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色五月丁香姑娘

第三十七章 发誓

重生锦鲤小娇娘 齐漾 2465 2021-09-07 00:46

“你昨日是骤然出现在平明县城外的,可对?”面对楚锦儿,徐琛并未转弯抹角地问。

楚锦儿点头。

“你以往住在人烟稀少之处,甚至不曾见过旁人,也不曾碰过人间的吃食,可对?”徐琛拉着楚锦儿坐在梳妆桌前的凳子上,他将梳妆桌上摆放的铜镜往楚锦儿面前移了少许,好让楚锦儿能看到镜中的人。

楚锦儿凑到跟前,待看清镜中略显模糊的人时,她惊的差点跳起来。

徐琛早防着她这一下,忙扶着她的肩头,安慰道:“没事,那是镜中的你。”

“我?”楚锦儿摸了摸脸,她不安地抓着徐琛的手腕,却又抵挡不住好奇,往镜子看去。

铜镜中的人有些模糊,却依稀能看到五官。

嫩滑的肌肤,精美的五官,卷长的睫毛,最惹人注目的是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此刻沁着水雾,清澈好看。

在小鲤鱼眼中,人类着实丑陋,她嫌弃地移开眼。

徐琛从铜镜中看到这一幕,他别开眼,忍着笑。

“锦儿头一回见到如此模样的自己?”徐琛趁机问。

楚锦儿伸手,啪的一下将铜镜按倒,她不愿意再看,却仍旧回了徐琛的话,“嗯。”

片刻后,又说了一句,“太丑。”

曾今她的身体可是整个池子里最好看的,她通身颜色艳红,是许多同伴都羡慕的,她身躯也长得极好,在水里游的最快。

“不丑。”徐琛终是没忍住,他出声反驳。

楚锦儿仰头,拉扯徐琛的衣袖,徐琛顺着她的力道低下身子,直到视线跟楚锦儿齐平,问:“怎么了?”

楚锦儿没做声,她伸手,捧着徐琛的脸,仔细端详。

纵使明白楚锦儿只是好奇,徐琛仍旧不自在,他清了清嗓子,才要开口,楚锦儿说,“不一样。”

“什么?”徐琛问。

楚锦儿干脆摸上徐琛的脸,她遗憾地摇头,说道:“我与你不一样。”

而后松开一只手,摸向自己的脸,从额头摸到下巴。

徐琛才明白她的意思,他笑着解释,“你我男女有别,相貌自是不同。”

楚锦儿似懂非懂地点头,“雌雄之分吗?”

徐琛愣怔,眸子闪了闪,而后点头,“是。”

他干脆蹲在楚锦儿面前,仰头看着楚锦儿,问:“锦儿信我吗?”

“嗯。”楚锦儿用力点头,而后又点了点。

徐琛心头又一阵温软,他嘴角笑意更浓,“锦儿信我,我也会护着你。”

“徐琛是好人。”这话楚锦儿说过不止一回,她每一回说的都极认真。

“锦儿也是个好姑娘。”徐琛伸手,摸了摸楚锦儿的发顶,“锦儿曾今待的地方杳无人迹,你们不信人间有良善的人,是因你们曾被人类捕捉过,被迫害过,可对?”

楚锦儿又点头。

随即反应过来,她眼睛蓦然睁大,“你怎么知道?”

她身子往后仰,捂着嘴,惊怕地看向徐琛。

不是她,她没有说。

徐琛若是知晓她的身份,会不会也跟旁人一样,吃了她?

那一瞬间,楚锦儿甚至想夺步而逃。

“锦儿,锦儿莫怕。”也顾不得男女之防,徐琛起身,忙将楚锦儿按在怀中,不停地顺着她的背,安慰道:“我不会伤害你的,锦儿信我,可好?”

“真的?”楚锦儿揪着徐琛的衣袖,她抬头,模样甚至可怜可爱。

“我发誓。”徐琛竖起三根手指,起誓,“我徐琛对天发誓,这一生定不会伤害锦儿一分一毫,若是有违此誓,定会身败名裂,不得善终。”

楚锦儿听不懂徐琛的誓言,却也能觉出徐琛对此事的慎重,她心头的惧意逐渐散了,“欢姐姐说我们住的地方叫――”

“锦儿无需再说。”楚锦儿真打算说出口时,徐琛却又开口阻止,不管她来自何方,又是何身份,此刻她坐在自己眼前,便是最重要的,至于以后锦儿何去何从,他不会干涉,若她有需要相助之处,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想通后,徐琛豁然开朗,他忍不住弹了弹楚锦儿的脑门,“以后不管谁问都不能说,你的来处你自己知晓便成,旁的一个字都不要说,可知道了?”

“你也不能说?”楚锦儿捂着脑门,哼道。

“不能。”

除了欢姐姐,楚锦儿最听徐琛的话,她点头,学着徐琛方才,“我发誓――”

眼瞅着这姑娘要跟他一样说出誓言,徐琛忙捂着她的嘴,“这誓言也别乱发,你呀,要学的多着呢。”

楚锦儿坚持要他陪着睡,徐琛又实在无法一口拒绝,便坐在床头,看着她睡,待她睡熟,才离开。

徐琛就住在隔壁,房门没有关实,若是楚锦儿这屋有动静,他也能早些知晓。

好在这姑娘夜里睡得熟,并未吵闹。

翌日,天刚亮,徐琛便起身,轻手轻脚的收拾好,便去了厨房。

早上吃些易克化的好,徐琛煮了粥,又煮了两个鸡蛋,另外炒了个清爽小菜,做完后,楚锦儿还未醒,徐琛索性又出门,去买了几个包子。

胡松这院子买的位置极好,不光离学院近,出了胡同就是一条街,虽不如青雀街热闹,卖货的却也是应有尽有。

除了包子,他又买了两块米糕,并几个雪媚娘。

这米糕跟雪媚娘留着早饭后吃。

徐琛提着包子急匆匆地往回走。

才到胡同后,便遇上提着食盒过来的护送。

“徐兄,你去买早食了?”护送是个好性子,见人先笑,他提高了手里的食盒,“我还担心你早上没得吃,特意给你带的。”

“多谢胡兄,这些胡兄还是带回去自己吃,我这都买好了。”胡兄待他好,徐琛心下感激,就更不能让他破费。

“哎,这有啥,反正我也没吃呢,正好一起。”胡松顿了顿,又试探着问,“是不是我在,锦姑娘不方便?”

锦儿眼中并无男女之分,她自是不在意的,只是徐琛还是想让她知晓,在人间,女子生存不易,也最易受伤。

“在下想请胡兄帮个忙。”想到楚锦儿可能的反应,徐琛有些愧疚地看着胡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