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夜色 资源吧

第十章 报恩不耻为下贱

琴殇上邪 莫沉沙 2630 2021-11-11 10:12

欧阳明月注意到一件事,上官傲雪的这次出现很是及时,倒有点像是一直藏匿在暗处,直到发现有人暗算同门的那一刻,才立即现身,出手相救。

明月又想起这位上官师姐的修为,似乎目前已达到了“融器境”一阶,更何况她天资卓越,被誉为“玉女峰第一天才”,完全有能力像先前那般暗中相助她们。

综合这两点考虑,最终,明月得出了这样一个大胆的推论――刚才暗助她们的那位师姐,就是上官傲雪!

明月越想越觉得很有道理,看着师姐身后肃立的那两丫鬟,心中忽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她想去给上官师姐做个贴身丫鬟,以报先前相助、指点以及相救之恩。

毕竟这些恩情对她而言,实在如同再造。尤其是师姐醍醐灌顶的指点,让从前在修炼一途上看不到半点希望的她,再次看到了自己未来的曙光!

这想法一滋生,明月很快便打定了主意,她并没觉得给恩人做仆从此举,有何可耻、下贱的地方。

上官傲雪教训完柳媚与桃夭二姐妹后,怒容涣然冰释,转头对着明月和小小淡淡一笑。全程她虽没有说一句话,但在明月看来,却已胜过千言万语。

明月刚想表明自己想当丫鬟报答师姐的心意,谁知这位上官师姐似乎忽然想起有什么急事,给明月与小小二人留下些疗伤丹药,又向那两姐妹警告了一番之后,便匆匆离去。

明月发现她消失的方位,正是慕容钰刚才离开的方向,顿时有了几分猜测,忍不住微微叹息。

明月并不是个多嘴的人,但这并不代表别人也不是。

傲雪还没走远,人群里流言便传开了。虽然七嘴八舌,说法杂乱,但无疑都围绕着一个中心:傲雪似乎也对慕容钰有意思,而且两人关系非比一般。

这些话一落到柳媚与桃夭耳中,两姐妹顿时就不乐意了,怒气冲冲地呵斥众人立刻住口,不要在背后嚼人舌根。

等上官傲雪的背影消失后,两姐妹才敢露出本来面目,大放厥词。

只听桃夭咕哝道:“那丫头毛都还没长全呢,不就是比我们白了点,嫩了点,钰哥哥才不会喜欢她呢!”

柳媚也在旁附和:“而且,这傲雪素日冷得就像一块冰,沉默寡言,和大师兄在一起时好像也是这样。有谁愿意整天对着个冰块?”

“最重要的是,”桃夭越说越来劲,边说还边搔首弄姿,似在展示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艳美动人的一颦一笑,“她有咱两姐妹美吗?”

不容否认,论妖艳惑人,整个玉女峰绝对找不出第三个能与这对姐妹花相提并论的女弟子。无论是姿色还是身段,两女都是万里挑一的美人胚子。

然而,她们忘了一件事,明月想到这里,忽然摇头暗笑。

这两姐妹的妖“颜”惑众,是建立在精细妆容基础上的,而上官傲雪却一惯喜欢素颜,单论这点,傲雪就不一定会输。

而且,这位上官师姐一言一行间自有股兰花般出尘的淡雅气质,这些都不是柳媚与桃夭这类庸脂俗粉所能比的,更何况,人家还可能不屑于去比呢。

明月比谁都相信,一旦这位上官师姐脸上上了合适的妆,必将甩那对姐妹何止十万八千里!

两姐妹越说越过分,说出的话却是那样的可笑:“所以,正因为她自惭形秽,所以在得知慕容师兄喜欢我俩后,才会对我俩展开疯狂地报复……”

“是的是的,大师兄才不会喜欢她呢,她这是发泄怒火,羡慕嫉妒恨……”

明月顿感无语,连忙拉着小小有多快走多快,不想再听那两个自恋狂的胡言乱语,嫌脏了耳朵。

不过,两姐妹提到的关于上官师姐暗恋慕容钰的事,引起了明月的特别注意。她预感这事并非空穴来风,为上官傲雪感到不值。

明月暗暗打定主意,绝不能眼睁睁看着上官师姐往火坑里跳,一定要让师姐看清慕容钰的嘴脸,主动舍弃这段恋情,以免陷入太深,难以自拔。

小小见明月魂不守舍,便询问她原因,当得知明月的想法后,小小脱口而出道:“大师兄才没你说的那么不堪呢!”

明月闻言一愣,略一思索便自以为明白了原因,刮着脸调笑道:“小小,掌门师尊不是教育过我们,千万不要以貌取人吗,你看你现在又在犯花痴了。”

小小欲言又止,但终究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明月此刻已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上官师姐身上,在想如何去劝说这位冷冰冰的师姐,因此并没注意到小小此刻的表情。

走了许久,明月忽然记起一事,于是告诉小小,自己已猜到刚才暗助她俩的那人是谁了。

明月刚要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不料被小小大惊失色地捂住了嘴。

正想问为什么,小小附耳小声道:“那个人目前正在做一件极为要紧的事,需要保密,所以明月你一定要三缄其口,绝不能让人知道今天是他在暗中帮助我们!”

“要紧的事?保密?”明月听了一头雾水,下意识低声问:“上官师姐在做什么要紧的事?你怎么知道?为什么要保密?”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一听这话,小小的神情立刻大变,变得有些怪异,紧张兮兮的表情顿时烟消云散,“你怀疑是傲雪师姐?”

明月点头,疑惑地反问:“难道不是她吗?那还会是谁?”

“对,就是她,”小小连忙低声道,“那人就是上官师姐,先前我之所以不肯告诉你,就是因为我曾经向她承诺过不告诉任何人。”

明月还想追根究底,小小却已比了个“嘘”的手势,她只得作罢,转移了话题。

明月告诉小小,自己想给上官师姐做丫鬟,好日夜向她讨教修炼之法。

小小闻听这话,刚消失不久的怪异表情立刻又回来了,面上精彩万分。

“小小,你怎么了?”明月奇怪地问,眼中满是疑惑与担忧。

小小忙含糊了几句,转移话题,问明月:“你可知道,这次大比你即将对阵的是谁?”

“我没去斗榜,”明月摇了摇头,说道:“既然我已经是垫底的倒数第一了,那和谁比试,又有什么区别呢?还不如把这去的时间都用在修炼上。”

小小闻言一愣,细细一想后,露出一副“这话似乎还真有几分道理”的表情,冲明月竖起了大拇指。

“你真不想知道那人是谁?你不知道,当看到那个名字时,我被吓了一跳,”小小再次问道,她那副震撼、惊讶、神秘兮兮的表情吊足了明月的胃口。

然而――

明月随后想到,以她目前这点低微的实力,这些似乎都不重要了,于是兴趣顿失,再次摇了摇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