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夜色 资源吧

第六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琴殇上邪 莫沉沙 3010 2021-09-07 00:45

事已至此,木已成舟,明月无可奈何,只能寄希望于接下来会出现奇迹。然而,她又不敢奢求这一奇迹,因为要想越境战胜这两姐妹,可谓是难比登天。霎时间,她陷入了焦虑与紧张之中。

她不知小小究竟哪来的勇气,竟敢说出刚才之前那番嚣张的话,做出刚才那些嚣张的举动。似乎只有一个解释合情合理,那就是这丫头的确是被气傻了。因此,明月之后又开始自责,埋怨自己刚才怎么愣住了,怎就没及时阻止这个受到刺激的丫头片子胡言乱语?

面对如此困境,明月心头思绪电转,苦思破局之法,然而,柳媚和桃夭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柳媚已奔向实力较高的小小,桃夭则向明月迅速靠近,指尖灵力运转,同时袭向各自的对手。身法闪烁的刹那,两姐妹对视了一眼,然后嘴角不约而同地勾起了一丝阴笑。这笑让明月毛骨悚然,预感到接下来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小小额上也是汗起,可当看到那个人始终面无波澜时,心中立刻大定,随后又向明月投去一个“相信我”的眼神。

然而,明月此时神经早已高度绷紧,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桃夭的出招上,故并没注意到这边小小的小眼神。也幸好这眼神并没有被明月看到,否则只会让她更加确认小小傻了,更担心这小妮子。

因为之后不久,明月与小小便遭到了柳媚与桃夭两姐妹惨不忍睹、惨无人道、惨绝人寰的羞辱与折磨,这些让明月看不到一丝半点胜利的曙光。不少同门忍不住悄悄偏过脸去,不忍看场中一边倒的惨状。

明月本以为这两姐妹一上来就会倾尽全力,速战速决,然而她彻彻底底地错了――柳媚与桃夭竟只用了不到一半的实力来与她俩缠斗!

如此一来,她俩虽不至于立刻落败,但却陷入了被动挨打的窘境,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在众同门前出尽了丑。

至此,明月总算才明白刚才那两姐妹相视一笑中所蕴含的真正意味――原来她俩打一开始就不想她和小小简单落败,而是想要她和小小惨败,毫无尊严地惨败。

这两个蛇蝎美人就是想让她和小小在落败的过程中出尽洋相,狠狠践踏她们的自尊!

明月一次又一次被桃夭指尖射出的灵力击倒,一次又一次爬起,衣衫破败不堪,全身伤痕累累。即便是在如此艰难的处境下,她依旧还惦念着小小,她的好姐妹。

小小此刻的处境与她一样,柳媚并不比桃夭手软,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明月清晰看到一道又一道伤痕出现在小小身上,但小小忍住疼痛,竟一声闷哼也没发出。

此外,令明月感到奇怪的是,小小越来越暗淡的目光,时不时有意无意地扫向某个方位。

明月疑惑而又心疼地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正好看到在观战的慕容钰那张俊美的侧脸。倘若是之前,明月或许会和其他女弟子一样愣住、犯花痴,然而今天,心中有的却只是厌恶之感。

明月惊讶地发现,小小望向那慕容钰的眼神里,并没有丝毫的嫌恶,相反,竟满满地都是倾慕与期待,就如一个身坠苦难尘世的信徒在看他那高高在上的佛祖。

对比慕容钰此时冷眼旁观的冰冷表情,明月暗暗为好姐妹感到不值,叹了口气,怒其不争:“你这个花痴,与其去祈祷慕容钰那酒色之徒出手救你,还不如去求一头猪呢,好歹那猪还会冲你叫上几声呢!”

许是感受到了明月心中的嘲讽,慕容钰微侧的脸颊此刻忽然转了过来,看了她一眼,随后开口:“柳媚和桃夭师妹,别再浪费时间了,速战速决!”

