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色五月丁香姑娘

第三十八章 试探

重生锦鲤小娇娘 齐漾 2454 2021-09-07 00:46

难得徐琛有需要他相助之处,胡松无有不从,不过听完徐琛的要求,胡松又不敢置信,“徐兄,你,你是让我去敲门?”

“是。”

“可这样不好吧。”胡松挠头,他单独与徐琛的未过门妻子相见,这,这于理不合啊。

“胡兄多虑了,我就在门外,锦儿对人不设防,我需得让她先经历,才能告知她以后如何做。”这事徐琛昨夜考虑了许久,他若是这么干巴巴地跟楚锦儿说,以她那记性,恐怕是记不过来,倒不如先看看她遇上陌生人敲门,会是何种反应。

许多事情只有经历过才会记忆深刻。

以后他多数时候都不在,楚锦儿若无防备之心,哪怕在学院,他也放心不下。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胡松有些不好意思地搓手,而后拍着胸脯,“放心,包在我身上了。”

“若是锦儿等下锦儿有得罪之处,还望胡兄海涵。”徐琛不知道楚锦儿的反应如何,他还是提前跟胡松道歉。

“徐兄放心,锦姑娘一个姑娘家,不会对我如何的。”胡兄浑不在意地说。

说话间,两人到了门口。

徐琛先把外头的锁打开。

“徐兄,那我就敲门了?”院子里没有动静,胡松站在徐琛身后,他竖着耳朵听了听,见徐琛没有开口,便问。

徐琛嗯了一声,让开位置,自己往墙边走。

胡松抬手,敲门前,他又看了徐琛一眼,直到徐琛点头,才用两只手指扣了扣门。

按昨日楚锦儿的起床时辰,这会儿她应当是已穿戴好了。

果然,在胡松敲响第二轮后,院子里传来了楚锦儿的说话声,“徐琛?”

胡松没吱声,视线又落在徐琛身上,他无声干笑,不知道楚锦儿开门口,他该如何回应。

方才徐兄让他自己应对。

就在楚锦儿的脚步越发近了,徐琛突地伸手,将胡松扯到一旁。

胡松没有防备,被扯了个趔趄,若不是徐琛伸手抓了他一把,他恐怕就要头磕墙了。

“徐兄,怎么了?”胡松压低声音问。

徐琛不好跟胡松解释,他只朝胡松抱了抱拳,而后按住胡松的肩头,不由分说地将胡松转了身,让他面对着墙。

就在楚锦儿开口的那一刹那,徐琛后悔方才的决定了。

若是楚锦儿开门后,见到的是昨日才有一面之缘的胡松,定会惊慌失措,徐琛见不得这样的楚锦儿。

“锦儿,是我。”徐琛站在门口,在楚锦儿开门之际,他回了句。

“你去哪了?”门打开的刹那,楚锦儿扑到他怀里,用力攥住他的衣裳,声音带着哭腔,“我醒来,到处都寻不到你,你,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睁开眼后见不到徐琛,那一刻,楚锦儿忘记徐琛说过他要去学院的话,她惊慌地寻遍了所有屋子,都没发现徐琛的踪影,她蹲在门口,哭了好一阵了。

“锦儿莫怕,我在这,我没走,只是去给你买了包子,有你喜欢的豆沙馅的包子,你可要尝尝?”顾不得旁边还站着一个呆愣的胡松,徐琛忙安抚地拍了拍楚锦儿的背,他将包子拿给楚锦儿看。

一向爱吃的锦儿姑娘这回看都不看一眼,仍旧搂紧了徐琛的腰。

“是我错了,不该没跟锦儿说一声便出门,以后我不会这般了,锦儿莫要生我的气了。”徐琛叹口气。

这姑娘总有一股神奇的能耐,让他的心一软再软。

这会儿徐琛也无比庆幸,方才没有让胡松站在门口。

若是楚锦儿一头扎进胡松的怀里,徐琛可不保证不会对胡松动手。

胡松脑门仍旧磕在墙上,他听着徐琛跟楚锦儿你侬我侬的话,恨不得立时消失在原地。

好在徐琛很快清醒,他扶着楚锦儿站直了身子,看她穿着虽不算整齐,到底也是该穿的都穿了,趁着胡松背对着二人,徐琛将楚锦儿身上的裙子整了整。

楚锦儿穿的正是昨日买的齐腰襦裙,不得不说那位女掌柜眼光独到,这裙子穿在楚锦儿身上当真是多一显肥,少一分显瘦,衬的这姑娘身段纤秾合度,藕荷色让露在外头的肌肤越发白嫩细腻,比那上等细瓷还要矜贵。

只是短短两日,还不足以让楚锦儿学会穿衣裙。

替她整好衣襟,徐琛又轻擦去她眼角的泪珠子,他满心愧疚,“以后锦儿若是愿意,我便早些叫你起床,我同你一起吃了早饭再去学院,可好?”

“嗯。”

安抚好楚锦儿,徐琛才侧头,“让胡兄见笑了。”

“不见笑,不见笑。”人家成双成对的,他一个人站在此处实在是有碍观瞻,胡松转过身,将手里的食盒递给徐琛,“徐兄,我方才想起还有事没做,这就先走了,这早食你与锦姑娘一道吃,别客气。”

“这不可。”占着人家的屋子,徐琛怎么也做不出还吃人家早饭,让胡松独自一人离开的事。

“今日早饭有些多,胡兄若是不嫌弃,便一道吃吧。”

在村里,不讲究男女之分,尤其是村里有人家有红白喜事,男女同席的不少,在这县城,相识的男女也能一道坐在酒楼饭馆用饭。

徐琛没有要将楚锦儿拘在这小院的打算,他也不会让楚锦儿只接触他。

趁着这个机会,让锦儿多认识些人,也能让她更快适应在人间的日子。

“那,那我就打扰了。”

“是我与锦儿给胡兄添麻烦了。”

三人一道进了门。

楚锦儿急着寻徐琛,只穿好了衣裙,并未洗漱,徐琛带着她去了厨房,“锦儿,我昨日与你说过,如何洗漱,今早你便自己试试,如何?”

只要徐琛看着,楚锦儿便愿意,她先凝眉想了片刻,而后拿起木勺,看向徐琛。

咳咳。

徐琛别开脸。

啪嗒——

楚锦儿扔掉勺子,喜滋滋地又拿过瓢,“是这个。”

徐琛抽了抽嘴角,他捡起地上的木勺,洗干净后放在灶台边上,而后夸赞,“锦儿选对了,真不错。”

被夸奖,楚锦儿心情愈发好了,她费力地掀开锅盖,舀了一瓢水,颤巍巍地挪了出来,直接泼进盆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