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鸣人与井野交叉的图片

第10章 我也不知道为啥

接下来的日子,萧潇忙于练习异能,时不时也跟屠施施两个小姐妹一起玩闹联络感情,日子过得轻松畅快。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萧潇木系异能的关系,山里的“小动物”们都特别喜欢亲近她。

明明还没进入深山,就不停的有野物自投罗网。

吃完红烧兔子的第二天,萧潇碰到一只毛色亮丽的野鸡扑腾着翅膀对着她用来练习异能的野菜啄了又啄,都啄秃了还不肯离开。

萧潇能怎么办?只能抓回家了呗。

又过了两天,萧潇跟屠施施一起去捡蘑菇,有只傻狍子傻愣愣的就撞到了她的小腿上。

看到有人之后又拼命的把头往树叶里埋。

萧潇满头黑线的把那傻狍子给抓住了,看的屠施施一阵瞠目结舌。

“哇,萧潇,这些野味还真是你捡的啊,之前我还不信,天呐,你怎么这么好的运气,我要多蹭蹭你,传染给我一点吧!”

屠施施一把抱住萧潇,把头埋在她肩膀上不停的蹭来蹭去。

因为这只傻狍子,两个采蘑菇的小姑娘不得不提前回家。

本来吴桂芳跟萧成刚还怕萧潇为了打野味跑到深山里去。

今天听屠施施回来这么一说,突然觉得自从闺女醒过来不追着秦知青跑之后,好像确实运气变好了。

要不是现在破除封建迷信,他们还真想往那方面猜一猜。

萧潇知道很多事情她没发给出说法,她都能从末世穿越过来,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呢?

但是爸妈这里总得给个说法才行。

为了让他们帮忙隐瞒自己的不同,也为了让他们更相信自己已经彻底改变了,萧潇这天晚上去给他们洗脑了。

“爸,妈,我接下来说的事情可能有点匪夷所思,但是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

看萧潇一本正经的模样,吴桂芳跟萧成刚也严肃了起来。

“我那天摔破头之后,不知道为啥,跟做梦一样就看到了后面几年发生的事情,我看到我跟秦前进结婚了,知识分子回城的时候,为了秦前进偷了家里所有的钱票去支持他创业。”

说到这里,萧潇强迫自己眼睛盯着一个地方一眨也不眨,很快眼眶里就蓄满了泪水。

萧成刚神色莫名,看不出情绪。

吴桂芳却惊讶的捂住了嘴,闺女虽然被宠的有点四六不分的,可偷家里钱这个事是绝对做不出来的,真做了也只可能是被秦前进迷惑的。

那可真是个烂人!

萧潇阻止了他们开口,只说:“你们先听我说。”

“我跟他回了城,他家里人嫌弃我是土包子,没品味,带出去丢人,秦前进很快也跟刘丽丽勾搭上了,他们本就是一对,刘丽丽就是为了他才下乡的……”

“后来我跟他离婚了,也不敢回家,就在外边打零工一直到老死……”

“爸!妈!我怕啊,我不知道多害怕,所以我那天晚上去找了秦前进,他居然跟我说了我看到的一样的话。”

“说他配不上我,说我以后会找到更好的人,我突然一下子就醒过来了,原来看到的都是真的。”

“大概老天爷也看我可怜,给我机会重新活一次吧,这次我是真的清醒了。”

吴桂芳听着就泣不成声了,在那个梦里,她家萧潇都经历了些什么才能这么痛彻心扉、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再看萧成刚,他铁青着脸,显然也是相信了萧潇的话。

只要他们肯相信,那就好办了。

接着,萧潇摊开右手,手掌心冒出一团小小的绿色烟雾,接着往下说。

“爸,妈,这个就是那些动物都往我身边跑的原因,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就是肚子里突然就多了一团绿色的东西,一用力就能用出来。”

“那些蔬菜,动物好像都特别喜欢。”

吴桂芳抓着萧潇的手左看右看,啥也没看着,疑惑着问:“闺女,你这手上啥也没有啊?”

难道她们看不到?

萧潇把视线移向她爸,她爸也同样疑问脸。

好吧,看样子异能只有自己能看到,以后用异能就更安全了,不过还是要小心,万一就有人能看到呢?她还不被当成妖魔鬼怪抓起来啊。

为了证实自己说的是真的,萧潇把手贴在吴桂芳的腰上,“妈,你下午回来就喊腰疼,我给你治治。”

说着分出一些异能揉进吴桂芳的腰部。

几秒钟的时间,立刻让吴桂芳感觉腰轻松无比,整个人好像年轻了五六岁。

“闺女,你这……这可太神了!”

继吴桂芳之后,萧成刚靠着床沿坐下,指了指自己的肩膀,“闺女,给你爸也揉揉。”

“得嘞。”萧潇手贴上萧成刚的肩膀,片刻后萧成刚就感觉异常轻松。

夫妻两对视了一眼,惊奇万分的同时也紧张不已。

连连叮嘱萧潇不可以在其他人面前卖弄,同时也在心里感谢老天爷,即让萧潇醒悟过来,又给了她不同寻常的本领。

萧潇回房以后,夫妻两不知道哪个点才睡着的,夫妻两又是开心又是担忧。

第二天就是屠会计去送报表的日子,顺便也把那份“认罪书”给带过去。

屠施施软磨硬泡的也跟着去了,说她是目击证人,自然要跟去说清楚。

她还提前找好了妇女主任帮自己计一天的工分。

萧潇坐在颠簸的牛车上,看着才几天就“被生活折磨”的不成样子还被两个青壮年轻人押着的秦前进,无悲也无喜。

她无意惹麻烦,但这人却不知天高地厚的总要招惹她。

她不像原身,是个傲娇的心地善良傻白甜。

末世的萧潇,冷心冷肺谁都不在意,穿越过来之后,或许多了那么几个在乎的人,却也不是谁都能挑衅她的脾气的。

萧潇知道她彪悍的名声是传出去了,但那也好过把她传成不知检点的破鞋。

至少在萧家爸妈眼里,前者比后者好太多。

到了社区,屠会计先带人押着秦前进去了社区里去报案。

萧成刚单独去汇报工作,让萧潇跟着屠会计一起。

萧潇乖巧的跟着一群人后边,不多说话,也不乱问问题。

到了报案处,屠会计跟值班人员讲了这个问题,并把“认罪书”交了上去。

值班人员一开始不当一回事,不就是知识分子骗乡下小姑娘感情的事嘛,他们社区都不知道发生多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