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色五月丁香姑娘

第四十九章 换做是他

重生锦鲤小娇娘 齐漾 2415 2021-11-09 00:27

来人正是沈玉穗。

沈玉穗提着小包袱,许是来的过早,头发跟衣裳都沾了湿意,她上前,手捏紧包袱,细声解释,“琛哥,我过来想是有话想与你说。”

徐琛今日来的不算早,学院门口人来人往的,站在这里说话着实不方便,徐琛只能将人带着去学院东南角一处巷口。

“琛哥,你来县城这两日,我想了许多。”在徐琛未遇到那女子前,哪怕一月不见徐琛,沈玉穗不会恐慌害怕,最多是想见见徐琛,可自打前两日见过徐琛对那女子另眼相待后,不过短短两日,沈玉穗心里煎熬的厉害,她生怕下回徐琛再回来,他与那女子连孩子都有了,是以,今天一早,她就跟村里的牛车一起来县城,她一路问人,又在学院门口等了许久,徐琛才姗姗来迟。

“我,我打算在县城找些事做,不管是在大户人家做丫鬟,还是去铺子做女工,我想离琛哥近些,我还能时不时去给你做饭。”这是沈玉穗琢磨了两日才想到的。

她不过一个姑娘,遇到这种事她方寸大乱,也想不出好的法子。

沈玉穗没说的是,她的是很快也在齐家村传开了,她爹娘得知徐琛带回一个姑娘,当日就要去梨园村找徐家算账,她爹娘说了,要么让徐琛娶了她,要么就让徐琛赔他们银子,他们女儿这好几年可不能白白被耽搁了,还有他们女儿的名声没了,都得赔偿,沈玉穗还偷听到他爹娘打算跟徐家要十两银子。

旁人许是不知道,可沈玉穗时常去照看徐母,她很清楚,徐家并不如众人以为的那般穷困,她有一回无意间见着徐母将一个荷包藏在了床头柜里,那荷包里银子应当不止十两。

只是徐母平日节省惯了,一直舍不得花用。

若是徐琛坚持,恐怕徐母也会掏出十两银子的。

在沈玉穗看来,徐母身子一向弱,时不时还要吃药,徐家统共只有几亩田,除了徐母吃药,徐琛还得交束脩,每年少说也要十几二十两银子,每年花用许多,徐母还有剩的,这银子哪里来的?

定是徐琛自己赚的。

若是她嫁给了徐琛,哪怕日后徐琛考不中,以他的能耐,必然也是不愁吃穿的。

不论如何,她都要试一试的。

徐琛离沈玉穗有三步之遥,他站在巷口,能让左右路过的人看到他的身影,却又瞧不见沈玉穗的,这也是对姑娘的保护。

“沈姑娘,你可知在县城做事并不易?”沈姑娘到底是姑娘家,她在村里能游刃有余,可到了县城,她一个姑娘家却不容易立足的。

“我,我知道的。”沈玉穗并不知晓。

又叹了口气,徐琛开口,“要说的话我前几日已说过,沈姑娘不必为了我如此委屈自己,我——”

“我愿意的,琛哥,我只想离你近些。”沈玉穗痴痴地望着徐琛。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不过两三日不见,徐琛似乎比以前更俊美了些。

“沈姑娘,在下不愿。”委婉的话他已说过了许多回,可沈玉穗每每都不愿接受,徐琛只能果断拒绝。

“早在最初我便与你说过,当日换成旁人,我也会救的,你无需以身相许。”徐琛先前也是考虑欠妥,他委婉拒绝过许多回,只盼这姑娘能早些清醒,可三年了,这姑娘总如何都不愿放弃,如今遇到了锦儿,他才意识到若他再跟以前那般温和委婉,恐怕不光是会耽搁沈姑娘,也会伤了锦儿的心。

“沈姑娘,实不相瞒,在下已与锦儿许过诺,若是她愿意,在下会娶她,若是她不愿,在下也会等她。”徐琛又后退一步,他朝楚锦儿作揖,“在下这辈子非锦儿不娶。”

沈玉穗手一松,手里的包袱落了地,“琛哥,你当真是铁石心肠。”

“那女子一看就不是正经人,你便是娶了她,她以后定也会背叛你,你会后悔的,只有我对你才是真心的。”都是那妖精勾走了琛哥的心。

沈玉穗恨极了楚锦儿。

“沈姑娘,锦儿是个好姑娘,在下不愿再听到有人诋毁她。”徐琛面色微暗。

那一瞬,沈玉穗心停跳了一瞬,随即又瞬间急促起来。

面对这样的徐琛,沈玉穗更不甘心放手了。

若是被徐琛放在心上的是她,徐琛会不会也在旁人面前这般护着她?

时下少有女子能得这般相护跟敬重。

“琛哥,若是她以后走了呢?”沈玉穗一直坚信那女子无端出现,就能无端消失。

“那在下还是会等。”徐琛说。

“若是她再也不回了呢?”沈玉穗忍着心碎,又问。

“在下会终生不娶。”徐琛卷长黝黑的睫毛低垂,他轻声回了句。

一生能有一回心动已是幸运,若是再遇不到能像楚锦儿这般让他想到便想笑,忍不住心软,还想对她更好的,他宁愿孤寂一生,也不会耽误别人家的姑娘。

沈玉穗捂着胸口,后背抵在墙上,她无法说清自己此刻的想法。

“你就不会怨愤不甘?”沈玉穗最终还是问出了口。

若是将来那女子撇下徐琛,那徐琛遭遇的就跟她此刻经历的如出一辙,她不信徐琛能这般看得开。

“不会。”徐琛再次看向沈玉穗,“在下不是哄骗姑娘,心悦锦儿是我自己的事,为锦儿做的一切也皆是在下自愿,若锦儿对我亦有同样的心思,那是我的运气,若锦儿最后离开,那也是锦儿自己的选择,我也会盼着锦儿以后还能遇到一个对她好的人。”

“徐琛,你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今日的沈玉穗比上一回见面要冷静许多,她自嘲地哼笑几声,转而又说:“可我不是你,我不会死心的。”

啪啪啪——

就在徐琛无奈又一叹时,两人身后,一阵拍掌声传来。

随即,赵科晃着脑袋,啧啧有声,“没想到啊,我们徐兄还是一位情圣,实在是让赵某大开眼界啊。”

这回过来的不是赵科一人,还有另外两位赵科的新同窗。

三人分别打量了徐琛跟沈玉穗一眼,其中一个脸生的学子双手背在身后,满面恶意,问赵科,“这便是你口中那屡试不过的倒霉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