此言一出,不仅明月长长呼出了口气,就连宗门内的一些女弟子也大大松了口气,只因坐视弱小者被强者毫无底线地欺凌却无能为力,对她们而言,这也是一种煎熬。

唯独小小的脸上写满了兴奋,双目更是炯炯放光。明月见小小如此奇怪,更加确定她病了,认为定是由于头脑今天受到了不小的刺激,不由目露担忧之色。

作为可以肆意妄为的施虐者,今日场中最欢喜的莫过于柳媚与桃夭二姐妹了。此刻的她们,在尽情享受猫戏掌中耗子的快感,正玩到兴头上,冷不防听到了慕容钰的命令,只得意犹未尽地遵命执行。

不过这种不快,很快便被另一种喜悦所取代――

两姐妹恬不知耻地想:莫非是因为大师兄等不及了,想马上就把她俩那样了?但现在时间还早呢,这不还没到晚上呢!这大师兄也太猴急了吧!

就在明月准备承受柳媚决胜一击时,耳畔忽响起了小小的声音:“好姐妹,做好准备!”

明月一愣,刚想问小小做好什么准备,桃夭灵力汇聚的一击已呼啸砸来。明月叹了口气,下意识闭上了眼,准备迎接更狼狈的落败。

然而下一刻发生的事,让她又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

原来当桃夭那一击砸落到她身上时,明月竟没有感到丝毫的痛楚,有的只是一种被挠痒痒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桃夭这一击,怎么可能“雷声大雨点小”呢?

莫非是桃夭良心发现,想饶过她俩?

明月心中刚闪过这个念头,便被她立刻否决了――以她对那两姐妹的了解,这事绝不可能发生!她俩要有这好心肠,怕是太阳早就从西边升起了!

所以,这很可能是桃夭的一个失误!

明月越想越觉得这个原因在理,但就在这时,柳媚也向小小发起惊天动地一击,结果――

小小只是踉跄地后退了几步,并没有如明月预想中那般倒地不起。

怎么会这样?

两人怎么可能先后出现相同的失误,所以,唯一的解释是人为。

明月忽再次想起小小之前的狂妄,以及那个看似毫无胜算的赌约,于是忍不住疑惑地望向小小,想从她的神态、表情里看出答案,不料小小也在看向她。

四目相对,这小妮子再次冲她调皮地眨了眨眼。那自信的表情仿佛在说:我料事如神吧,我就说这场比试我们不会轻易地输掉!

对于这一击为什么没有取得预期效果,柳媚与桃夭并没有多想,下意识以为这只是意外,随后又接连发起了数次强攻。

明月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忽看到小小冲她又眨了眨眼。以她与小小相交多年的默契,如何不明白了她的意思,当即照做不误。

之后,场中便出现了令人不堪卒观的一幕――

柳媚与桃夭疯狂追杀明月与小小,可明月与小小却在左躲右闪中,化解了她俩的连连猛攻,惨呼连连,狼狈状远胜方才百倍。

两姐妹拖泥带水的比试,似乎让慕容钰开始有些不耐烦了,他催促的声音越来越严肃,听得柳媚与桃夭心中一阵烦躁。

由于明月与小小配合默契,演得实在太逼真了,众女弟子终于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责备两姐妹这么做实在太过分了,好歹大家同门一场,怎能如此肆无忌惮地折磨与羞辱。

然而,真实情况只有两姐妹自己知道。

原来她俩其实并没有放水,相反,而是都使尽了浑身解数。可不知怎地,每次她们以为那两“贱人”就要落败了,却总是差那么一点点。

不知不觉间,柳媚与桃夭变得越来越烦躁。这烦躁让她们上头,忘记了思索,只想着再快一点、再用力一点就能击败她们。而只要制服她们的话,一切就结束了,她俩就能和大师兄一同逍遥快活去了。然而,事情偏偏就是不如她们的意。

终于,两姐妹被逼疯了,陷入了癫狂状态,出手只攻不守,步法、招式破绽百出。

“就是现在,反击开始!”小小眸中闪过一丝兴奋,狠狠抹去嘴角的血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