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色五月丁香姑娘

第三十四章 吃她同类

重生锦鲤小娇娘 齐漾 2515 2021-09-07 00:46

楚锦儿咂了一口手中的糖葫芦,满足地眯了眯眼,“好吃。”

这街边吃的喝的数不胜数,若不是徐琛拦着,这姑娘恐怕得挨个去凑热闹,不过徐琛到底没忍心只让她看,不让她吃。

两人先在路边吃个碗馄饨,又给楚锦儿买了个油饼,还喝了碗甜豆浆,眼瞅着她又往卖包子的铺子走去,徐琛实在怕她吃多,肠胃不适,便指着路边的冰糖葫芦,说这个味道最好。

这糖葫芦红艳艳的,上头还裹着麦芽糖稀,看着便让人垂涎欲滴,徐琛给她买了一串,叮嘱道:“这糖葫芦要慢些吃才有滋味。”

楚锦儿舔了一口外头的糖稀,果然鲜甜的,她听徐琛的话,吃的慢,一路消食,倒也没撑的慌。

既应了楚锦儿,徐琛又带着她买了一兜子坚果,等徐琛买好了油盐酱醋跟一小包米跟面,楚锦儿恰好吃完了冰糖葫芦,这姑娘眼睛一转,又瞧上了挤满了孩童的糖画。

徐琛两只手都提了东西,楚锦儿走路不稳,这路上行人又多,徐琛怕楚锦儿被挤的摔倒,便让她抓着自己的胳膊走。

闻着糖味,楚锦儿扯着徐琛往卖糖画的摊子走去。

“我要兔子的!”前头一个孩童举着铜板喊。

另一个也不甘示弱,叫道:“我要大老虎的!”

“还有我,还有我,我想要好看的花——”这是位小姑娘。

楚锦儿眼中都冒出光来,她咽了咽口水,想往孩子里头挤。

徐琛哭笑不得,“你慢些,别摔了。”

就楚锦儿走了没几步就脚疼的架势,恐怕真挤不过这些孩童的。

“我要小鲤鱼的,我喜欢吃鱼。”站在摊子最前头的是一个胖乎乎的男娃,他吸了吸口水,还强调了一遍,“我每日都吃吃鱼,我娘说多吃鱼会念书,等我长大了,是要考状元的。”

正闷头往前挤的楚锦儿听了这话,脚步一顿,差点没刹住,亏得徐琛抓住她的胳膊,没让她往前栽去。

楚锦儿惊恐地指着那小胖墩,“他,他竟吃鱼。”

“还每日都吃。”想到同类每日成了这小不点的盘中餐,楚锦儿一股怒火直冲脑门,她指着伸长了胳膊,揪住这小不点的肩头。

“锦儿,不能这般。”徐琛没料到楚锦儿动作这般快,眼瞅着小胖墩要被他扯着往后倒,徐琛忙放下手中的包裹,将楚锦儿整个揽在怀里,他不知道楚锦儿为何反应如此大,只能不停地顺着楚锦儿的背,在她耳边低声安抚,“锦儿莫气,我在这,莫气。”

欢姐姐说人类总会吃她们,煎炸烹煮,她们的同类死了一批又一批,纵使那些同类并无神志,可知道这些的楚锦儿还是伤心难过了好一阵,不过她忘性大,来了人间还没想起这茬。

小胖墩的话让她忆起欢姐姐的话,楚锦儿又气又怕,她脸埋在徐琛的胸前,身子抖动的厉害。

哇——

小胖墩也没楚锦儿突如其来的发作吓住了,等反应过来后,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的哭。

小胖墩哭,楚锦儿身子一僵,随即往徐琛怀里挤。

她这会儿有些不安,若是让人知晓她也是鱼,这些人类会不会直接将她蒸煮烹炸了?

“哎呦,谁欺负我儿子了?”小胖墩是不远处一个肉摊子摊主的儿子,摊主夫妇听到儿子的哭喊声,忙过来,孩子娘掐着腰就要骂。

这些小不点齐刷刷地看着楚锦儿跟抱着楚锦儿的徐琛。

“是你们?”孩子娘是个高壮的妇人,看神色,想必也不是好相与的,“我儿子到底咋得罪你们了?你们这么大个人还欺负他?今日你们要不给我个交代,就甭想离开这条街!”

这事本也是楚锦儿的不对,徐琛忙说:“实在对不住,此事是在下的错。”

徐琛将此事揽在了自己身上。

他微微侧身,不让妇人看到楚锦儿。

“你一句有错就完了?”妇人自是不依的,她也不理会还在地上哭嚎的孩子,只揪住徐琛的衣裳,“我儿子才多大点,你咋下得去手?我瞧你也是个读书人,这样欺负孩子,我看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去了吧?”

“那你要如何?”论口才,徐琛许是不会输给旁人,可论如此直白的骂人,他只能甘拜下风,眼看着看热闹的人渐多,徐琛怕吓着楚锦儿,只想快些解决了此事。

妇人视线落在徐琛的脚边,她眼睛转了转,“你们要走也可以,将你买的这些留下,算是给我儿子赔礼道歉。”

妇人将他儿子提了起来,直接放在徐琛面前,她说:“我儿子胆小,你今日吓着他了,说不得还伤着他了,我还得带他去看大夫,给他好好补补,算我心软,看大夫的银子我就不跟你要了,你只留下这些米面点心就成。”

徐琛这回是一次买齐了作料跟米面,还有给楚锦儿买的点心坚果,且不说米面跟油盐,就是这点心坚果,他也不会给这妇人。

“我方才只是碰了一下他的肩头,并未伤着他,若是你不放心,我这就带他去医馆,药钱我会付,也会另外给你们一些作为补偿。”徐琛说。

“都来人哪,来看看读书人是怎么欺辱孩子的,我儿子才七岁,被他这么大个人打的直哭,这会儿都起不来了,你们都给评评理。”妇人嗓门大,吆喝起来,震耳欲聋的。

还真有好事者过来凑热闹。

事情闹大了,楚锦儿才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她方要抬头,却被徐琛按住了脑袋,又埋回了他的胸前。

“米面我可以给你,但是这盒点心跟坚果不成。”徐琛叹口气,说道。

妇人顿时住了嘴,她喜不自胜地摆手,“米面就米面,既然你知错了,我也不能不讲理,这事就算完了。”

妇人眼睛都快笑没了,她暗道这读书人就是不知道柴米油盐贵,真是蠢。

这一袋子米就够买好几个点心的。

小胖墩却不知道他娘的心思,他眼睛胶在点心盒子上,抓着他娘的裙角,“娘,我要吃点心,我要吃点心。”

啪——

妇人一巴掌拍在儿子头上,“嚎啥,我不是才给你银子,让你买了糖画?点心改日再吃。”

妇人整日在街上卖肉,迎来送往的,也是会看人脸色的,她知道啥叫适可而止,若是自己硬要将点心也眛下,恐怕会惹怒这书生,到时书生也豁出去脸面,将此事闹开,最后她恐怕连这米面都捞不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