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色五月丁香姑娘

第九章 回不来家

重生锦鲤小娇娘 齐漾 2541 2021-09-07 00:46

好在她还知道穿着衣裳出来。

徐琛对锦姑娘的来历已没了追究的心思,他细细教了这姑娘如何穿女子的衣衫,等楚锦儿笨拙地学会了,才让她回去。

趁着楚锦儿洗漱,徐琛收拾了一番杂物间,已是秋日,夜间还是有些冷,他在地上垫上一层厚厚的稻草,又在上头铺上褥子。

徐家平日里也没人来,并无空的房间,只在灶房对面有一间杂物间。

“你是不是要让她睡你的屋子?”徐琛才收拾好,回头就看到徐母站在杂物间门口。

“娘,锦姑娘一个姑娘家,总不能让她睡这里,儿子明早就走了,在这里将就一夜也没啥。”徐琛解释。

“哼,她不心疼娘心疼。”徐母不由分说地决定,“让她跟我睡,你回自己屋去,今天不睡好,明早哪里来的力气去上课?”

“娘,锦姑娘她认生,儿子担心她夜里吵着您,就让她睡儿子的屋就成。”徐琛方才也想过要楚锦儿跟徐母睡一屋,可徐母对锦姑娘还有偏见,锦姑娘又是个孩子性子,这二人吵起来也是有可能。

“你就心疼她吧,我看谁心疼你。”徐母气不打一处来。

徐琛笑道:“儿子有娘心疼就成了。”

儿子很少这般直白的跟她说煽情的话,徐母心顿时就软了。

“你知道娘心疼你就好。”心软了,事情自然也就好商量,“罢了,就让她暂时住你屋,你稻草垫厚些了没?再放个褥子在上头,晚上可别冻着,睡前再喝一碗姜汤。”

徐母退了一步,徐琛也不忍再反驳她,都一一应了。

徐母越发满意了,连带着对楚锦儿都没有先前的抵触,“娘知道那丫头也是个可怜的,我是做娘的,也看不得跟你一样的孩子受苦,你就放心去学院,只要这丫头别淘气,我也让着她些,不过还是那句话,娶亲的事先不提,等你考了功名再说。”

“儿子都听娘的。”

徐琛亲自将徐母送回了屋。

等安顿好了徐母,徐琛又回自己屋,重新给楚锦儿换了褥子跟被子。

“徐琛,我要跟你一起睡。”楚锦儿胡乱穿好了衣裳,她寻着灯光,来到徐琛的屋里,悄无声息地站在徐琛身后,她说道。

她跟其他小鲤鱼全部都在一个池子里生活,也一起睡觉玩耍,到了人间,也理所当然地要跟熟悉的人睡在一处。

“锦姑娘,不可。”徐琛走到她面前,看着她凌乱的衣襟,别开眼,而后指了指,“小衣要穿整齐些,锦姑娘如此不雅观。”

楚锦儿可不关徐琛说啥,她上前,扯住徐琛的胳膊,晃了晃,像跟欢姐姐撒娇一样,“我就认识你一人,若是晚上不睡一起,我睡不着。”

说到此处,她眼前泛红,“我不能变回去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就变不回去了呢?”

欢姐姐明明说,只要意念足够,他们可以在小鲤鱼跟人类的身影之间随意转变的,可方才她在水里的时候试了试,根本变不成小鲤鱼了。

她固然想来人间看看,可她只想看看,她还是更喜欢她的妖界。

若是回不去了,她再也见不到欢姐姐跟小黑他们了,那她怎么办?

越想越是害怕,楚锦儿此刻只想靠在唯一熟悉的人跟前,她不想一个人呆着。

“变?”徐琛眸子闪了闪,试探着问。

“我,我不能告诉你,反正我回不去了,我再也见不到欢姐姐了,还有小黑跟莲儿。”楚锦儿越说越难过,眼泪珠子接连滚落下来。

“你家在何处?若是在下能帮得上的,定然送你回去。”

“我,我也不能说,我不知道怎么回去。”

徐琛叹口气,“既如此,那你便在这里安心呆着,总有法子的。”

“那你陪我睡。”楚锦儿随手抹去眼泪,还没忘方才的要求。

“旁的在下都能应承,唯独这不成,锦姑娘,你我孤男寡女,莫说同居一处,便是像眼下这样对姑娘的闺誉也是有损的。”

徐琛一直推脱,楚锦儿皱着眉头,她干脆伸手,拦着徐琛的去路,“反正你要陪我。”

“我很可怜的。”楚锦儿瘪嘴。

“那在下就呆在姑娘门口,这也算是陪着姑娘了,可好?”徐琛能觉出锦姑娘的不安,他也狠不下心来一再拒绝。

“真的不能陪我睡?”楚锦儿外头,却没退开。

她也不是不讲理的小鲤鱼,好多同伴都夸她懂事。

“不能。”徐琛斩钉截铁地摇头。

楚锦儿委屈地又哼了一声,而后收回胳膊,“那你不能走远。”

“好。”

楚锦儿破涕为笑,她冲上前,扑到徐琛怀里,用力抱了一下他的腰,“徐琛,你真好。”

徐琛屏住呼吸,直到楚锦儿退开,躺在了床榻上,安然地闭上眼,他这才回过神,连忙往外走。

到了外头,凉风拂过面颊,徐琛才觉出自己面上烧的厉害,他定了定神,随即摇头。

锦姑娘这性子实在有些跳脱,待明日他还得好好跟她说道一番。

徐琛轻手轻巧地又将杂物间的褥子搬到了他的房门口,既答应了锦姑娘,他也不会糊弄,左右不过一夜,很快便过去了。

徐琛收拾好,才坐下,屋里便传来楚锦儿的声音,“徐琛?”

“我在。”

屋里,楚锦儿才满意地闭上眼。

徐琛等了半晌,没听到楚锦儿再开口,他失笑,歪靠在门边,裹紧了身上的被子。

楚锦儿这丫头心思浅,前一刻还念着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下一刻,人已经熟睡了,倒没有她说的睡不着。

反倒是徐琛,闭着眼睛,脑中却时不时出现楚锦儿那张精美无害的小脸,及她带着不安的哭腔。

过了许久,他猛地睁开眼,长出一口气,随即苦笑。

多年来还是头一回因一个姑娘乱了分寸。

他随即再次闭目,开始默念清心咒。

一夜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与楚锦儿来说,不过是一觉的事,与徐琛来说却是彻夜难眠。

在徐母醒来前,徐琛再将褥子跟被子抱回了杂物间,而后去了灶房,煮上粥,又将徐母昨天白天做好的包子热了几个,在锅里还放了几个鸡蛋。

“徐琛,我们还吃昨天的炖鸡蛋吗?”徐琛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的瞬间,原本睡的极熟的楚锦儿无端清醒了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