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夜色 资源吧

第五章 谁解狂妄立赌约

琴殇上邪 莫沉沙 3201 2021-09-07 00:45

果不其然,沉默只持续了片刻,柳媚和桃夭两姐妹同时勃然大怒,气势如山,朝明月肆无忌惮地压去。

不过,碍于大师兄慕容钰在旁,她们倒也不敢立刻发作、动手,只能怒目而视,用眼神将这个刚刚胡说八道、公然侮辱她们、揭露她俩与大师兄暧昧关系的“贱人”,千刀万剐!

她们含怒的等待并没有持续太久,只因那个刚刚与她俩眉来眼去的心上人颇为善解人意,很快便用淡然的口吻,给她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动手机会:“很好很好,那比斗即刻开始吧!”

小小紧握着的手心不觉间已捏出汗来,她颇为担忧地瞥了眼面上没有丝毫表情变化的慕容钰,心想:这慕容钰贵为本宗大师兄,这些年来,从来都只有别人讨好、赞美他的份,何曾被人如此指责、羞辱过?换成是自己,也会怒不可遏的。

想到这里,小小暗暗叫苦不迭:“完了完了,明月这回得罪了大师兄,日后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于是,她开始在心里盘算此战之后,该如何与大师兄修复关系,如何让那两姐妹不再为难她和明月。

然而此时想这些,似乎有点不合时宜――

两姐妹已做好开战准备,一前一后配合,极为默契地将她和明月的前路与后路均封死。

双方大战在即!

既知今日必败,明月心里反而没了任何的负担,目中忽射出两道决绝的战意。此刻的她,已下定拼死一战的勇气与决心,发誓绝不会让这两姐妹赢得太过容易!

就在此战一触即发之时,几名旁观的女弟子忽然一咬牙,从人群里挤出,齐齐向大师兄行礼求情。

一名身材微胖的女弟子恭敬说道:“大师兄大人有大量,还望这次不要同明月师妹计较。她就是这么个爆脾气,但人品不坏,平时与人为善。日后,我们这些做师姐的一定对她好生管教!”

另一名肤色极为白皙的女弟子则道:“明月与小小师妹区区‘毓灵境’修为,如何打得过两个‘炼器境’的联手?不如让她们向柳媚和桃夭两位师妹以及大师兄您道个歉,认个错。我们今后一定监督明月和小小师妹勤学苦练,不再让掌门师尊担忧。大师兄,您看这样如何?”

剩下的几名女弟子也都齐声拜倒求情:“恳请大师兄饶过两位小师妹!”

明月万没想到事到如今,竟然还有同门甘愿冒着得罪柳媚、桃夭两姐妹,甚至是大师兄的风险,替她俩这两个“吊车尾”求情,心中不由大为感动,却不知该说什么话来感谢。此刻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牢牢记住每一张求情的脸,日后好涌泉相报。

慕容钰似乎也没想到,竟会有人站出来替明月与小小求情,平淡的神色里终于有了一丝的波澜。那几名下跪的女弟子见状,以为事有转机,忙拉着明月也让她下跪认错,又向一旁傻站着的小小不停地使眼色。

明月本下定决心,宁死也不向那“酒色之徒”服软,可当对上师姐们恳求的目光时,心终究还是一软,不忍辜负她们的一片好意,只得一咬牙,朝那三人一言不发地跪了下去,目蕴屈辱的眼泪。

柳媚与桃夭见到这一幕,心中大为痛快,慕容钰则是沉吟不语。两姐妹尤不知足,见慕容钰有息事宁人的意思,不由冲他撅起了嘴,柳媚则向他抛去一个撒娇的媚眼。

这两姐妹本就生得国色天香、雪肤花貌,再如此一搔首弄姿、刻意勾引,简直......那几名跪着的女弟子心中不由都是一紧,忽有种不祥的预感――她们这次似乎白求情了,明月也白跪了!

然而,令她们万没想到的是,真正让慕容钰没有改变主意的并不是这对姐妹,而是另一个她们万万没想到的人――

小小!

就在慕容钰即将开口、一锤定音之时,小小忽然站了出来,身影单薄却言辞嚣张:“明月,我俩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何要向那柳媚与桃夭下跪道歉?”

