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色五月丁香姑娘

第二十二章 都是为你好

重生锦鲤小娇娘 齐漾 2444 2021-09-07 00:46

徐琛主动喂她吃肉,楚锦儿自然不拒绝。

沾了酱料,肉片又是另一番味道,楚锦儿满足地眯了眯眼。

这猫似的满足表情逗笑了徐琛,他笑道:“若是喜欢,多吃些。”

而后徐琛又忙着给楚锦儿烫肉片,自己倒是没怎么吃。

被两人忽略的钟祥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对楚锦儿的好奇心动终究还是占了上风,他压下尴尬,故意抬高声音:“徐兄,你这回虽又落了榜,不过钟某相信你来年再试一回,定能过的。”

提到童生试,钟祥心中不免有些得意,这徐琛平日里深得先生称赞又如何?还不是回回落榜?

他这个一向不怎么出头的都过了,想必徐琛心中定然是痛苦万分的。

钟祥挑高了眉头,等着徐琛变脸。

眼角余光又时时注意楚锦儿的反应。

纵使他长得不如徐琛,可他家境跟身份可都比徐琛高出了一大截,在大良,院试是每两年一次,等他过了院试,便是秀才老爷了。

而徐琛,恐怕这辈子都过不了童生试的。

让他失望的是,不管楚锦儿还是徐琛,好似都没听到他的话,徐琛烫了笋片,放在楚锦儿碗中,他温和地说:“莫要只吃肉,还得吃些笋片。”

至于楚锦儿,她压根听不懂钟祥的话,只觉得这人杵在自己身旁有些碍事。

楚锦儿心思被笋片引了过去,她费力地用勺子舀出笋片,放入口中,嚼了嚼,觉得味道不及肉,“不好吃。”

“不喜欢也是要吃的。”徐琛又给她烫了一片白菜心,“多吃些对身子好。”

楚锦儿身段纤细,徐琛能抱着他走个把时辰,足见她有多轻。

囫囵将笋片跟白菜心吞了下去,她又强调了一遍,“不好吃。”

身为小鲤鱼时,她吃了多少年的素食,如今身为人,她要一直吃肉。

“我说徐琛,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的话?”被两人一齐忽视,钟祥拍了一下桌面,不善地质问。

在学院时他就一直看徐琛不顺眼。

不过是长相好些,整日装模作样的读书,就会巴结先生,让先生总夸赞他,如今不光是徐琛自己被打脸,就连先生都面上无光。

他还以为徐琛没脸再去学院了,没想到他还敢来县城。

脸皮倒是厚。

“钟兄来饭馆不是为吃饭?”徐琛抬眼。

“自然是来吃饭。”楚锦儿只有开始看了她一眼,之后全副注意都在徐琛身上,钟祥心里越发的不忿,他忍不住讥嘲,“你都落榜好几回了,还有脸来学院?我要是你,这辈子都没脸再去考了。”

徐琛放下筷子,他看向钟祥,很认真地询问:“我为何没脸去学院,又为何没脸去考童生试?”

“你,你可真是厚颜无耻!”钟祥气的直甩袖子,“你便是再考多少回恐怕都过不了,与其花费银子跟大好年华做那些不可能的事,倒不如老老实实回去种地。”

钟祥话音方落,被一双手用力推开。

他往后趔趄几步,若不是推她的力道不大,恐怕他定是要撞到身后的饭桌。

楚锦儿不善地瞪着他,“你不是好人,离远点。”

虽然她听不懂这人的话,不过楚锦儿明显觉出徐琛心情不好,徐琛是好人,那对方就是坏人。

美人便是怒目横视,那也是惹人心醉的。

钟祥心颤了颤,他放柔了声调,说:“这位姑娘,你恐是对他有误解,他不过是长了一张出色的脸,旁的却是一言难尽的,他自认学问好,从不将旁人放在眼里,是个十足的伪君子,如今他又一次落榜,这辈子恐是无缘走仕途,姑娘若是跟了他,怕是要吃许多苦头的,恐怕徐琛也护不住你。”

这种绝色的女子谁不想带回家?

徐琛不过一个寒门学子,可没本事护住这姑娘。

楚锦儿根本不在意这人如何说,她只觉耳边嗡嗡嗡的,实在是影响她吃饭。

“你走。”楚锦儿重重放下筷子,厌烦地朝钟祥挥手。

“姑娘,你可别不识好歹,我是真心为你着想。”钟祥脾气本就不好,他是看在这姑娘实在合他的眼,这才再三劝说。

他的好心却接二连三的被拒绝,钟祥不免有些急躁。

“钟兄,我们去别处坐。”就在徐琛望进钟祥的眼中,将要开口时,赵崇勋上前,拉住钟祥,指着徐琛斜后方一张桌子,低声劝说,“来日方长,没必要今日就弄的这般僵。”

赵崇勋是个会来事的,平日就最会左右逢源。

他又朝徐琛点了点头,而后拉着仍旧不情愿的钟祥去了旁边桌上。

等那二人坐下,钟祥用几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你为何要拉我,我说的本就是事实,我是好心,偏被践踏,今日她若不听好人言,日后必会后悔。”

“徐琛,原来人类也有蝉啊。”楚锦儿恍然大悟,她满足地吃了一大块肉片,这才说。

“蝉?”徐琛没听懂,“锦姑娘何意?”

“最能叫嚷啊。”楚锦儿捂着耳朵,说:“夏日我最讨厌的声音了,日日尖叫,吵的我都没法入睡,便是沉到水底,都是能听的清楚的。”

“沉到水底?”徐琛筷子一顿,他极准的抓住楚锦儿话中的不对劲。

欢姐姐说可不能让人类知晓她来自何处,楚锦儿摇头,“就是水底,反正我不能跟你说。”

这姑娘直白的可爱。

既然她不想提,徐琛也没多问,不过他仍旧提醒,“以后莫要跟旁人说这些,可好?”

这世间好奇的人多,坏心的人更多,若有利益驱使,人会变得面目可憎。

“好。”楚锦儿自然应下。

“赵兄,你可听到了,她竟然说我聒噪,我,我这不是为了她――”钟祥气的只拍桌子,若不是赵崇勋按住他,他肯定要上前理论一番的。

“钟兄,你也瞧见了,那位姑娘虽面容出色,却不是个能分辨是非的,要不咱就算了。”赵崇勋可比钟祥看的远些,都道是莫欺少年穷,他知道徐琛只是运气不好,才屡试不中,以后万一他运气又好了呢?

他不能提前得罪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