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夜色 资源吧

第七章 幸有好风凭借力

琴殇上邪 莫沉沙 3232 2021-09-07 00:45

小小所言让明月心中一惊,后者隐约预感到,接下来将有什么不寻常的事要发生。

果然,她随后看到小小后退一步,在避开柳媚疯狂一击后,全身灵力猝然凝聚,汇成一个球状屏障当空砸落,竟将柳媚严严实实地罩在其中。

明月心念一动,已猜到这小妮子想干什么了,忙对桃夭加大攻势。果如她所猜测的那样,小小随后身法灵动,流星赶月地驰向自己这边。

桃夭见势不妙,想助姐姐从那屏障里脱困,无奈被棋高一着的明月缠住。

如此一来,一对一的劣势对局,刹那间就这样奇迹般变成了一人被困、二打一的优势局面。

明月见小小计划成功,场中局势正朝着对她们有利的方向发展,顿时喜出望外,松了口气。不过,她同时也暗暗疑惑小小是怎么想出这个战术的?

因为以她对小小的了解,觉得小小似乎并没这个头脑,于是猜测定有高手隐藏在小小背后,暗中相助。她越想越觉得这猜测很有可能,因而对这个神秘人立刻生出感激与佩服之情。

其余女弟子也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震撼了,然而就这一愣神的功夫,桃夭便已在明月与小小两人的默契夹攻下溃败,而且是惨败――

但见桃夭的娇躯被狠狠抛飞到数十米外的树林深处,最后极为尴尬地挂在了树枝上。显而易见,眼前这一幕要比先前明月、小小二人受虐时,样子更狼狈。

桃夭好不容易才在那些“狗腿子”的帮助下,从树上跌跌撞撞地下来。受辱的她自然心有不甘,便大声指责明月与小小使诈,说着就要冲上前去再战,却被几名女弟子冷笑着拦住,正是刚才为明月与小小求情的那几人。

其中一名女弟子冷笑道:“抱歉,恕我们没看到明月和小小师妹使诈,之前你们又没规定非得一对一地打?”

另一女弟子也附和道:“就是,她们哪里使诈了?分明是某些人输不起,所以在输了之后拼命地找借口,而非好好反思自己。”

桃夭被噎得哑口无言,同时也被气得怒火中烧。刚要发作,耳畔却忽然传来慕容钰平淡的责备:“桃夭师妹,输了就是输了,你先退下,不要干涉你姐姐战斗!”

桃夭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心想:大师兄说这话,看似是在责备我,实则是在点醒我不要意气用事。尽管我现在输了,但不是还有姐姐吗?姐姐现在只发挥了一半实力,若等她发挥出了十成,拿下这两个区区“毓灵境”的贱人,还不是如踩死两只蚂蚁般轻松?

想到这里,桃夭心里顿时舒服了不少,当即退后旁观,不再多言,面上眼中却流露出“咱走着瞧,我们必胜”的嚣张神情。

的确,场中局势之后确如桃夭料想的那样发展:柳媚猝不及防之下,遭到小小偷袭围困,待挣脱出屏障后,为时已晚,妹妹已被击败出局。之后,在明月与小小二人的联合进攻下,柳媚暂时连连败退。然而,这一劣势只持续了片刻,因为柳媚气冲斗牛之下,在关键时刻召唤出了自己的命器!

所谓“命器”,即本命之灵器,须修者修炼至第二境“炼器境”时才有可能炼就。

第一境为“毓灵境”,此时的修者还不具备修炼命器的条件。此境的修炼之法,乃吸纳天地灵气入体,而后以人体为熔炉,将这些灵气炼成可供修者自由操纵的灵力。当灵力修炼大成后,才能踏入了“炼器境”,这时修者的实力将得到质的飞跃。

这一大飞跃,便得益于“炼器境”所炼之命器,“毓灵境”之所以战胜“炼器境”难于登天,便在于“命器”这条鸿沟。

凡踏入“炼体境”的修者,灵力充沛于灵台,此境的修炼任务便是将体内灵力不断压缩,并根据修者意念,赋予它们形状。

这一过程就像雕刻。每一名修者都是一名雕刻师,根据自身综合情况,将灵力压缩、打磨成各种形状的物事。可以是乐器,也可以是武器,然后藏于灵台,等对战时再召唤出来,协助克敌制胜。

如果说灵力相较于灵气而言,已有了比较模糊的形状,那一旦进入“炼器境”后炼成的命器,便是灵力进一步加固凝实、变得有形有质的升华形态,威力比灵力强上百倍,同时也可配合施展各种威力极大的技法。

不过,从此也有了命门――一旦命器被毁,性命也将随之终结,正所谓“命器在人在,命器亡人亡”。这便是“命器”之“命”的本命之意!

