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色五月丁香姑娘

第四十一章 好自为之

重生锦鲤小娇娘 齐漾 2433 2021-11-09 00:27

“鱼?”徐琛挑高了眉眼,咀嚼这两个字。

“啊。”胡松点头,他眼睛发亮,甚至还咂咂嘴,“我是没吃过,不过我爹吃过啊,听闻那鱼是深海里的,运过来不易,这鱼活着杀味道才是最好的,且你知道怎么吃才是最好的吗?”

不知是自己不吃鱼的缘由,还是昨日锦儿才提到人类吃鱼时的反应所致,徐琛心里微微不适,不过他仍旧问,“怎么吃?”

“生吃啊。”胡松一巴掌拍在自己桌上,他抹了一把嘴角不存在的口水,“我还不曾吃过生的鱼,听闻这生鱼要削成片,再沾上德福楼特有的蘸料,味道让人回味无穷,徐兄,怎样?咱去试试?”

徐琛摇头,“不了。”

他不会阻止胡松,自己却不会去。

胡松没旁的爱好,就是好吃,有好吃的也想邀徐琛一块,以往十回徐琛能拒绝八回,不过仅徐琛应下这两回就足够胡松高兴的。

在不熟识的人眼中,徐琛守礼良善,可胡松却知道徐琛这人冷静到甚至有些冷漠,唯有被他认做好友的人才能偶尔看得到他的真实情绪。

这也是为何徐琛一直拒绝,胡松还是愿意与他亲近的缘由。

他知道徐琛是将他当成好友的。

“徐兄,你是不吃鱼?”胡松试探着问,他也才意识到跟徐琛吃过几回饭,他是点了鱼,徐琛好像从未动过筷子。

“是。”

“那倒是有些遗憾。”胡松在去吃生鱼片还是陪徐琛吃学院的饭之间犹豫了片刻,“那我也不去了,午时我陪你去食堂。”

胡松一直没敢提童生试的事,纵使徐琛面上无异,他知道遇到这种事徐琛心情定是好不到哪去。

若是平日,徐琛会让他出去吃鱼,今日徐琛竟没拒绝。

“好。”

说话间,学堂外头站着一人,他朝徐琛跟胡松招手。

“秦兄?”胡松揉揉眼睛,待看清外头的人,没有先回应,反倒是看向徐琛,他咕哝道:“这秦兄是怎么回事?有话为何不进来说?”

徐琛抬目,扫了一眼秦城,随即低头,整理桌上的书本。

秦城显然是看到了徐琛的反应,他面上的笑有瞬间的凝滞,随即又重新扬起。

“秦兄,你在外头做什么?有话进来说啊。”胡松朝他招手。

秦城这才进了学堂。

他踏进门后,学堂里好几位同窗跟他打招呼。

“恭喜秦兄过了童生试啊,来年就能考秀才了吧?”

“是啊,秦兄如今可不跟我们一个学堂了,我等煞是艳羡。”

秦城有些尴尬,他一一作揖回礼,却没有多说。

徐琛坐在学堂的左后方,胡松坐在他身后,也是最后一个位置。

到了跟前,秦城将手里一直提着的包裹放在徐琛桌上,他跟往常一样憨厚地笑:“徐兄,这是我娘腌的酱菜,我娘得知你助我良多,特意让我送来,还望徐兄莫嫌弃。”

要说方才学院门口遇到的赵科家中算是穷困,轮起来,这秦城算得上是家徒四壁了,赵科起码还有吃饭的钱,这秦城便是饥一顿饱一顿了,更是没少遭到嘲讽,不过这都是在遇到徐琛跟胡松前。

“啥酱菜?”胡松凑过来,他知道秦城娘酿酱菜有一手,之前一年秦城常带来跟他们一道吃。

“就是,就是豆子。”秦城解释。

他这回就带了一小坛,是给徐琛的。

徐琛直接将包裹推到胡松面前,他语气听不出喜怒,“先前只要胡兄在食堂吃饭,总少不了你那份,这就算是给胡兄的谢礼了。”

胡松伙食费多,倒是不在意这些,“不用,徐兄你拿着,我偶尔尝尝就成。”

话落,胡松又将坛子推了回来。

徐琛没做声,只是再将坛子推了回去。

被二人忽视的秦城面上惯常带的憨厚笑意逐渐消散,他张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徐兄,你,你是不是生气了?”他搓着手,不安地问。

徐琛看了他一眼,“并未。”

“那,那为何――”

“哎,秦兄你想多了,徐兄怎会生气?你过了童生试,他替你高兴都来不及呢,不过先生都要来了,你不回你的学堂?”胡松打断他的话,开口道。

“回,我这就回。”秦城注意瞬间被转移,他转头,走了两步,又回头,看着徐琛跟胡松,“那午时我等――”

这回是徐琛打断他的话,“无需,如今你在厚德苑,离这里远,再一起吃饭怕是不方便,以后还是各吃各的。”

秦城脸刷的一下白了。

他还想解释,不过先生已经到了门口,他也不好再呆,便急忙往外走。

等人离开,胡松才摸着下巴,问:“我咋觉得有些不对?”

别看秦城总跟他们一起吃饭,一起读书,可胡松却从未对他如对徐琛这般用心,反正食堂的饭食也不贵,他也就顺手帮秦城买了。

徐琛斜了他一眼,“你可算是看出来了。”

“还真不对啊。”胡松猛地又朝徐琛桌上拍了一掌。

胡松只是不爱读书,他却不蠢,只是一向不喜用心,也不爱多想,真要细细琢磨,他也能看出事不对。

“胡松!你不回自己位子上坐着,站在那作甚?”不等他继续开口,先生已经朝他吼了一声。

“先生,我错了,我这就坐回去。”胡松忙不迭地闪身回了座位。

不过他还是没安静下来,而后手指点了点徐琛的后背,小声说:“我越想越觉得这秦兄不对啊。”

徐琛仍旧沉默。

胡松也不在意,继续说:“你看他啊,自打认识我两,读书上有你相助,吃食上有我相助,你看他考过了童生试,也比前一年结实了许多,不过吧,我琢磨了一下,这一年他尽得我俩相助了,好似从未给我们任何好处。”

“倒也不是我图他好处,只是我总觉得他平白得了许多,却不需要任何付出。”胡松总结了一句。

最多就是送了徐琛两回酱菜,当然,还是加上这一回的。

徐琛总算是开口了,“只盼他以后好自为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