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色五月丁香姑娘

第十章 沈姑娘上门

重生锦鲤小娇娘 齐漾 2822 2021-09-07 00:46

“锦姑娘醒了?”徐琛回头,先打量了一番楚锦儿的穿着,今日穿的要比昨日齐整些,“若是锦姑娘喜欢炖鸡蛋,下回我再给你做,今早吃煮鸡蛋。”

“在下有件事要跟锦姑娘说。”昨夜光顾着说服徐母,他还来不及跟楚锦儿说他今早要走的事。

楚锦儿笑眯眯地上前,“何事?”

“是这样的――”

待徐琛话落,楚锦儿一个箭步上前,她伸出胳膊,拦住徐琛的去路,“你去哪,我就去哪。”

“可在下要去学院,无法照看姑娘,锦姑娘还是呆在村里好些。”锦姑娘这般纯真,又相貌不俗,最是容易引来登徒子的觊觎,若是将人带去县城,他也不能时时照看,反倒更放心不下。

“徐琛,你不要我了?”楚锦儿有些伤心,她是真的当徐琛是这人间最信任的人了。

若是徐琛不在,她也不愿住在徐家,徐母对她的不喜她都看在眼里,她可不愿做个惹人厌的小鲤鱼。

“锦姑娘误会了,在下只是让姑娘先在村里住着,若是,若是锦姑娘愿意,在下先去县城打点一番,之后锦姑娘再去县城,姑娘觉得如何?”徐琛原本是打定主意不带楚锦儿去县城的,可再硬的心肠碰上楚锦儿那张楚楚可怜的脸也会融化,徐琛很快便改了口。

楚锦儿却不依,“你就是不想要我了,徐琛,我,我只认识你一人,若是你都不要我了,那我怎么办?”

这种‘你先呆在此处,我回头会来接你’的桥段曾发生在莲儿身上过,莲儿等了那男子许多年,也不曾见他回来过。

楚锦儿这会儿已认定徐琛是嫌她拖累了,她落寞地放下胳膊,她转身往外走,“那,那我就走了。”

哪怕她是小鲤鱼,也是一条不麻烦人类的小鲤鱼。

楚锦儿握紧拳头,她总能找到回去的路。

“锦姑娘,请等一等。”几乎没有思忖,徐琛便追了上去,他上前几步,抓住楚锦儿的胳膊,“在下带你去县城便是了。”

无人知晓在楚锦儿转身离开的刹那,徐琛心头生出一股说不出来的恐慌,脑子一阵空白,脚步更是先脑子一步行动。

“你不方便,我自己能成。”楚锦儿抽了抽手,却没抽出来。

“方便,方便的。”徐琛忙不迭地回道,“我先前是太过冲动,让锦姑娘为难了,还望锦姑娘莫要跟我计较。”

楚锦儿不明白徐琛为何又改了口,不过能跟徐琛在一处,她还是有些高兴的,“那你说话算话,可不能再变了。”

“不变了。”徐琛肯定地点头。

徐琛答应带她一起离开,楚锦儿胃口也跟着好了,因要赶路,徐琛起的有些早,他通常是做好了饭,自己先吃了,再跟徐母道别。

今日徐母心里藏着事,一夜醒醒睡睡了好几回,一早听到外头的说话声,她也跟着起身,徐母出现在灶房门口时,楚锦儿正在吃第二个包子。

她抬眼,月牙似的眼睛瞅着徐母,将手里还未吃的包子递了过去,“婆婆吃。”

徐母没好气地瞪她,“说了别叫我婆婆。”

楚锦儿心情好,被瞪也不恼,她放下包子,又拿起煮好的鸡蛋,递过去,“那婆婆吃这个鸡蛋,徐琛煮的,好吃。”

“我难道不知道是我儿子煮的?”徐母本来都打算跟楚锦儿好好相处的,只是每每见着这丫头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就忍不住怒从心头起。

“婆婆,欢姐姐说过,这人呢,可不能总生气,生气会变丑变老,到时可就不能左拥右抱了。”楚锦儿学着欢姐姐的语调,摇头晃脑地说。

“胡言乱语!”这丫头到底哪里学来的这些不知羞耻的话?