明月一愣,疑惑地望向小小,忽觉得这小小像是突然变了个人,变得比之前更从容自信,甚至可以说是霸道跋扈。不仅明月,其他女弟子也有同样的感受,目光中闪过疑惑,但更多的却是担忧。

已有女弟子低声劝小小少说两句,和她们一起跪下,也许此事就这样揭过去了,不料却被小小断然拒绝。更让她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随后竟然朝着柳媚和桃夭二女比了个中指,冷笑道:“这场比试,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你俩不要太得意!”

小小这话一出口,全场再次陷入一片寂静中,之后人群再次沸腾了起来。

两姐妹身边,有女弟子率先毫不客气地嘲讽道:“某些人不要太自负了,没有实力却在那里大放厥词,小心最后自个掌了自个儿的脸!”此言一出,顿时得到不少女弟子的赞成与附和。

但更多的女弟子,却是在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小小,其中有人甚至在暗暗为小小默哀叹息,怀疑这小妮子莫不是被吓傻了。

明月也叹了口气,下意识摸了摸小小的额头,想看看她有没有发烧,如果烧坏脑子的话,可要立刻送到本峰的“医疗阁”里去及时治疗,避免留下后遗症。然而,明月的好心却换来了小小一个大大的白眼。

小小的狂妄彻底激怒了柳媚与桃夭,二女不气反笑:“傻丫头,你刚才说什么?输赢还不一定?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一战,你们两个‘毓灵境’,有把握赢我们两个‘炼器境’的?小小,究竟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量说这话,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慕容钰则是摔杯大怒,冷笑道:“放肆,你也太不知天高地厚、太嚣张、太狂妄了吧?区区一个‘毓灵境’三阶的修者,竟然敢向‘炼器境’的修者大放厥词!你以为你是谁?”

小小丝毫不惧,一字一句地认真回答道:“回师兄,我是‘竹小小’,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就叫‘竹小小’!”

明月闻言,以手扶额。这下连慕容钰也被气笑了,连说了两个“好”字,便挥手示意柳媚、桃夭二姐妹立刻动手。

两姐妹早就跃跃欲试、想揍明月和小小这两“贱人”了,此刻闻言,二话不说,撩袖子便上。然而,她俩刚上前一步,却被小小抬手大声阻止:“且慢!”

“又怎么了?有话快说,有.....咳咳,那个啥快放!”两姐妹异口同声地咆哮道。

原来今日她俩想教训明月和小小二女,却接连数次被各种事打断动手,心里早就憋屈得想要跳崖了。她俩此刻,就只想赶紧收拾完这两贱人,然后好去和大师兄谈情说爱,可偏偏就是有人不想让她二人如愿。

小小仿佛没看到两女杀人的眼神,不慌不忙地道:“就这样比试,单纯打斗,未免太无趣了,即使我们赢了,也就只是赢了,可惜没有什么好处......”

柳媚、桃夭不耐烦地打断道:“那你想怎样?”

见两女上套,小小目中闪过一丝喜悦,但很快又被她很好地掩饰过去,以致正处于浮躁状态中的二女,对此并没有丝毫察觉。

小小两指捏了捏下巴,思索片刻后答道:“不如我们加点彩头,立个赌约吧?”

“什么赌约?”桃夭疑惑地问。

“这次比试,如果我和明月输了,那我俩便为你二人各做一件事;反之,若我们赢了,你二人同样也要满足我们两个要求。”小小有意无意向某处看了一眼,之后解释如此道,边说边观察二女的神色。

桃夭闻言,面上立刻露出不屑之色,就要答应,却被柳媚悄悄制止。

小小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以为柳媚要拒绝,好在柳媚只是提了个问题:“做任何事都可以?”

小小松了口气,点头道:“当然,任何事都可以,在场诸位师姐们,都是见证人。“

见柳媚还在思索权衡,小小笑道:“怎么?莫非你一个‘炼器境’的,害怕我们这两个区区‘毓灵境’修为的?”

这招激将法果然有效,柳媚闻言冷笑三声,一口应了下来:“好,一言为定!”

明月大急,想阻止这个赌约却已来不及了,只得重重地跺了跺脚。她刚想责备小小几句,却看到小小一副稳操胜券的表情,还冲她自信地眨了眨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