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夜色 资源吧

第八章 双姝逆袭戏蛇蝎

琴殇上邪 莫沉沙 3171 2021-11-11 10:12

就在明月再次忧心忡忡时,那“风”转而开始指导她如何精操控灵台内的灵力。于是,明月稀少的灵力,在那位神秘师姐的调度下,竟能配合小小,游刃有余地与高一境界的柳媚战成平手。

边打斗边修炼,边修炼边提升,如此神奇的一段经历,注定会令明月此生难忘。

这一刻,明月忽有些希望这一战能长久这样持续下去,如此一来,她就能一直得到这位神秘师姐的指点,破境指日可待!

然而,事与愿违,一旁苦战的小小此时忽向她连使了好几个眼色,示意明月协助她完成最后那制胜的一击!

战场上的时机,转瞬便逝。明月不敢怠慢,当即按照指示,用灵力缠住了柳媚的命器片刻。与此同时,小小聚集灵台内所有的灵力,向柳媚发起致命的一击。

结果可想,柳媚被打得吐血,命器也被迫收回体内。

完胜!

“我俩竟然打败了高高在上、素日不敢对视、‘炼器境’实力的柳媚与桃夭姐妹二人!“看着软倒在地的柳媚,以及气急败坏、披头散发、前来扶起姐姐的桃夭,宛如做了一场春秋大梦,明月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然而,明月却并不怎么开心,甚至有些失落。

今天发生的种种,让她看清了慕容钰的为人。那个曾经一直被她遥遥仰望、暗中倾慕的梦中人、那轮“天上月”,不料竟如此的不堪。她从未想过,自己从前一腔热恋,到头来竟所系非人。如今那轮“天上月”跌落到了水里,这让明月的心久久不能平静,竟生出了几分惘然之感。

正在惆怅时,小小打断了她的思绪:“明月明月,你快掐我一下,让我确定这不是在做梦!”

明月闻言莞尔,立刻伸出玉手照做。小小“哎呦”一声之后,便抱着明月手舞足蹈,上蹿下跳。

明月掩口而笑,开玩笑道:“糟了糟了,这次你这丫头是真傻了!”恼得小小不顾周身,追着要挠明月的痒痒,以报羞辱之仇。

之前那些帮着求情的师姐,此刻纷纷投来眼神表示祝贺,却没有多说什么,想必是不敢太过得罪柳媚与桃夭,以免将来那两姐妹给她们小鞋穿。

有几名弟子没忍住,发出一阵窃笑,结果被柳媚与桃夭狠狠瞪了一眼。而对于那些喜怒不形于色,眼神里有笑意偏又让人抓不着马脚的女弟子,柳媚与桃夭更恨,恨得牙直痒痒,却又无可奈何,只得默默记住她们的名字,发誓今后不再分给她们一丁点的修炼资源。

然而,众女弟子谁都没注意到,此刻慕容钰的眼神与嘴角竟也闪过了一丝笑意,转瞬便逝。之后,他再次恢复了淡漠的面色,继续顾自品酒。

回顾整场战斗,明月发现柳媚与桃夭自始至终都落在那位神秘师姐的算计中。从开战时起,那位神秘的师姐便在布置这个局了。

她先让明月与小小演戏,通过一系列心理战术让柳媚、桃夭二人变得浮躁。见时机成熟,随后她便采取分割战场、以多打少的战术,在困住柳媚后,又让她俩倚仗着人数优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桃夭,之后再集中力量专心对付柳媚。

战斗进行到这里,便已胜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是如何拿下柳媚。

师姐看准柳媚的命器修炼并不到家,因此让她用灵力缠住柳媚的命器,又让小小孤注一掷地完成关键一击,最后拿下了整场比斗的胜利。

纵观整场逆袭的谋划,环环相扣,精妙处令人叹为观止,拍案叫绝。这位师姐对人心之精准把控,算计之深实在令人骇然,却又那样令人叹服。

明月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战斗时,有时候脑子比实力更重要!

柳媚与桃夭实在难以想象,己方两个“炼器境”的竟然输给了两个“毓灵境”,而且那还是两个傻子,而且结果还是惨败,说出去还不让同门笑掉大牙?

