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夜色 资源吧

第二章 呕哑嘲哳难为听

琴殇上邪 莫沉沙 2904 2021-09-07 00:45

欧阳明月斜眼看去,只见左边竹林里一条蜿蜒如蛇的石子路上,施施然扭来两道熟悉的身影,嘴脸姿态都甚是可恶,不由攥紧了拳头。

那两名女弟子是一对孪生姐妹。个子略高点、浓妆艳抹的名叫柳媚,是姐姐;而另一个身段婀娜、姿容娇妍的名叫桃夭,是妹妹。刚才出言嘲讽她们的,正是这妹妹桃夭。

她们都是正道宗刑法司副长老之女,平日里倚仗着自己特殊的身份,在宗门里作威作福,肆意羞辱其他看不顺眼的女弟子。

尽管这二人的所作所为在宗门内颇不得人心,但由于两女极为慷慨大方,每日根据好恶散发给同门的丹药、灵石等修炼资源不计其数,故时间一久,身后便有了不少对她们言听计从、唯之马首是瞻的跟班。只有少部分有骨气的女弟子对她们敬而远之,明月与小小便是其中之一。

明月深吸一口气,一言不发,拉过小小就要走――

“姐惹不起你们,难道还躲不起么?”

谁知这次柳媚竟不依不饶,继续开口挑衅:“夭夭啊,你就别挖苦她俩了,毕竟人家勤学苦练也不容易。师尊不是时常勉励某些人,说勤能补拙么?某些人可是一直在恪行师尊他老人家的教诲,恪行了整整一年呢!”

柳媚这话看似是在训斥妹妹,但傻子都能听出,实则是在讥讽明月和小小。她故意咬重“一年”这两个字,说到后来,竟笑出了眼泪。

许是柳媚话音格外尖锐与高亢的缘故,四人周围不知不觉间已围拢来一大群看热闹的女弟子。此刻听闻这话,大部分弟子也都跟着笑了。

“姐姐教训的是”,桃夭忍笑之余,不忘补刀,“虽然她俩智商堪忧,一个练了一年才升到毓灵境三阶,一个至今还是二阶,但我的确不应当嘲笑她们,而是应当像师父那样,给予鼓励。”

两人一唱一和,说出的话呕哑嘲哳,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明月准备离开的脚步,猛地一顿。

“是啊是啊,所以说,妹妹刚才的话太不厚道了。”见围聚的人越来越多,柳媚说得更起劲了,“她们都已经这么可怜了,一个是笨蛋,另一个是傻子,你还不允许她俩惺惺相惜,互帮互助,取短补短,然后……”说到这里,她忽然话锋一转,“变得更傻更笨吗?”

全场一片沉寂,紧接着大部分女弟子捧腹大笑。人群里只有三两个女弟子没有随波逐流,却又碍于两姐妹的深厚背景,都没敢站出来,替被欺辱者打抱不平。

小小羞惭地低下头去,明月也忍不住掩面暗叹。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则得意洋洋地昂起头,似乎很满意自己刚才的幽默,同时还不忘轻蔑地扫了眼明月与小小。

明月再次深吸一口气,强压心头窜起的怒火,冷声警告道:“奉劝你俩一句,凡事留一线,得饶人处且饶人。”

然而,两女早就看扁了明月与小小二人,因此将明月看成了纸老虎,把她的话听成了耳旁风。

柳媚继续奚落道:“怎么?生气了?要不咱们四人打一架,你若赢了,那我们就留一线,立刻饶过了你们?”

