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色五月丁香姑娘

第四十章 善恶有报

重生锦鲤小娇娘 齐漾 2418 2021-09-09 02:01

徐琛离家后,楚锦儿在门里头站了好一阵,才转头回屋。

她坐在石桌前,没精打采地晃着手里的竹蜻蜓,原本极喜欢的竹蜻蜓此刻也没了兴致,她一手杵着下巴,喃喃自语,“欢姐姐,你在哪呢?是不是也来了人间?”

淮山被夷为平地,她身死,她临死之际见着欢姐姐化作人形,试图逃出去,可天雷滚滚的,欢姐姐又怎能逃得了?

“对啊,我要去找欢姐姐。”楚锦儿猛地起身,往门口走。

手才碰到门栓,楚锦儿又顿住,“徐琛不让我开门。”

楚锦儿在‘出去找欢姐姐’跟‘听徐琛的话’之间挣扎了一阵,最终还是放下手,又转头回去。

这天大地大的,她一时恐怕也寻不到欢姐姐,不如等她熟悉了人间,再出门找。

楚锦儿坐立不安的,正往学院赶的徐琛也好不到哪去。

徐琛从来不知道自己竟能对只认识一日的楚锦儿如此牵肠挂肚,他一向自持稳重,运气又一向不好,早练就了一身铜皮铁骨,也少悲喜。

等到了学院,看着青山学院古朴的木门,心绪总算是平复了些。

“徐兄?”一人在徐琛身后打了声招呼。

徐琛转身,是他同窗,名唤赵科,跟徐琛算是半个同乡,是齐家村人,跟沈玉穗也沾亲带故,平日里对徐琛也算是和善。

只是今日他神色有些冷。

“赵兄。”徐琛跟他打招呼。

赵科往四处看了一圈,问:“听说你带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来了县城,昨日便来了,那女子安顿好了?”

昨日徐琛带个女子回村,还为了这女子拒绝了沈玉穗的事在梨园村跟齐家村都传开了,其中大多数都是同情沈玉穗的,村里爱慕沈玉穗的几个小子恨不得来县城收拾徐琛一顿。

骂完徐琛,他们心底也不免生出一丝希冀来。

赵科跟沈玉穗沾着亲,不在三代以内,他对沈玉穗也有好感,心底却又觉得自己以后会考中秀才,甚至是举人,沈玉穗再好看,也不过是一介农女,断然配不上他的,得知徐琛负了沈玉穗,他心情颇复杂。

对上同窗,徐琛仍旧是那个似乎没有脾气,还十分懂礼的木讷学子。

他笑了笑,没做声。

今日的赵科却有些不依不饶,他朝徐琛跨过去一步,挡住徐琛的去路,“徐兄,问你话呢,你昨日没来学院,是没过童生试,打算自暴自弃,还是跟那女子厮混了一日,忘了要来学院?”

思及昨日先生的话,赵科眼底的恶意越浓,“徐兄昨日没来,倒是可惜了,错过了先生对你的一番心意呢。”

赵科也过了童生试,自打今日起,他便不跟徐琛在一个学堂了。

昨日先生特意将他们几个过了童生试的找了过去,祝贺他们,也细细叮嘱一番,临了,先生叹口气,提了徐琛,先生说了,以徐琛的学识,莫说童生试了,便是直接去会试也是成的。

先生在他们面前夸赞徐琛,他们几人心里总是有些不舒坦的。

不过徐琛再高,可运气差,那是老天爷都不愿让他走科举之路。

想到徐琛的不甘怨愤,他们几人也舒坦了许多。

赵科上下打量了一番徐琛,啧啧有声,“看来徐兄已习惯了屡考不过,想必昨日是跟那女子――”

话还没说完,徐琛指着赵科的脚边,“哪来的耗子?”

赵科低头,一只耗子竟蹲在他脚边,试图啃他的靴子。

赵科也是在村里长大的,见多了这些耗子臭虫,只是青天白日的,这耗子竟也不怕人,还当着徐琛的面咬他。

他脚上有些刺痛,赵科急忙后退,同时抬脚,想叫扒在他靴子上的耗子甩掉,他忘了自己身后是门槛,下一刻,赵科整个人朝后栽去。

脑袋磕在地上,咚的一声响。

“赵兄小心。”徐琛徒劳地提醒了一句。

旁边正经过的学子上前,扶起赵科。

赵科眼冒金星,后脑阵阵钝痛,他伸手摸去,后脑已鼓胀出半个拳头大的包,“这,这可如何是好?”

“不如去外头医馆瞧瞧。”有学子建议。

赵科倒是想去,可去医馆就要花银子,他家里穷,供他读书都快让家里揭不开锅了,他平日也是紧巴巴的过日子,没有多余的银子看大夫。

“不若回寝舍敷一下――”

不待徐琛说完,赵科已抱着脑袋往寝舍跑去。

等人没了踪迹,徐琛才将未尽的话说完,“这肿胀处还得分热敷跟冷敷。”

徐琛声音散在空中,除了他自己,无人听见。

等徐琛进了学堂,里头坐的大多数都是先前的同窗。

胡松就坐在徐琛的后桌,他伸长了脑袋朝门口看,见着徐琛的身影,起身过来,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徐兄,方才,就在方才,我爹让人给我送了银票,整整五十两,说是让我先花着,不够再回家拿,等下了学,我请你去德福楼吃好吃的。”

“令尊为何无故给你银子?”要说这胡松的爹也是个明理人,胡家虽银钱富足,胡父对胡松也纵容,几乎是要啥给啥,不过胡父只有一个要求,那便是胡松不能拿着银子去做伤天害理的事。

胡父明理,这也是胡松没长歪的缘由。

“说来也是怪――”胡松摸着下巴,“这银子是大伯家欠我爹的,当初大伯也想学我爹做生意,可他不是做生意的料,赔了个底朝天,就跟我爹借了不少,大伯母可是一毛不拔的,这些年他们家渐渐也有了起色,就是不还银子,我爹也不好上门讨要,便想着这银子就算是给了大伯的,没想打啊没想到,就方才,大伯母竟亲自将银子送来我家,好像是我那堂兄出了什么事,大伯母找人算了一卦,说是大伯母贪财,大伯父好色,他们做过许多龌龊事,都报应到了儿子身上,堂兄可是大伯母的心头肉,这不,就将欠我家的银子都还了。”

“那便恭喜胡兄了。”徐琛笑道。

“旁的我不管,有银子,咱就去吃点新鲜的。”胡松凑到徐琛面前,“听说德福楼最近推出了新菜色,好像是一种鱼,据闻这鱼口味那叫一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