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色五月丁香姑娘

第三章 回村

重生锦鲤小娇娘 齐漾 2451 2021-09-07 00:46

等到了梨园村村口,徐琛停了脚步,他看向怀中熟睡的人,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有将人喊醒。

好在此刻天已经黑透,村里人为了省灯油,通常早早吃了饭,天一黑便休息,极少出门。

即便如此,徐琛仍旧不放心地先在村口观望了一阵,确定真的无人路过,才加快脚步,抱着楚锦儿往家里赶去。

徐家位于村中偏东,而县城在村子西方,想要回徐家,得穿过大半个村子。

路上果真无人。

徐琛暗暗松口气,然,这口气还未彻底吐出口,迎面便撞过来一个黑影。

这黑影跑的极快,徐琛想要避开已是来不及,他只能微微侧着身,让黑影撞上他的肩头。

黑影也没料到此刻村里还有人经过,她惊呼一声,手里的东西洒了一地。

“蒋婶?”徐琛听出这人正是村西头蒋家婶子,他又侧了侧身,借着黑暗,试图挡住怀中的人。

这蒋婶子是村里有名的碎嘴子,自家的房中事都能讲给村里的妇人听,更别提是旁人家的八卦了,今日若是让她瞧见怀中的人,明日全村都得知道他带回来个身份不明的姑娘。

徐琛打算的好,可事情偏偏不如他所愿。

方才徐琛肩头被撞,怀中的人跟着颠动,楚锦儿也睡的差不多,她脑袋轻碰了下徐琛的肩头,咕哝一句,“徐琛,到你家了?”

徐琛闭了闭眼,觉得事情要糟。

果不其然,蒋婶子伸着脑袋朝徐琛怀里看,还边问:“呦,这不是琛小子嘛?今日咋回的这么晚?你怀里抱着的是个姑娘吧?”

不待徐琛解释,蒋婶子已自己脑补了许多,“哎呦,这都抱怀里了,是你在外头带来的小媳妇儿?快,让婶子瞧瞧这姑娘长啥样,你连南头齐家村的玉穗都瞧不上,我倒是要看看你带回来的小媳妇儿长得多好看。”

话音还未落,蒋婶子探手,便要掰徐琛的肩头。

徐琛后退一步,避开蒋婶子的手,他语气仍旧温和,若仔细听去,便能听出里头的冷意,可蒋婶子偏偏是个不会看人眼色的,她跺跺脚,“琛小子,不是婶子说你,你都把媳妇儿带回来了,早晚都是要领过来让婶子瞧瞧的,咋地?莫不是你这媳妇长得入不了眼?”

徐琛越是躲避,蒋婶子便越是好奇,她恨不得将眼珠子抠出来,安在徐琛肩头,好看清这姑娘的容貌。

“婶子说笑了,这位姑娘乃晚辈朋友,她有伤在身,不方便见人。”徐琛低低解释。

蒋婶子自是不信,她笑的暧昧,“那真是巧了,你叔常年卧病,婶子一直照看你叔,也跟镇子上大夫学了些看病的本事,要不,婶子替你这小媳妇儿瞧瞧?”

“多谢婶子,她不喜生人碰触。”徐琛有了防备,自然没让蒋婶子得逞。

蒋婶子越发好奇,她又要往徐琛面前转。

“婶子,都这般晚了,是在地里才回?”徐琛再次避开蒋婶子,他视线落在脚边,开口,“我瞧着婶子方才抱的是梨子,可晚辈记得婶子家没有种梨树。”

梨园村之所以称作梨园村,便是因着村民种了大片梨树,说来也是怪,梨园村的梨树结出来的果子要比别处的梨子大的多,甜的多,汁水也多,村里十有八九的人家都会专门种些梨子,好等到梨子熟了,拿去镇子上卖,也是不小的进项。

蒋家偏偏没种。

徐琛似是好奇,想低头去瞧。

“你,你看错了,这不是梨子,是我种在菜地里的圆瓜,听说明天还有雨,我这不就趁着没下,把瓜都收了,免得下雨再给泡坏了。”蒋婶子慌乱地解释。

“圆瓜要大些,晚辈瞧着地上这些不像。”徐琛似乎越发好奇。

“不是梨子,真不是梨子。”蒋婶子慌忙捡起地上的东西,用裙摆兜着,她干干地笑:“那个,不早了,婶子就先回了啊,你叔该等着急了。”

徐琛含笑地点头,目送蒋婶子离开,“婶子慢走。”

等路上只余下他跟楚锦儿,徐琛才说:“姑娘莫怕,村里――也不全是蒋婶这样的人。”

生怕再遇着旁人,徐琛抬脚就要离开。

楚锦儿小巧的鼻头用力耸动了几下,她攀着徐琛的肩头,试图直起身子。

“锦姑娘?”

“我要吃它。”透过徐琛的肩头,楚锦儿指着路边掉落的果子。

楚锦儿挺直了身子,大有一副徐琛不捡,她就不走的架势,徐琛轻笑一声,随即又连忙敛了笑意,他点头,“在下替姑娘捡。”

掉落在路边的果真是梨子。

楚锦儿身上裹着他的外袍,脚上却是未着鞋袜的,为了不让她的脚沾地,徐琛只能费力地半蹲着,让楚锦儿坐在他腿上,一手揽着姑娘的背,另一手捡了梨子。

还不能化形时,楚锦儿可羡慕其他妖精都能吃人类的食物。

她鼻子蹭到梨子上,深吸一口气,张大嘴,就要咬下去。

下一刻,梨子却被拿走。

楚锦儿眉目一拧。

她还未开口,徐琛便解释,“这梨子掉落在地,沾了脏污,待洗好了姑娘再吃不晚。”

楚锦儿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不,鱼,她勉强点头,晃着双脚催道:“那快些回去。”

话落,还重重咽了口水。

徐琛又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他加快脚步,往家里赶。

还未到徐家门口,徐琛便瞧见门口站着一人。

他步子更快了,“娘,儿子不是再三跟您说了,若儿子回的晚了,您自去睡,儿子定会回来的。”

“娘没等,就是来门口瞧瞧,儿子,你今日怎回来的这般晚?是不是淋着雨了?娘煮了姜汤,快回屋喝一碗。”没人比徐母更清楚儿子的遭遇,也没人比她更担心儿子的安危,先前徐母都是在村头等着徐琛旬假归家,徐琛再三拒绝,徐母这才没在村口等。

徐家屋里一片漆黑,徐琛又叹了口气,“娘,儿子不是说了,不用省灯油,您眼神不好,晚上得点着灯的。”

“我今日忘了点,娘这就去。”儿子回来,徐母就高兴,不管儿子说啥,徐母都应下来。

徐母扶着门框,转身,摸索着就要往里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