桃夭故意不给明月回话的机会,紧跟着道:“哦,我们差点忘了,你们肯定不敢啊,因为你们修炼了一年,才毓灵境!哈哈哈……”桃夭的这声“哈哈”,再次点燃全场的笑。

小小瞥了眼双目喷火的明月,忙抢先一步挡在她身前,弱弱地开口:“二位师姐资质绝顶,修为高深,让师妹们望尘莫及,望其项背。所以,我们如何是姐姐们的对手,我俩甘拜下风。”

接着她又看似很诚恳地道歉道:“刚才实在是抱歉,我俩说话打扰了两位师姐走路,对不起,对不起。我俩马上就离开这里,绝再不打扰二位师姐。”说罢行礼,拉着明月果真就要走。

明月心有不甘,狠狠瞪了眼小小,不料正对上后者饱含祈求的目光,心下一软,理智顿时又占了上风,暗暗叹了口气。

欧阳明月如何不明白小小这么做的良苦用心,是为了实力低微却脾气火爆的她着想,怕她招惹上招惹不起的人,忍一时方能海阔天空。

要知这两姐妹均是炼器境的修为,柳媚是毓灵境二阶,桃夭是一阶。而明月与小小却只有低一境的毓灵修为,若是反抗的话,动起手来绝不是这两人的敌手。

仗着修为高,她二人平素没少欺辱明月与小小。不过幸好这种侮辱只是停留在言语层面。这便是小小又一次选择忍气吞声的原因了,毕竟打不过的话,忍忍就过去了。

明月强压心头怒火,正要随小小离开,怎奈树欲停而风不止,她们不想招惹麻烦,麻烦却心有不甘地想招惹她们。

“怎么,我们一来你们就要走,你们表现出的这种不欢迎也太明显了吧?”柳媚忽然闪身上前,拦住明月、小小两人去路,冷笑质问。

小小意识到情况不妙,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正要回答并辩解几句,不料被桃夭抬手止住。

随后两姐妹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胸膛起伏的明月身上,似乎在等她服软,柳媚甚至欺近了一步。

小小心中那种不妙的感觉更甚了。她有些不解今日的柳媚与桃夭究竟从哪来的这么大火气,一反常态,竟似有要动手的架势。

心念电转间,小小正想悄悄溜走去搬救兵,怎奈桃夭已抢先拦住了她的去路,并冲她狡黠一笑。

柳媚捋了捋额间秀发,正要开口,不料明月已抢先回答:

“不错,就是不欢迎,没想到你也颇有自知之明的!”

“别人那样欢迎你们,你们敢仗势欺人,不就是因为你们有个位高权重的爹吗?”

“论修为与资质,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在宗门里不过就是下等!”

字字铿锵,虽只有三句话,却一吐她长久以来被欺辱的压抑。说完后,明月暗道一声“舒服!”

不知为何,柳媚与桃夭一听这话,面色立刻由涨红变成铁青,仿佛被人触碰了逆鳞一般,同时面上显现出一副从没见过有人敢这样做死的惊讶表情。

原来明月也察觉到两女今天的不对劲,没事找事,心知今天这场架是打定了。既如此,那她也就决定彻底放开了,不再隐忍。

明月是舒服了,小小却在心里暗暗叫苦。她虽有些佩服明月的胆量,但想到她们接下来铁定鼻青脸肿的下场,刚打算向明月竖起的大拇指,却怎么也举不起来了。

沉默半晌后,柳媚忽然冷冷一笑:“好歹我们也有个爹爱我们疼我们,而你呢?没爹没娘,怕是爹娘、家人都死绝了吧?”

桃夭也咬牙切齿地附和道:“姐姐,又或许,她就是个被爹娘故意丢弃的没人要的小杂种!”

全场一片沉静,随后稀稀落落地响起了几声笑。

明月彻底失控,只见她霍地抬起了头,双目喷火,全身杀气暴涨,死死盯着这对姐妹:“你可以侮辱我,但绝不要拿我的身世和爹娘开玩笑!”

小小见状,不敢怠慢,忙飞身上前相助。虽知此战必败,但为了好友,她还是决定背水一战,不再退缩与妥协。

柳媚与桃夭见目的达成,都暗自冷笑,随后也相继展开攻势。霎时间,四人互成犄角,战斗一触即发。

可就在这时,一缕悠扬的箫声从树林间飘出,悄无声息地化解了四人的攻势。

更为奇异的是,场中包括四人在内的所有女弟子,在听到这动人的箫音后,竟都不约而同地面红耳赤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