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色五月丁香姑娘

第十七章 不如你娶了她

重生锦鲤小娇娘 齐漾 2535 2021-09-07 00:46

“你就是见她长得出众,才弃了玉穗的?”

王东林气急,举着拳头朝徐琛面颊砸过去。

徐琛看着弱不禁风的,却能牢牢扣住王东林的手腕,他用力攥住王东林,而后使了一个巧劲,直接将王东林的胳膊别在了身后。

“东林,你有话好好说,莫要动手动脚的。”徐琛提醒他。

“跟你还有啥好说的?你这个负心汉。”王东林用力挣了挣,却动不了分毫,他额头青筋跳动,“徐琛,你给我松手。”

徐琛眉目微蹙,他略有些恼,“此事我已与沈姑娘说清楚,欠她的,我会还。”

“还?”王东林冷笑,“你拿什么还?玉穗真的瞎了眼,才看上你这么个伪君子。”

徐琛用力将人往前一推。

王东林一时不察,往前扑了下去。

“在她头一回上门,我便与她说过无需报答,后来她三番两次上门,我亦远远避开,也让我娘拒绝过多回,是沈姑娘一意孤行,莫非我应当次次将她关在门外才是应当的?”徐琛一直将所有错处都归在自己身上,可这些人总用打抱不平的名头指责他,这些人又有何立场?

论口才,王东林可不是徐琛对手,他脸涨的通红,“我说不过你,反正你让玉穗伤透了心就是你的错,你得娶她。”

他与玉穗每回见的时候,玉穗虽面上带笑,可眼里的愁绪却是遮不住的,便是这样,她还是打足了精神帮着徐母做事。

“你娶她吧。”这话是楚锦儿说的。

她可是知晓嫁娶是何意的。

王东林的脸青红青红的,他拳头握紧,还微微颤抖,“你,你胡说什么?”

楚锦儿双手背在身后,她踱步到王东林面前,仔细打量他的脸色,而后煞有其事地说:“在我们――”

“反正在我住的地方,男女看对了眼就可以去睡觉啊?徐琛没跟她看对眼,那就不能――”

一个‘睡’字还没说出口,楚锦儿便被徐琛拉开。

徐琛满头黑线,他提醒楚锦儿:“锦姑娘,慎言。”

“徐琛,这就是你要娶的姑娘?”王东林嫌弃地说:“长得再好又如何?一点女子的矜持都没有,这样的姑娘便是娶了回去,以后也会不安于室。”

楚锦儿歪头看徐琛,问:“他是不是也在骂我?”

这回徐琛是真的怒了,他用力甩了下袖子,拉过楚锦儿,冷声说:“锦儿姑娘说的不错,明明你心悦沈姑娘,却又强要我娶她,你这是何苦?”

“时候不早了,我不想与你再说,若是你有那功夫来骂我,倒不如多去沈姑娘面前走动,让她明白你的心思。”徐琛再不理会王东林,拉着楚锦儿离开。

等路上只余下他们两人,徐琛满含歉意地对楚锦儿说:“锦姑娘,方才是我连累了你,还望你莫要介意。”

楚锦儿笑眯眯地摇头,“我不在意,只是徐琛,我们何时吃午饭啊?”

这姑娘皮肤极白,白的甚至有些透亮,许是还未经世事,眼底一片澄澈,她五官精致,挑不出一丝瑕疵,这样的姑娘眉眼含笑地看着他时,他是怎么都硬不下心肠的。

“你又饿了?”徐琛克制住自己的眼神,不让视线落在不该落的地方。

“嗯,包子好吃。”

“这包子还有余温,不过我们还要赶路,不能多吃,否则该肠胃不适了。”徐琛到底拒绝不了,他摸出一个包子,递给楚锦儿。

“恩恩。”有了吃的,楚锦儿用力点头。

只有这么一个包子,楚锦儿吃的就慢些。

包子还没吃完,两人身后传来一阵车轱辘声。

不等两人回头,后头就有人喊道:“前头是琛小子不?”

来人是村里一个中年男子,年轻人都唤他金伯,他是个猎户,若是猎的少了,他会拿去镇子上卖,若是猎的多些,便会跑远些,去县城卖,也能多赚些银子。

冬日之前,猎物都吃的膘肥体壮的,这回他猎了一头小野猪,不算大,却也足有百十来斤。

他这才打算去县城。

金伯一早忙着收拾野猪,倒是没听到村里的传言,不过这金伯是个明事理,也不喜多言的中年汉子,他是多看了楚锦儿一眼,便收回视线,也没问徐琛这姑娘的来历,朝徐琛说:“琛小子,你这是要去县城?”

“是。”徐琛作揖,“许久不见,金伯一切可还好?”

“都好都好。”金伯笑呵呵地朝他招手,“我也去县城,正好顺路,你们上来,我带你们一程。”

这要是靠两条腿走,恐怕得走到晌午。

徐琛思忖片刻,他轻声询问,“锦姑娘,你觉得如何?”

楚锦儿初来乍到,对人间的车架也好奇,她点头,“好。”

不过上车之前,她还不忘先围着拉车的牛转悠一圈,不等她问,徐琛便解释,“这是牛,平日做拉车之用,也可犁地,也有专门养着,好杀了吃。”

楚锦儿似懂非懂。

“待我有空闲,便带你去吃牛肉,县城有一家面馆的酱牛肉味道极美。”徐琛笑道。

金伯闻言,笑问:“琛小子说的是不是南街清水胡同的那一家?”

“正是。”

“那一家可不好找,不过你说的对,他家酱牛肉可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牛肉了,我还想着等卖了野猪再去吃一回呢。”

“那真是巧了,待去了县城,我请金伯吃。”今日得了金伯相助,他也总想着报答。

金伯笑呵呵地摆手,“不用不用,吃碗面的银子我可是有的。”

话不多说,徐琛跟楚锦儿两人上了牛车。

村子外这条路有些崎岖不稳,牛车晃晃悠悠的,楚锦儿刚开头还兴致勃勃地打量周遭,没用两刻钟,她便坐不住了。

她靠近徐琛,期期艾艾地说:“徐琛,坐牛车不舒服,你抱我舒服。”

好在她还知道这话只能让徐琛听到。

徐琛脸色有一瞬的僵硬,随即他只能眼神游移不定地解释,“坐牛车要快些,你不是想吃牛肉面吗?到了县城我们就去。”

只能用好吃的勾着她,恐怕才能让她安静些。

果然,楚锦儿眼睛亮了亮,她重重点头,“要吃多点。”

“成,让你一个人吃一斤。”徐琛失笑。

楚锦儿可不知道一斤是多少,不过听徐琛语气,那肯定是不少的,她笑容更明媚了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