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色五月丁香姑娘

第十三章 铁石心肠

重生锦鲤小娇娘 齐漾 2510 2021-09-07 00:46

“沈家丫头,你疯啦?”儿子被缠上,徐母失声叫道,“你快放开我儿子。”

就在沈玉穗上门前,徐母还觉得沈家丫头比楚锦儿更适合嫁给自家儿子,可她真没想到沈玉穗没了理智后会做出这种自毁清誉的事。

今日她能不计较清白,死命缠着她儿子,来日若是遇到更大的难处,她是不是也能做出更疯狂的事?

这一刻起,徐母是彻底歇了要将沈玉穗娶进门的打算了。

沈玉穗不知道徐母的心思,她仍旧死死扣住徐琛。

“沈姑娘,你便是这般纠缠,在下也不会娶你的。”徐琛平日虽看上去温和好说话,可骨子里的倔强就连他娘恐怕都不甚了解。

他不会娶沈玉穗,哪怕沈玉穗真的吊死在他家门口。

徐琛的话跟刀子似的扎在沈玉穗心里,她怨愤地抬头,看向徐琛,控诉道:“琛哥,你当年救了我,我的命就是你的,你不知道当我在河里差点死的那一刻,见到你时有多开心,我活下来后唯一的念头就是报恩,我要嫁给你,一辈子在徐家报恩。”

“既是报恩,那便按在下的意愿来才是。”徐琛终是怒了,他再不顾及沈玉穗是个女儿家,手钳住沈玉穗的手腕,用力往外掰。

徐琛真动手,沈玉穗自不是他的对手。

眼看着她就要被徐琛推开,沈玉穗心一横,踮着脚尖,寻着徐琛的嘴就要亲上去。

一旁还在看热闹的蒋婶跟张婶子眼底放光,两人相视一眼,蒋婶一拍大腿,说:“我瞧着这两个丫头都好,琛哥儿你不如都娶了吧,这可是只有镇子上的老爷才有的福气。”

“你给我闭嘴!”徐母刚巧走到蒋婶跟前,她呸了一声,扯着蒋婶的胳膊,将人往外推,“给我滚,怎么哪哪都有你?”

“哎,徐家嫂子,我这也是好心帮琛哥儿出主意,你怎么不识好人心?”

“我呸!”徐母沉下脸,“就你那都是豆腐渣的脑子,尽出馊主意,我们也不稀罕,你赶紧滚,别让我骂你。”

徐母嫁来村里这么多年都没怎么跟人红过脸,她怒火中烧的模样还真是吓了蒋婶一跳,蒋婶被徐母推着朝门口走。

啊――

徐母还没将人推搡到门口,身后就传来沈玉穗的痛呼声。

三人齐齐回头。

只见沈玉穗到底也没亲上徐琛,徐琛捏紧了她的手腕,将人往外扯,而一直藏在徐琛身后的楚锦儿不知何时走出来,正叼住沈玉穗的手背,沈玉穗便是被楚锦儿给咬的叫出声来。

徐琛原本已不打算再客气,眸子都黑沉下来,楚锦儿这一出让他怒意不自觉消散,甚至没忍住,勾起了嘴角。

“锦姑娘,你松开她,别咬。”徐琛温声劝说。

他真不愿意,沈玉穗如何都得逞不了。

徐琛开口,楚锦儿也听话地撒了嘴,她嫌弃地呸呸好几声,而后不由分说地扯起徐琛的袖子,擦了擦嘴。

也别怪楚锦儿只想到用嘴,她身为小鲤鱼,跟同类打架就只有嘴跟尾巴,如今尾巴变成了双腿,她用的不太灵活,唯一能用的武器只是嘴了。

院子里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被楚锦儿破坏殆尽。

就连沈玉穗都呆滞,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被咬住牙印子的手背,“你是狗吗?”

“我才不是狗。”楚锦儿靠在徐琛的身侧,颇认真地反驳。

她连狐狸都不愿意做,自然更不想做狗,尤其是鬣狗,实在是太脏太恶心了。

趁着沈玉穗愣神,徐琛拉着楚锦儿后退几步,他正色道:“沈姑娘,在下不想放在的事再有第二回。”

“琛哥,你当真就没有想过要娶我?”沈玉穗定定看着徐琛,“哪怕就一刻。”

“抱歉。”这就是没有了。

“呵――”沈玉穗自嘲地笑了一下,又问:“若是我当真吊死在你家门口呢?”

“在下若是阻止不了姑娘,便只求姑娘来世能做个清明之人。”这一刻,沈玉穗觉得徐琛无比的陌生。

眼前这人根本不是曾救过她,对谁都温和谦雅的那个书生。

可沈玉穗还是不死心,她握紧了拳头,退一步说:“若是我跟她一起嫁给你,你可愿意?”

“不愿。”徐琛果断地摇头。

他这辈子或许不会娶妻,便是娶了,一生也只会娶一人。

沈玉穗深吸几口气,她压下不甘跟怒火,说道:“我不会死心的,琛哥,总有一日你会知道我的好。”

“她长得好看又如何?不过一张脸罢了,其他的哪一处我比不上她?三年不成我就等你五年。”沈玉穗一直是个有主意的人,方才是一时失了智,这会儿她虽仍旧气怒,到底也冷静了些,不过她仍旧咽不下这口气,“我就等着你厌弃她的那一日。”

再好看的皮子,看久了也会让人心中无波澜,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她就等着徐琛后悔。

“沈姑娘又何必。”徐琛无奈地叹气。

沈玉穗揪着衣襟,心底满是委屈,她再次红了眼圈,“你以为我想这样?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啊!”

“再说了,不嫁给你,我怎么办?难道真的去死,去做姑子?”

“沈姑娘,当初救你不过是举手之劳,沈姑娘看重的不过是在下这张脸,这幅守礼知礼的模样,除此之外,姑娘又知道在下几分?不瞒姑娘说,在下是个凉薄之人,今日沈姑娘便是当真自尽,在下不过会愧疚些许日子,却不会后悔今日所为。”

“你也不曾给过我机会啊!”沈玉穗带着哭腔喊,“哪一次你见着我不是远远躲着?便是我走到你跟前,你也是垂着头不看我,我都自践到此种地步,你都不曾心软一分,徐琛,你当真是铁石心肠。”

这一刻沈玉穗才意识到徐琛方才的话不是推托之词。

仔细回想一番,沈玉穗才恍然,她上赶着好几年,徐琛当真不曾软和半分。

“他才不是铁石心肠。”楚锦儿又冒出来一句,她歪着头,靠在徐琛肩上,而后不喜地看向沈玉穗,“徐琛是个好人,他给我衣裳穿,还给我吃食,还让我睡――”

话没说完,徐琛借着宽大的袖子,暗暗碰了碰楚锦儿的胳膊,低声说:“锦姑娘,此事你我知晓便可,这是我与姑娘的秘密,不可让旁人知晓。”

徐琛的话她是听的,楚锦儿哼了一声,说:“我不告诉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