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色五月丁香姑娘

第三十一章 爱美的男子

重生锦鲤小娇娘 齐漾 2486 2021-09-07 00:46

徐琛赚的银子足够他养活徐母跟自己,如今加一个楚锦儿,约莫也是够的。

不过徐琛向来喜欢未雨绸缪,他打算抽空再多作些字画,拿去寄卖。

楚锦儿高兴了,她将点心盒子放在石桌上,打开盒子,里头点心还没吃几块,她选了一块自己最喜欢的豌豆黄,“徐琛,吃。”

不到一日,楚锦儿习惯了有好吃喂给徐琛,徐琛也拒绝不了楚锦儿。

他吃下豌豆黄,而后试了试石桌上的茶壶,有些冷。

徐琛又去了厨房,倒是在角落里看到一个小炉子,里头的炭火还是温热的,徐琛将炭火引着,重新烧了水。

尝了一口,楚锦儿放下杯子,她不喜欢人类喝的水。

徐琛轻笑一声,这姑娘喜欢喝糖水。

“待你吃完了点心,我再出去一趟,给你买些糖,可好?”过去几年有不少姑娘跟他示好,徐琛从来都是疏离有礼,他不知道锦姑娘到底有何特别之处,会让他忍不住心软,愈想对她好。

罢了,既遇到让他能如此上心的姑娘,他也不会违背自己的本心。

楚锦儿噌的站起身,她挎着徐琛的胳膊,仰头笑:“我也去。”

“好。”徐琛打量眼前这眉眼含笑的姑娘,“不过锦姑娘,在外头,你我不能再如此。”

他看了一眼楚锦儿放在他臂弯的手。

“纵使锦姑娘不在意旁人的如何看待,可我在乎。”楚锦儿与稚儿无异,徐琛总能耐着性子跟她细细说。

楚锦儿性子温顺,若是跟她好好说,她通常也是愿意听的。

纵使不舍,她还是松开手,不过仍旧贴着徐琛站着,她歪着头,催促,“走吧。”

“点心不再吃几块?”徐琛扫了一眼桌上还未收拾的点心盒子,问道。

楚锦儿一旋身,扑到徐琛怀里,抱了他一下,闷声说:“徐琛你真好。”

许多同伴都说过,人心险恶,人类有许多心怀叵测之人,万不能与他们交心,可欢姐姐也曾与她说过,人间是有良善之人的,只是极难遇到罢了。

楚锦儿想告诉欢姐姐,她遇到了。

心满意足地又分别将不同的点心都吃了一块,徐琛又劝着她喝了半杯水,两人这才又出了门。

这回楚锦儿吃饱喝足,有心思看周遭的景致跟行人。

人间比她自小住的地方热闹多了,虽称不上是摩肩擦踵,却也是抬眼就能看到一张张陌生的脸。

楚锦儿兴致勃勃地不停看着路过她身侧的人。

“敢问这位姑娘,在下可有何不妥?”楚锦儿正兴致勃勃看着,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手里折扇装模作样地摇了几下,而后眼睛发亮地看着楚锦儿。

楚锦儿方才压根没有注意到此人,待他凑近,楚锦儿往徐琛身侧躲,小手使劲扇着,很无辜地说,“臭。”

男子左右看看,周围并无旁人,楚锦儿又直直看着他,他脸色顿时难看,“你说我臭?”

话落,他抬起袖子,用力吸了吸,才说:“哪里就臭了?这可是珍宝坊里新来的粉,晏城的姑娘都爱用,我闻着可是香的很。”

男子又白了楚锦儿一眼,反问:“说我身上臭,我倒是要闻闻你身上有多香。”

话音还未落,男子已伸着脑袋,朝楚锦儿这边使劲嗅了嗅。

徐琛忙将楚锦儿挡住,他皱眉,“公子请自重。”

男子却不耐烦地说:“自重啥自重,你要是被人说臭,你能自重得了?”

徐琛一时语塞,他还真不曾遇到过这种事。

“本来就臭――”似是印证她的话,楚锦儿打了个喷嚏。

男子脸色更难看了些,他扇子呼哧呼哧地扇着,另一手掐腰,朝楚锦儿说:“你,你,你胡说。”

阿嚏――

男子扇过来的香风让楚锦儿没忍住,又连着两个喷嚏。

“你这丫头是不是故意的?”男子想绕过徐琛,去逮楚锦儿。

他却不如徐琛行动自如,一直跑的气喘吁吁,仍旧没碰着楚锦儿。

楚锦儿躲在徐琛身后,跟着徐琛转,她像是得了趣,咯咯笑出来,手抓着徐琛背后的衣裳,笑声清脆好听。

对面的男子却没心情欣赏楚锦儿洋洋盈耳的笑声,许是从不曾这般跑过,男子面上很快冒了汗,汗水将面上的粉冲刷出一道道痕来,看着颇为狼狈。

“公子,她不懂事,我代锦儿跟公子道歉,还望公子见谅。”三人就在街上这么转圈,实在是有碍瞻观,徐琛探手,拍了拍楚锦儿的胳膊,而后低声说:“锦儿,忍一忍,先莫笑。”

楚锦儿听话地捂着嘴,尽量不笑出声。

周围路人都往这边看,还有不少人朝他指指点点,男子摸了一把脸,待看清手上的粉白,脸顿时黑沉下来,他忙用扇子遮住脸,只露出一双眼来。

“都怪你这丫头。”他一向自诩长得俊美,身上喷香,到哪都能让男子侧目,女子嫉妒,眼前这丫头实在是气人。

光长着一张好看的脸有啥用?

男子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他看向徐琛,“让我原谅也成,她必须得让我闻闻,若是她比我香,我便不计较。”

徐琛有些为难,也有些不自在。

男子提及此事,他才恍然意识到楚锦儿身上确是香的。

倒不是胭脂水粉那般俗气的香味,是一种徐琛不曾闻过,隐隐的,又让人失神的香气。

离的越近,香味越是明显。

昨日楚锦儿在家里梳洗过,又换了他娘的衣裙,她不曾用过胭脂水粉,

徐琛本能的不愿旁人闻到。

“公子,这不合礼数。”徐琛拒绝。

男子却不甚在意地说:“什么礼数不礼数的,我自己过的随心所欲就成,礼数值几个钱?”

“赶紧的,若是不让我闻,我是不会罢休的。”反正被许多人笑话了,男子索性破罐子破摔,还非要闻了。

“你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竟要跟人小姑娘比香,你知羞不知?”一个大婶看不下去了,朝男子喊了一声。

男子瞪了她一眼,“不知,要你管闲事?”

有好事者也跟着开口,不过话是跟楚锦儿说的,“姑娘,你不若就让他闻,让他输的心服口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