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夜色 资源吧

第四章 天上月是水中月

琴殇上邪 莫沉沙 2828 2021-09-07 00:45

欧阳明月已做好赶紧拉着小小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准备,不料慕容钰忽用略带鄙夷的口吻说出这样一番话:

“早就听说宗门玉女峰的这两个吊车尾,年年修炼成绩垫底,柳媚和桃夭两位师妹,今天你二人就帮着掌门师尊当众好生教训一下她们吧,让她们知耻而后奋发,修炼不再偷懒!”

“吊车尾!”

那个人竟然说她是“吊车尾”!

倘是旁人以这种口吻评说她们,明月的心境绝不会动摇半分,然而这次说她的是慕容钰。

当听到这三字评价之时,明月不知怎地眼泪都险些流了下来,硬是靠咬牙才强忍住,至于后面慕容钰说了些什么,竟一个字也没听清。

大部分女弟子,包括柳媚和桃夭在内,在听到一贯待人温和、平易近人的大师兄,今天竟破天荒说出这种教训人的话以后,霎时间都呆住了,感觉实在是难以置信。但她们很快便找到了一个恰当的理由,认为大师兄是生气了――他这是在替师尊气恼!

小小听到那三个字时也是心神动摇,神情变得黯淡,同时忍不住羞惭地低下头去,可随后当她听到慕容钰指责她们修炼偷懒,要两姐妹教训她们时,一愣之后,忙又抬起头来辩驳:“大师兄,我保证,我们修炼时绝对没有偷懒……”

可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柳媚冷笑打断:“还敢狡辩,我知道你接下来一定会说,你们之所以修炼进度慢,是因为资质过于愚钝,但在本小姐看来,这些都不过是你们偷懒的借口!”

柳媚训斥小小时,桃夭在旁颇为配合地对众女弟子使眼色。于是,不少女弟子随后也都纷纷作证,指责两人平时修炼的确很不努力,经常在无人时偷懒。

正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小小无端遭受这“莫须有”的污蔑,心中气苦,身子也跟着摇摇欲坠,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她没有理会二姐妹以及其他女弟子的指指点点,只诚恳注视着慕容钰,指着自己和明月的眼睛,哽咽道:“大师兄,你......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和明月为了早日突破,经常彻夜修炼,你看都熬出黑眼圈了……”

然而,桃夭的一声冷笑打断了小小的话,也将明月从迷惘中惊醒。她微一愣神后,便从周围女弟子七嘴八舌的议论里,得知了刚才发生的事。

明月刚想帮着小小说点什么,谁知桃夭已经开口,口吻有些怪异:“小小师妹,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熬夜是为了修炼?师姐我没听错吧?”

小小不解桃夭这阴阳怪气的三连问究竟是何用意,茫然转头投以询问的目光,可得到的却是两姐妹对视一眼后的掩口娇笑。

看到慕容钰也投来询问的目光,桃夭这才用古怪的口吻继续来了个反问:“小小师妹,你确定你熬夜是为了修炼,而不是为了在自己洞府里偷偷画俊俏男弟子的画像,方便日后思春?”

人群里先是一阵寂静,随后是此起彼伏地掩口轻笑,最后她们实在忍不住了,爆发成了哄堂大笑,以及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

原来此前,众女弟子早就有所耳闻,桃夭曾从小小洞府里搜出一张男子的画像,所幸还没来得及画脸,这才不致对号入座,太过难堪。

此刻的小小,不敢抬头去看任何人,尤其是慕容钰,只能默不作声地低着头,模样楚楚可怜。一旁的明月则红着脸,满心的愧疚。

桃夭刚才那句反问,没有谁比明月更清楚其中的含义了,只因那张画像其实并非出自小小之手,而是她画的!

那日,她第一次远远看见了神仙似的他,回洞府后,忽然就想把那个人永久地留在纸上。然而,她画出了那个人的一切,唯独不知该如何画他那张绝美的脸。犹豫了许久许久后,发髻下却始终一片空白。

后来这画被小小看见,小小出于玩笑之心,公然抢走了这幅画,说要拿到自己洞府好好欣赏,谁知不巧被上门找茬的桃夭撞见。

此后面对宗门里的流言蜚语,小小竟始终三缄其口,没有辩驳,更没有告诉任何人画像的真正作者。

明月好几次都想开口告诉众弟子实情,可话到嘴边却失去了说出的勇气。直到此刻,当看到小小当众被如此羞辱,明月再也坐不住了,准备说出真相,不愿再拖累小小。

谁知明月刚想说话,慕容钰已然神色严肃地发话:“看来柳媚和桃夭两位师妹说的没错,的确是该好好教训教训她们,好让她们知耻而后勇,尤其是小小师妹!”

明月担心小小在慕容钰的授意后,遭到二姐妹的格外“优待”,因此想替小小大声辩解:“大师兄,画像这事其实和小小无关,是我……”不料被小小喝止:“画像的事和明月师姐无关,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你俩当真是姐妹情深啊,”桃夭冷嘲热讽,“不,错了,应该换两个词,叫‘一丘之貉’,‘狼狈为奸’!”

“整天就知道想男人,你俩辜负师尊期望,都是一样的下贱货色。今天我们两个做师姐的便教训教训你们,让你们明白什么叫做知耻!”柳媚说话间已脱去华贵的外袍,扭了几下曼妙腰肢当作动手前的活动筋骨,之后秋波流转,有意无意地扫了慕容钰一眼,原来是在等他下令开始。

明月眼见要遭殃,危难关头,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大师兄慕容钰身上,“师兄明鉴,事情并不像柳媚桃夭二人所说的那样。她二人平素就看不惯我们,对我和小小极尽欺凌之能事,所以还望大师兄能明察……”然而,当她说到“明察”,之后“秋毫”这两个字,却无论如何也说不下去了。

小小疑惑抬头,忙顺着明月的目光看去,正看到慕容钰不知何时已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悠哉悠哉地品酒,边品还边同那两姐妹眉目传情,哪有闲情听自己这好姐妹申辩。

霎时间,小小被眼前所见惊得说不出话来。然而,所受打击最大的还是明月,曾经树立在她心中的那个高大无暇的形象,就这样瞬间轰然坍塌了。

明月本以为自己这大师兄人如其貌,是个公正严明、不为美色所动、睿智明见、各方面都很完美的人,因此对他寄予厚望,以为他能替自己解围。如今见他偏信一面之词,尤其当看到他正同那两个狐狸精你侬我侬,分明就是一副酒色之徒的嘴脸时,方知自己从前的想法真是大错特错!

明月不无遗憾地发现,她以为的那个大师兄似乎只存在于她的幻想以及那幅画像里,而现实中的这个人,就连替幻想、画像里的那个人提鞋都不配!

慕容钰对她的视若无睹,以及她对慕容钰的失望透顶,这些都让明月心中久积的怒火瞬间爆发。

下一刻,她毫无顾忌地反唇相讥:

“谁整天在想男人,现在还在和男人眉来眼去?又是谁辜负师尊期望,每次考核、每年成绩排名总在下等?”

“柳媚和桃夭师姐,这究竟说的是谁,你们怕是比我更清楚吧!”

“还有你,慕容钰,酒色之徒,空有好皮囊,我羞于称你一声大师兄,因为你不配!”

此言一出――

慕容钰愣住,柳媚和桃夭愣住,其余女弟子也都愣住。

死静。

暴风雨前的死静。

小小替明月暗捏了把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