柳媚的命器是一柄橙色的匕首,长约九寸,刃身光芒耀眼,似实若虚。

命器自灵台乍一出现的刹那,柳媚便用它施展法技。

只听她大喝一声“流光刃”,霎时间,那柄橙色匕首便一分为二,化作两道长虹,分别斩向明月与小小两人。

于是,两人不仅自指尖流泻出的灵力顷刻间被尽数斩断,而且自身也受到这两道橙刃的威胁。局势再次陷入被动!

经过刚才那番战斗,明月终于发现之前己方,之所以能在两姐妹的穷追猛打下未受重伤的原因了――竟是因为她俩不知何时全身被包裹上了一层琥珀状的屏障,可以反弹大部分的攻击伤害。

明月料定,这也必然是那位隐藏的神秘高手所为,心中不免奇怪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于是对此人佩服更甚,就差五体投地了。

不过此刻,那道屏障在柳媚命器的不断暴击下,竟隐隐有了剧烈的波动,随时都有崩溃碎裂的可能。明月心头不由一紧,可当看到小小依旧是那副从容不迫的样子时,这才稍感放心。

几乎就在屏障碎裂的同时,明月隐约感到有一阵“清风”吹来,然后发现体表屏障便再度凝实,似乎又加厚了几分。然而,明月并没有注意到,慕容钰手中的那根绿箫,此刻忽然消失不见了。

明月心知又是那高人在旁暗助,扫视周围,还以为是某位师姐暗中相助,心中顿时大定,暗想无论此战是输是赢,事后一定向小小问出此人身份,然后悄悄去当面道谢。

明月分神时,她体表那层屏障忽然有了动静,在她额上不停震动,犹如有人在用手指敲击警醒,提醒她要专注,切不可分心。

明月会意,当即收束心神,专心应战。然而,局势却越来越对她们不利。

柳媚那命器极为厉害,明月与小小二人被逼得连连后退。终于,就连始终一副自信表情的小小,也开始面露紧张之色。

祸不单行,明月忽觉自己灵力一滞,原来是这些年修炼出的灵力不够她挥霍,此刻灵台荡然一空。

明月不免有些紧张,所幸她随即又感受到了那阵“风”的存在,心境遂平静如水。

那“风”此刻正贴在她衣外滑行,所过之处均是经络要穴所在,明月心念一动,立即让吸纳入体的天地灵气,按照这指引修炼、运行。

起初并不顺利,似乎那位神秘的师姐也被她体内真气的霸道与狂躁惊讶到了。微一滞塞后,那“风”又开始引导,不过引导风格突然大改,不仅灵气引导速度变慢,手段也变得格外轻柔。

这一转变令明月茅塞顿开。

“毓灵境”就是吸收和压缩体外灵气,转换成灵力储存于体内的过程。

以前她修炼这一境时,通常采取强力镇压的方式,妄想驯服一到她体内就变得暴躁不已的灵气,这主要和她刚硬不屈的性格有关。

然而,今天这位神秘师姐展现出的手段,刷新了她的认知,让她领悟到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修炼方法。而且,也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很多时候,因势利导往往比用强镇压更管用!

正是在这种怀柔的修炼方式下,明月清晰感到自己体内的灵气正一点点地转化为灵力,收归灵台,虽然速度依旧很慢,但比从前要好太多。当然,最让她欣喜若狂的还是,这让她看到了破境的希望。

之后,明月开始慢慢适应这种节奏,逐渐驾轻就熟,最后无须那“风”的指引,亦能灵活操纵修炼体内灵力。灵台内所储的灵力越来越多。

不过,尽管可供驱使的灵力越来愈多,可依旧不够明月挥霍的,尤其是在越境对战“炼器境”强者时,灵力消耗更是如流水。

这一问题,再次让明月变得忧心忡忡,陷入焦虑。

幸好那阵“风”,再次给了她解决的答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