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色五月丁香姑娘

第五章 吃筷子

重生锦鲤小娇娘 齐漾 2512 2021-09-07 00:46

这一眼楚锦儿竟然看懂了,她坐直了身子,目光灼灼地看向徐琛。

这锦姑娘太实诚,徐琛还担心她会反驳自己的话。

徐母扶着桌子,“那你,你到底有无――”

徐母眼角余光不停觑着旁边的楚锦儿,一些露骨的话她也不好当着两人的面问出来。

徐琛极聪明,徐母一个眼神他便领会。

这种事他却无法说谎,他更不能将错处推到锦姑娘身上,“娘,儿子不孝,让娘失望了。”

啪――

气血往上涌,徐母一时失了理智,她抬手给了儿子一巴掌。

徐琛面嫩,巴掌印瞬间显现,他挺直了腰背,只是重复道:“儿子不孝。”

“琛儿啊,娘就你一个孩子,自小你就聪慧,你该知晓娘对你抱有多大期望,你曾答应过娘,在考取功名前不沾染儿女之事,便是要娶妻,也是娘先替你相看,娘比你年长许多,看人自是比你准些,娘不能让你的一辈子被个女子拖累了啊!”俗话说家有仙妻,不遭横祸,徐母只盼着儿子能娶个通情达理的贤内助。

可眼前这小姑娘长相太出众,性子又不沉稳,是他们这样的家留不住的,她怕她儿子以后被伤着。

“儿子不孝。”

打了徐琛,徐母也心疼,徐琛既不愿多说,连她这个做娘的也撬不开他的嘴,徐母深吸好几口气,等冷静了些,又问:“那你打算如何做?”

徐琛愣怔了瞬息,他转向楚锦儿。

顺着儿子的视线,徐母也看了过去。

被两双眼这么盯着,楚锦儿不自在地晃了晃腿,而后慢悠悠地伸出一只手来,手心赫然躺着一个沾了泥污的梨子,“徐琛,我要吃它。”

无人知晓,方才那一刻,徐琛心里想了多少,待楚锦儿话落,他忽地笑了一下,“锦姑娘稍等。”

而后徐琛看向徐母,“儿子答应过锦姑娘,让她回来便吃梨子。”

徐母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她用力拍了一下桌子,“你还答应过娘不私自跟女子有牵扯呢!”

“儿子不――”

“行了行了。”又是这一句,徐母摆手,打断他的话,她这儿子看着温和守礼,脾气却是犟的很,一旦认准了,谁说都没用。

“是。”徐琛起身,走向楚锦儿,接了她手里的梨子,打算去灶房。

见徐琛转身离开,楚锦儿忙起身,亦步亦趋地跟上去。

“这位姑娘请稍等。”徐母叫住楚锦儿,有些话她不好当着儿子的面问,可她又必要弄清楚,徐母想私下问问楚锦儿。

“娘,锦姑娘她从前少跟人说话,性情纯真――”

“我还没怎么她呢,你便护上了?”徐母瞪向徐琛,心里难免会有酸涩,她与儿子一直相依为命,从前儿子眼中只有她一人,也只听她一人的话,如今儿子带回一个才认识不到半日的姑娘,便几次三番的反驳她。

当真是儿大不由娘。

楚锦儿上前一步,飞快地抱住徐琛的胳膊,她贴着徐琛,回头说:“我要跟他去。”

她虽许多时候听不懂这对母子的对话,却能感受到徐母对她的敌意,楚锦儿自然不愿单独跟徐母相处。

“锦姑娘,不可这般。”虽抱也是抱过的,可徐琛还是被楚锦儿的这一出惊到了,尤其还在他娘面前,徐琛想抽回手,他不愿他娘对楚锦儿的敌意更重。

“你一个姑娘怎可如此不矜持?”徐母曾是个家道中落的小姐,也读过几年书,对女子的三从四德是刻在骨子里的遵从。

楚锦儿疑惑地问,“矜持是什么?”

欢姐姐只与她说过人间的好吃好玩的,也说过人间有好人恶人,可没跟她说过矜持是何物。

“你,你――”

徐琛也顾不得抽手了,他忙解释,“娘你误会了,锦姑娘她并不是嘲讽,她只是好奇。”

在徐琛看来,楚锦儿不谙世事的如同三岁稚儿,她对世间的一切都好奇。

恐怕他跟徐母解释,徐母也会认为自己只是替锦姑娘开脱,徐琛只好带走楚锦儿,“娘,儿子先去安顿好锦姑娘,回头再跟娘请罪。”

语毕,他带着楚锦儿出了门。

徐家灶房在院子东侧,一间不大的屋子,却收拾的干净利落,徐琛先去舀水,洗干净梨子,却并未给楚锦儿。

“锦姑娘饿吗?”徐琛先问。

楚锦儿重重点头。

“空腹莫要直接吃这梨子,我先给你盛碗饭,吃了饭再吃梨子,可好?”徐琛虽是询问,没等楚锦儿开口,已走向灶台。

锅里的饭菜都温着的。

纵使徐琛每旬回来都会给徐母家用,徐母总是舍不得,平日里自己随便对付,待徐琛回来才会做些米饭跟肉。

徐母厨艺不算出众,倒是徐琛自己做的饭可谓是色香味俱全。

楚锦儿凑近锅边,她小巧的鼻头几乎要碰到锅边了。

许多妖精化为人形的头一件事便是去人间吃人类的美味,据他们所言,吃一回都足够回味好几年的。

徐琛好笑地将人拉开,“莫要着急,我给你盛出来吃。”

灶房里有一张小桌子,徐母平日一个人在家里,便是在这小桌上吃饭,徐琛领着楚锦儿坐在小桌旁,又将洗好的梨子放在她手中,说:“锦姑娘先等一等。”

楚锦儿乖巧地应了一声。

不知道楚锦儿的胃口如何,徐琛先给她盛了半碗。

徐母做的是炖肉。

“锦姑娘可还有旁的想要吃?”徐琛不能违心的说徐母做的多好,他多问了一句。

楚锦儿迫不及待地伸手。

“锦姑娘?”徐琛眼睁睁看着眼前这小姑娘伸手,抓了一块肉,放入口中,几乎没怎么咀嚼便咽了下去。

果真是比她以往吃的草美味多了。

眼瞅着楚锦儿再次伸手,徐琛忙阻止,他给楚锦儿拿了双筷子,“锦姑娘,用筷子。”

“筷子?”楚锦儿奇怪地看着手中的两根细木棍。

下一刻,她直接将筷子送入口中,用力咬下去。

嘶――

太过用力,楚锦儿疼的倒抽一口冷气,她眼泪汪汪地抬头,控诉道:“不好吃。”

徐琛探究地看向楚锦儿。

哪怕是稚儿,也应当知晓筷子的用处,为何锦姑娘竟不知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