,跟玩侠盗猎车手一个样。远航哥,我十分赞成你的提议。”

陈英睁着大眼睛盯着她,说道:“小慧,电子游戏毒害你不浅啊!你可是一个姑娘家,要矜持点才行。这样的开车,不知要弄出多大的动静,会把方圆数公里的丧尸全吸引来,葬身于尸海之中的。”

罗小慧摇了摇头,说道:“远航哥水足尿多,圣水要多少有多少,还怕什么丧尸?我在酝酿一个赚钱发大财的计划,以后碰到了幸存者,兜售防丧尸圣水,可是无本万利。”说完还冲李远航笑笑。

说到钱,李远航眼睛也发亮了,说道:“真是一个好主意。小姑娘人小鬼大,可以当我的军师了。”罗小慧哼了一声,说道:“你就算了吧,我看好的人是陈姐姐,非当她的军师不做。你照着我,我去检查公交车,得看看钥匙在不在。采用搭线的方法游戏上会,现实中一点儿都不懂。”

陈英忙拉住她,说道:“小慧,不要逞能。公交车上极有可能藏着丧尸,莽撞行事可就会成为丧尸的美餐的。”罗小慧吐下舌头,对李远航说道:“上公交车清剿丧尸,找寻钥匙的任务非你莫属了。”

李远航看到陈英也是那个意思,只得放下背包,丢掉木矛,一手打手电,一手提枪,走向不远处一辆完好的公交车。

罗小慧壮起胆子,拉着陈英,跟在他后面,问道:“枪都没有子弹,当根掏火棍还行,不如木矛实用。你干嘛要这么做?”

李远航停住,扛起枪,笑道:“丧尸对我构不成任何威胁,要防的是活人。他们怎么知道我枪里有没有子弹,拿枪是能起到威慑作用的。”

陈英忽然拉住罗小慧,说道:“你有没有感到不对的氛围?好像有不怀好意的活人存在。要不要叫李远航不要去公交车那儿了?”

“我感觉不到,不过夜深人静的,却能感觉到阴深恐怖。陈姐姐,他不是自恃有枪吗?我们看看他胆量有多大?”

离公交车还有一百多米,这段街上停留的车辆很少,公交车畅通行驶没有问题。突然,那辆完好的公交车亮起了刺眼的车灯,接着打着了发动机,很快起步冲了过来。李远航睁不开眼睛,赶紧转身,大声叫道:“你们快闪开,公交车里人有活人,要开车撞死我们。”说着跳到街边的一块拐角处。

陈英本能地用手护住双眼,很快明白了怎么回事,拉着罗小慧往回跑。罗小慧被拉着,不时地回头看,叫道:“车里倒底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要开车碾我们?看来不遇到坏人则已,遇上了就是大麻烦。陈姐姐,我的脚抽筋了。”她的话刚说完,一个趔趄扑倒在地。

幸好公交车起步加速慢,直开而来,五十米,三十米,眼看就要撞上她俩。罗小慧摔得很严重,竟昏了过去。陈英拖着走了几步,虽然轻松,但见地上留下一路血迹,这样下去会把人拖死的。若要抱起她逃命,时间上已经来不及。眼见跑不掉闪不开,千钧一发之际,陈英举起木矛,用力掷向公交车司机的方向。

木矛像离弦之疾箭,击穿公交车厚厚的玻璃,穿破开车者的胸膛,停留在后两排的座椅上。开车的壮汉当场毙命,身子一倒,方向盘被打到一边,车轮擦着罗小慧的脚,车头挨着陈英的脸转向一边,撞到街边的商店里,才停下,发动机响了一会儿才停下。同时车里面传来了好几个人的呻吟声。

木矛的威力彻底惊呆了李远航,陈英和罗小慧命悬一线的经历更是让人把心担到了嗓子眼上。陈英此刻在想,要是脸再向前伸一毫米,瞬间惨遭毁容的悲剧。罗小慧忍着痛坐起来,盘腿检查双脚,万分庆幸地想道:“幸好及时醒来,双脚缩了一下,不然已成肉末了。”她两个鼻子不停了流血,感觉又痛又咸,伤心地说道:“陈姐姐,你快给我止血,要流干了。”

陈英回过神来,忙翻出纸巾来堵住她鼻孔,又检查她全身伤情。罗小慧满脸是血,嘴里吐血,却笑道:“只是鼻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大量出血,身体其它地方没有事的。陈姐姐,你太厉害,我崇拜死你了。”

李远航见她俩没事,提枪冲上公交车。车内灯光还在亮着,看到的情景让人吃惊不小。车内除了一个死人,还有五人受了轻伤:一男一女两个老人,两个七八岁左右的小男孩,一个中年妇女。他们看到有人提枪上了车,脸上尽是惊恐之色,两个小孩爷爷奶奶不停地叫着。中年妇女把俩小孩拉到身后,强掩害怕,对李远航说道:“你要干什么?”

不管怎样,这五个人给坏人是沾不上边了。李远航再看那个被刺死的壮汉,也不觉得是坏人,大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开车撞我们?你们要知道,我们三个可不是一般的人,惹不起的。”

中年妇女胆怯地答道:“我们是为了自保,才这么做的。当然了,已经见识了你们的厉害,再也不敢惹你们了。你就放了我们吧。”

李远航不明白了,问道:“你们把我们当坏人了?照理说你们的人员组成和我们差不多,凭什么认定我们就是坏人,要先下手置于死地?”

他们中的老奶奶差不多近七十了,真不知是如何活下来的。她大方地走近,指着李远航手中的枪,说道:“我们被拿枪的人抢劫了两次,好不容易找到这辆公交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