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色五月丁香姑娘

第二十四章 丢银子

重生锦鲤小娇娘 齐漾 2466 2021-09-07 00:46

就在钟祥跨出门的当口,不知为何,脚下一软,整个人扑到在地,更巧的是,前头恰好有一块石头,他又正磕在石头上,嘴唇瞬间血流如注,他呸了一声,竟吐出两颗牙来。

钟祥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他惊恐地捡起地上的牙齿,“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说话已然漏风。

在大良,身有残疾不可入仕为官。

他又伤在门牙,最是显眼,若不想法子医治,他这辈子当真就是跟仕途无缘了。

钟祥手颤抖的厉害,他甚至顾不得嘴角不停滴落的血,只是不停地喃喃道:“怎会如此?怎会如此?我该如何是好?”

他这一摔也吓着跟在后头的赵崇勋了,赵崇勋忙上前,将钟祥扶起来,“钟兄莫急,我送你去医馆,让大夫瞧瞧,应当没事的。”

钟祥脑中空白一片,他只能愣愣地点头,由赵崇勋带着离开。

外头的动静也惊动了饭馆的客人,客人纷纷放下筷子,挤在门口。

“哎呦,咋会磕了?我家没门槛啊。”人在她家门口伤着的,孙钱氏也有些不安,她上前,想瞧瞧钟祥伤的如何。

“滚开。”若是被这些平头百姓笑话了,他的脸往哪搁?更何况饭馆里还坐着他最痛恨的徐琛,还有他心仪的美人。

钟祥捂着嘴,快步离开。

徐琛自是听到外头的动静,不过他没好奇心。

至于楚锦儿,满心都在面前的吃食上,更是不会在意外人如何。

孙钱氏方才心就一直提着,她怕徐琛受欺负,这会儿对方被老天爷惩罚了,她憋着笑,来到徐琛桌前,小声说:“就那钟啥的,磕的可严重了,看地上的血,他又捂着嘴,我估摸着牙得掉一两颗。”

徐琛诧异地扬眉,他本以为钟祥不过是摔了一跤,却没想到竟是伤了脸。

徐琛倒没有幸灾乐祸,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做错了事,或早或晚,总会受到惩罚。

“哎呦,这牙掉了,就长不出来了,以后说清楚话都难。”见徐琛并未趁机落井下石,孙钱氏心道这琛哥儿确是个好孩子,她方才可是听出来琛哥儿的意思了,方才那位公子偷了琛哥儿的题目才过了童生试的,便是这样,琛哥儿都没生气,她叹口气,她摆手,“你两吃吧,我得去洗洗外头的地。”

若是他没有三番两次的落榜,若是他没有遇到这么多倒霉的事,被偷了题,徐琛可能会怒,会告知先生,甚至可能去县衙状告,可经历的事多了,徐琛平和宽厚许多。

那钟祥偷了一回,却偷不到两回,等到院试,他会被打回原形。

不过他心绪总是有些起伏的,徐琛看向已吃光了肉的楚锦儿,扬起一抹笑,问道:“锦姑娘,再吃两片菜心可好?”

楚锦儿摇头,“不吃。”

他好说歹说,最终楚锦儿还是被喂了两片菜心。

而后徐琛又试着在辣汤里烫了片肉,放在楚锦儿盘中,“可要尝尝这新味道?”

楚锦儿点头,咬了一口。

呸呸呸――

舌头都哆嗦了一下。

楚锦儿抬头,眼底泛着雾气,“不吃,不好吃。”

徐琛好奇地又烫了一片,放入口中。

有些麻,有些许辣,却又不会过分的辣嘴,入口甚至带着辣中带着涩,不过嚼了几下,回味又有一股异香,味道尚可。

“锦姑娘,真不再试试?”徐琛试探着说:“多吃几口味道便有不同。”

楚锦儿使劲摇头,怎么都不试,她还端着旁边的碗,喝了一大口糖水。

原来这姑娘喜好甜食。

这顿饭两人吃了足足三盘子肉片,还有一盘酱牛肉,其中多是入了楚锦儿的口,还有半盘子的白菜心,等吃过了饭,徐琛没急着走,他让楚锦儿先坐一阵,一刻钟后才走。

临走前,徐琛照样多放了些银钱在桌上。

孙钱氏就防着徐琛会多给银子,待徐琛快要到门口,孙钱氏追了上来,“你这孩子,不是说了这回千万别多给,先前你可是存了不少在这里,我还担心你们吃的不够多,快拿回去。”

抓着徐琛的胳膊,孙钱氏将银子放在徐琛的手心,“拿着,还跟婶子客气啥?下回来了我再收钱。”

“婶子,不可。”徐琛忙要缩回手。

“有啥不可的,家里肉多着呢,还缺你那几盘?再说了,先前你每回都多给,我跟你叔都过意不去,你不收,婶子可要生气了。”孙钱氏故作不悦的说。

两人说话间,楚锦儿上前,抓起徐琛手里的半两银子,仔细打量。

原来这就是人类用的银子。

“我要。”楚锦儿说完,还是将银子放在了徐琛手心。

徐琛还未应下,她不能自己拿。

“那你拿着。”孙钱氏过了会攀比的年纪,她也喜欢长的好看的姑娘,“拿去买些好吃的,外头街上的点心果子可不少。”

楚锦儿挎着徐琛的胳膊,将人拉着往外走,“去吃点心。”

“快去,给她多买几样,青雀街的吉家铺子里点心味道好。”青雀街是县城的主街,吉家铺子就在街旁,算是县城最老的点心铺子了,味道好,也不算贵。

徐琛抵不过孙钱氏跟楚锦儿,他只好跟着离开。

吃饱喝足,楚锦儿也有力气走路,不过走的要慢些,徐琛说了,在人多的时候不能抱着她走。

为了点心,楚锦儿忍着疼,到底还是自己走到了青雀街。

日头高了,街上的行人也多了许多,虽算不上人挤人,却也是一眼望不到头的人来人往。

徐琛在县城三年有余,自是知晓吉家铺子在哪处,他想着楚锦儿相貌出众,不宜在街上逗留过久,便有意无意地将楚锦儿护在里头走,阻挡些路人看过来的视线。

便是这样,楚锦儿仍旧是人群中最惹人注目的存在。

眼瞅着快要吉家铺子了,前方却传来阵阵吵嚷声。

其中夹杂着一道徐琛熟悉的说话声。

“我荷包是丢了,不是没带银子,我不缺那几个钱,你让大夫先帮我诊治,我会让我朋友回去拿银子。”

是钟祥的声音。

徐琛眸子闪了闪,他转头看向正好奇四处观望的楚锦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