徐琛也震惊了片刻,他反应的快些,“娘,锦姑娘她不知事,这些话都是学旁人的,您别放在心上。”

这会儿的徐琛有些庆幸要带上楚锦儿了,若是将楚锦儿留在家里,还不知要说出多少惊人之语,到时他娘肯定得气的不轻。

毕竟这气大伤身,锦姑娘是个直性子,她娘又好多想,这两人在一处,定是他娘气的时候多。

思及此,徐琛便将要带楚锦儿一起去县城的事跟徐母说了。

“你昨夜不是还说将她留在家里?”徐母不赞同地皱眉,“你去县城是做学问的,带着她做什么?再说了,她一个姑娘家的,难不成你还让她跟你一起去学堂?”

“儿子有一同窗,家就是在县城,他与儿子一向交好,还曾请儿子过去吃过几回饭,也曾邀儿子住他家里,儿子想着先让锦姑娘住在同窗家中,儿子会付他租金。”在打算带上楚锦儿后,徐琛就思前想后了一番,他原也想租个院子,让楚锦儿住着,不过她一个姑娘家的独自住在外头总是不安全,若是他时常过去见锦姑娘,定然也会惹的周围邻居说闲话,他与锦姑娘毕竟是孤男寡欲的,还不曾成婚。

再说那位同窗,他家是祖上留下的二进院子,本来就打算要租出去几间。

“你都想好了才跟我说,那你想让娘说啥?还有那租金,你本来做学问就累,三更灯火五更鸡的,还要给人抄书,作画,你想累死你自个人?”话落,徐母觉得不吉利,又呸呸两声,“娘答应你不跟她生气,就让她留在咱家,你安心去学院。”

“娘,儿子会安排好一切,不会耽搁学业的。”提到学业,徐琛不免有些颓败,“再说了,儿子都连着考了三年了,每每都不中,书儿子都读透了,便是带上锦姑娘也耽误不了。”

他自问学识不差,连先生都连番夸赞,只是每每到了考场,就总出这事那事,先生都忍不住叹气。

徐琛神色落寞,徐母想到儿子身上这让人退避三舍的霉运,也说不出狠心的话。

“只是你带上一个姑娘去县城,被人瞧见了会被说闲话,对这丫头的名声也――”

“婶子,你在家不?”徐母话还没说完,门口传来一道女子询问声。

“沈家丫头?”

外头的姑娘也听到了徐母的话,她哎了一声,“是我,婶子,我给你送些栗子过来,这是我家后山拾的。”

徐母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儿子。

在沈玉穗刚看上徐琛时,便每每都会趁着徐琛回来上门,后来徐琛拒绝了好几回,沈玉穗也并未死心,不过都是趁着徐琛不在家时上门。

这次倒是出乎徐母的预料,不过眼角余光扫到楚锦儿,徐母似乎也明白了。

只是这沈家丫头咋知道的这么快?

人家姑娘已经到门口了,总不能将人关在门外,徐母过去,开了门。

她将沈玉穗让了进来,“你这丫头咋一大早过来了?”

“这栗子是我昨天拾的,本想着昨天下午送过来,后来下了雨,我今天要去镇子上,正好顺路,就给婶子送来了。”

“你这丫头,哎,婶子都不知道要说啥了,吃早饭了没有?要是没吃,就一块坐着吃些。”人家姑娘好心送吃的来,徐母也狠不下心让人姑娘连儿子的面都不见一回。

且见了沈玉穗,徐母的心思又动了。

沈玉穗有些羞涩地理了理鬓角的发丝,她说:“不瞒婶子,我早上出来的急,还没吃早饭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