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夜色 资源吧

第九章 有女如兰傲霜雪

琴殇上邪 莫沉沙 2792 2021-11-11 10:12

明月见柳媚与桃夭二女已接近崩溃,这才看着小小,徐徐开口:“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这样吧......”

“这样是怎样?”好容易等来结果的两姐妹,不等明月把话说完,便迫不及待地如此追问。

“我的意思是,也不能让你们做太过分的事,毕竟大家同门一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明月斟酌了下言辞,温和地笑道。

柳媚与桃夭同时松了口气,随后双眼死死盯着明月的嘴,期待她接下来的话。

“所以,我决定就让你俩帮着玉女峰所有女弟子,洗一个月的衣服吧,”两姐妹听到“洗一个月的衣服”时还好,立刻想到出钱让人代洗,不料之后那七个字让她俩的这一想法落空――“不过,只能自己洗”,柳媚与桃夭均咬牙切齿。

明月见两姐妹这副表情,心中怒火便又上来了,忙向小小使了个眼色,然后问道:“小小,你觉得怎么样?”

小小会意,故意没有回答,而是装作一幅陷入沉思的样子,左看右看,装模作样地把所有能吓到两姐妹的东西都扫了一遍。

两姐妹于是又被吓得不轻,这时再仔细回想,突然间就觉得明月刚才的提议是多么简单、美好!

明月见两姐妹吃瘪,心里顿时舒坦多了,又看到她俩望来的眼神变得柔和,这才决定放她们一马,因此向小小轻轻点了点头。

小小本就不愿惹是生非,与人为难,此刻见明月想网开一面,当下便顺水推舟,笑着赞成自己这好姐妹的提议。如此一来,两姐妹洗衣的时间,便从一个月加到了两个月。

不少女弟子看到柳媚与桃夭头发散乱、衣衫不整的样子,想到她们平日里嚣张跋扈的所作所为,本就觉得大快人心,很想大笑,如今又听到自己的衣服今后两个月内都有人洗了,真可谓是“喜上加喜”,那强忍着的笑终于再也掩饰不住了,可她们又不愿与家世背景特殊的两姐妹结怨,只得纷纷借口要准备大比,匆匆掩面离去。

处理完赌约的事,明月总算有机会询问小小那位神秘师姐的事了。

“小小,你实话告诉我,这次我们之所以能侥幸取胜,是不是因为有高人在旁指点你?”明月悄悄附耳问道。

谁料,小小摇头,说不知道。之后明月连连追问,小小都三缄其口。最后气得明月拿她俩好姐妹的关系相要挟,问她是不是不把自己当成好姐妹,这才逼得小小稍稍透露了点信息。

“我一直都把你当我最好的姐妹,但做人要信守承诺,”小小紧紧握住明月的手,一脸真诚地注视着她,“不是我不肯说,而是那个人千叮万嘱,要我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这件事,尤其是他的身份,而我已经答应了!”

明月看着小小真诚澄澈的眼眸,无奈地叹了口气,不再继续追问。可就在她准备转移话题时,异变突生!

原来此时场中女弟子大多数已经散去,只剩下一些柳媚与桃夭的支持者,在那里嘘寒问暖,惺惺作态。柳媚与桃夭见状便动了歪心思,想一雪前耻,便趁机偷袭明月和小小。

两女这次志在必得,一出手便动用了各自的命器。桃夭的命器是一根橙色长鞭,于是一匕首、一长鞭交错旋转着,同时袭向明月与小小的后心。

明月与小小本就有伤在身,行动不便,而这偷袭又来得是那样的猝不及防,且那两名蛇蝎美人又都是毫无保留地施展法技,声势与速度迅雷不及掩耳,故她俩一时间竟避无可避。此时,她俩心中就只剩下了后悔,后悔自己为何这般大意,不早早离开这是非之地!

眼见明月与小小就要身受重伤,所幸一柄绿色长剑及时出现,挑飞了无耻偷袭者的命器,关键时刻救下了她们。

命器被轻松挑飞,两姐妹不约而同地吐出口鲜血,当看清这多管闲事者是谁时,不由瞪大了眼睛:“怎么又是你!”

明月有些后怕地拍了拍胸口,随后准备与小小一同向恩人道谢。然而,当两人转过头看清那人是谁时,也是一脸的瞠目结舌。

眼前出现的是一名身材高挑的白衣少女,眉目如画,肤色白皙,不施粉黛,却自有一股淡淡的出尘之美,宛如空谷幽兰。而在她身后,跟着两名丫鬟,也是眉清目秀,相貌端庄。

明月如何能不认识此女?因为此女在她们所在的玉女峰上,大名鼎鼎。

看到她的那一瞬,明月脑中便浮现了八个字:“斗榜第二,上官傲雪!”

没错,她就是近年来“斗榜”上稳居第二的上官傲雪,此女平素闭关修炼,几乎很少露面,这也是那两姐妹在看到她后,一脸震撼的原因所在。

上官傲雪不愧是上官傲雪,救下明月与小小后,毫不客气地便给两姐妹一人一个大耳瓜子,而且都用上了十成的力气,顿时打得她俩脸肿老高,五根手印清晰可见。

明月大感痛快,觉得此女直率大气的性格很合她的胃口,不由对她好感倍增,心生亲近之意。可随后一想到她的家世与能力,顿时又生出自卑之感,下意识退后两步。

上官傲雪,贵为宗门刑法司长老上官傲天之女,目前住在“玉女峰”只有排名第一的女弟子才有资格住的峰顶,是宗门里仅次于慕容钰的神话存在。

此女性格孤冷,天赋惊人,十三岁便突破了炼器境,可惜以晚三个月的差距,未能打破慕容钰的最高记录。之后,慕容钰稳居榜首第一,而她始终稳居第二,被称为“宗门第一女天才”。

“你,你......又打我们!”柳媚与桃夭都快哭了,被上官傲雪气的。

明月与小小呆呆看着这一幕,惊讶地合不拢嘴,因为这是她俩第一次看到这两混世魔王在别人面前吃瘪,而且还吃得这么的无可奈何,这么的欲哭无泪!

明月注意到了这个“又”字,隐约觉得其中大有文章。然而,她并不知道这其中的深意,与她和小小刚才为何被欺辱有关。

原来今日早间去“斗榜”途中,两姐妹羞辱同门时被上官傲雪撞见,傲雪当众便已狠狠扇过两人耳光。而且傲雪还毫不客气地讥讽了她俩一番。

那番嘲讽大意是这样的:柳媚与桃夭连明月和小小都不如,因为明月与小小虽然资质差,但知道勤练刻苦。而这两姐妹,有如此高的天赋,还拥有如此多的修炼资源,但整天不是仗着老爹势力危害同门,就是沉溺于风花雪月的儿女情事,无所事事,不思进取。

教训完后,上官傲雪便扬长而去,两姐妹拿她无可奈何,便只能将气撒到了明月和小小身上。

上官傲雪的话句句刺耳,尤其是那句“不如明月与小小”,在她俩听来,可不就是说她俩连傻子都不如么?是可忍孰不可忍!而这些,便成为她们找茬明月与小小的动力与动机所在。

上官傲雪冷笑道:“打你们又怎样?欺辱同门,我还要禀明师父呢!”

一听“师父”二字,两姐妹顿时耸了,连忙一口一个“师姐”地向上官傲雪赔礼道歉。

上官傲雪冷哼一声,说了个“滚”字,两姐妹顿时便如蒙大赦,带着一干爪牙跟班,落荒而逃。

明月见状,心念一动,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