因此,她俩可不愿就此服输,犹想做困兽之斗。

桃夭眼珠一转,忽然冷笑道:“区区‘毓灵境’怎么可能胜过炼器境,你们一定暗中使了诈!”

柳媚心念一动,忙也附和道:“对,桃夭说的对。或许是有人在暗中帮助你们,快说,是谁?”

明月心中一凛,却故作镇定,冷笑道:“论实力,我俩承认不是你们的对手,但你们还是输了,却是输在你们自己的自负与大意上,以及我俩的运气。“

柳媚与桃夭听完这话后,对视一眼,将信将疑。

她俩心有不甘,还要说话,一旁的小小忽然冷笑道:“莫非是你们输不起,不愿履行刚才那个赌约?所以不肯认账?”

一想到刚才那个可以命令对方做任何事的赌约,柳媚和桃夭的脸色顿时被吓得惨白,“万一她俩一咬牙让我们自杀,难道我们也要照做?”

两姐妹还要争辩几句,却被小小打断:“而且,我四人比试时,大师兄可一直在旁看着呢。如果我俩作弊,以大师兄的卓绝修为与超强感知,恐怕早就发现端倪了。所以你说这话,可是在质疑大师兄的能力?”

明月刚开始听小小说的这些话,觉得十分咄咄逼人,却有理有据、机峰满满,绝不是小小这种性格与智商的人能说出的,略一思索,便猜到定是那位师姐暗中所教,心中愈发佩服。

两姐妹闻言大惊失色,连连否认,说自己并不是这个意思,同时也将求助的目光望向慕容钰。

慕容钰抬起头,随后和两姐妹眉眼来去,似是在用某种传音入密的手段,暗中交流着什么。

小小神色自若,依旧还是那么自信,可急坏了明月。

她十分害怕这慕容钰,通过回忆与询问发现什么端倪。得知她俩作弊事小,若是暴露了那位好心的师姐,可就大大不妙了。

幸好慕容钰最后甩袖离去,留下那对快哭的姐妹花,面面相觑。他离去时找的借口是身体不舒服,想早点回去休息。很明显,柳媚与桃夭二女并没求助成功,慕容钰最后并未选择相助。

明月看着那背影冷笑,认为慕容钰说不舒服是借口,实则是不愿意再呆在这里,看自己的人丢人现眼。然而,她却没有注意到慕容钰离去时神情的憔悴、脚步的轻微踉跄,以及小小目光里闪过的担忧。

靠山虽已不在了,柳媚与桃夭却还想耍赖。

“算了算了,早就知道你俩不愿信守承诺,不愿就不愿吧。“小小忽笑着如此说,这话听得两姐妹同时松了口气。

然而――

“但我可要提醒你一句,这里人多嘴杂,可要防着今天这事被掌门师尊听到,要知他平生最痛恨言而无信之人了!”

一想到本宗那位掌门惩治人的手段,两姐妹顿时被吓得浑身打了个激灵,连忙改口:

“你胡说!谁说我们不愿兑现承诺的?“

“有话快说,有那个啥快放,你究竟想要我们做什么?”

小小闻言微微一笑,忽然看了眼树林深处某只汪汪叫的小狗一眼,露出不怀好意的目光。

两姐妹顿时被吓了一跳,以为小小是要让她俩趴下学狗叫,那可丢脸丢大了!

幸好小小什么话也没回答,而是转头看向一旁竭力忍住笑的明月:“好姐妹,你说咱该让她们做些什么呢?”

于是,两姐妹又开始紧张兮兮地转头看向明月。

明月与小小相视一笑,彼此有了默契。

只见明月忽然盯着林中那条黑狗旁的一大坨排泄物看,接着又转头瞅了瞅两姐妹,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难道这“贱人”是想让我俩吃那个?

一想到那团黑乎乎、黏稠稠的东西就要进嘴,两姐妹忍不住就是一阵呕吐,险些晕倒,两腿开始打战,哪有平日里万分之一的嚣张劲?

此刻,明月心中虽已有了打算,却故意把眼睛四处打量,摆出一副找灵感的样子。

她时而冲着千里之遥的峰顶看上一眼,时而又瞅瞅某女弟子腰间所佩的兵器,吓得两姐妹草木皆兵,魂不守舍。

“你俩究竟想让我们做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两姐妹终于忍受不了,冲明月与小小二人崩溃地咆哮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