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夜色 资源吧

第一章 无奈天堑难跨越

琴殇上邪 莫沉沙 2780 2021-09-07 00:45

正道宗建于泰山之巅,俯瞰群山,颇有高屋建瓴之势。这里山清水秀,有树有鸟有花,在宗门阵法的加持下,四季如春,风光好不秀丽。

宗门弟子平素都在此地刻苦修炼,山顶一贯安静如水,无人喧哗打搅,然而今日,这里却忽然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原来是正道宗一年一度的宗门大比即将到来。各宗门弟子纷纷都从修炼地出来,三五成群,前往斗术台上的斗榜,查看相较往年变更的比赛规则,以及各自随机匹配到的对手情况。许是难得出来透透气的缘故,这天所有弟子都格外轻松,与平素最要好的同门有说有笑,甚至推搡笑骂者亦有之,就这样热热闹闹地前往斗术台。

斗术台是宗门弟子比斗术法的地方,呈圆形擂台状,样式大气古朴。其最上方,悬浮着一个巨大的紫色水晶球,众弟子称之为“斗榜”,每次比赛的胜负乃至最后的排名,都会毫无错漏地显示在这上面。此榜也是此斗术台的中枢所在。

斗术台经宗主正道真人高妙的道法加持,早已有了灵性。如,它可根据参赛人数,分裂成无数座相同大小的圆形擂台,供无限多的弟子比试使用;也可做裁判定输赢,判定暗算、作弊等违规行为,甚至还能与参赛者进行简单地沟通与交流。

正可谓“几人欢喜几人愁”。匹配到实力远不及自己对手的弟子,个个喜笑颜开,跃跃欲试;而那些运气不佳的弟子,则个个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然而,叹气愁眉归叹气愁眉,却没有一个前往斗榜去放弃比赛权。

当几乎所有的宗门弟子都前往斗榜时,唯独一名女弟子是个例外,此刻的她,正在演武场上刻苦修炼法术。饶是汗水浸透了她的衣裳,累得喘不上气来,这女弟子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始终重复着那个看似简单的抬指动作。

不知不觉间,日头已从东山升至当空,直到被日光刺痛了双眼,那女弟子才停止这个动作,揉着早已发麻的胳膊,随便找了处树荫底坐下休息。然而她始终紧锁着的眉宇,以及略显呆滞的眼神,无不说明她正神游物外,依旧沉浸在刚才的练习中,似在思考什么法术上的难题。

这种忘我的状态忽被一只轻轻摇晃的柔荑打断。当那女弟子目光逐渐清澈、看清来人是谁后,刚才的愁眉苦脸,霎时间就变作欢喜的笑容,与此同时,女弟子向那人张开了怀抱。

那只柔荑的主人见状甜甜一笑,忙放下手中的东西,也想回以一个相同的拥抱。然而下一刻,柔夷主人扑了个空,手臂顿时僵住,满头黑线地看着那女弟子。

原来那女弟子想“拥抱”的最终目标竟不是她,而是正大光明地绕过了她,爪子伸向她刚放下的那件东西――一盒精心准备的香喷喷饭菜。

“小小,我就知道你最好、最了解我啦,知道我饿了,谢谢你给我送饭!”女弟子虽在感谢眼前这个名叫小小的女孩子,可全程却连正眼也没瞧小小,只知双目炯炯、一脸专注地盯着、干着盆里的饭菜,吃得狼吞虎咽,好似有人要跟她抢似的。

小小看着同伴风卷残云、神似某种动物的吃相,忍不住掩口轻笑。静静等她吃完、打完饱嗝后,这才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假装生气道:“欧――阳――明――月,刚才那饭不是给你的,而是我自己吃的。现在却被你闷头吃完了,我不管,反正我饿,今天你要赔我午饭!”字字斩钉截铁,不容拒绝。

欧阳明月眨了眨眼,突然偷袭,拍了拍小小那已略鼓的小腹,至此如何还不明白这小妮子是在撒谎、逗她呢,于是眼睛又眨了眨,一脸歉意地道:“饭已经吃进肚子,所以是赔不了了,不如我赔你个拥抱吧,咋样?”说罢,欧阳明月再次张开双臂,扑向小小。

小小先是一愣,而后跺了跺脚,冷笑道:“敢情刚才你这小蹄子是故意的,看我不打折你的......”然而,没等话说完,她便已先“格格”、“哎呦”地笑了起来。

原来是欧阳明月趁小小不备时再次偷袭,双臂中途转弯,突然挠向了小小腋下。

小小最怕痒了,笑得打跌,最后坐到地上,幸好“危难”之际找到了反击的机会,当即毫不客气地以牙还牙。

两人就这样大笑着在地上肆意嬉闹打滚,谁也不肯先认输,直到都累了,这才衣衫不整地同时从地上爬起,再次恢复亲密无间的关系,扶将着又坐回了树荫下。

刚才的嬉闹牵动了欧阳明月往日刻苦修炼引起的旧伤,她不动声色地揉了揉发痛的胳膊,却不想这一幕被小小看到。

小小心思电转,立刻猜到原因,眉头不由锁起,小心翼翼地问:“明......月,那个,你毓灵境二阶还是没有突破?”

明月的笑容在被小小这样一问后立刻消失,变成了满脸的沮丧,但见她无奈地点点头。这一瞬,小小突然有些后悔刚才的问话了,然而,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无论如何也收不回了。

当下她也就只能硬着头皮,接着这话茬,继续关切地询问原因,希望自己能够帮上一点忙:“还是那个缘故――你无法稳定控制引入体内的灵气?”

“师尊所教的那个控气法诀,我练了已数不清多少次了,”明月再次点点头,“我也不知怎地,无论如何努力练习,可就是无法做到稳定操控那些灵气。”说到这里,欧阳明月的声音里已带上了一丝哭腔。

“这灵气对你们而言,就像个一骂就听话的乖小孩,然而对我,却像是个调皮捣蛋、怎么也管教不好的熊孩子。我越是竭力想控制它,可它偏偏就是不如我愿。对于这一结果,我很难受,我也不是不努力修炼,而是无论怎么努力,都达不到想要达到的目标......”

欧阳明月回想自己这悲催的一年,越说越气,越想越气:自术法修炼到毓灵境二阶以后,她的修炼境界不知为何便一直停步不前了。当大多数同门突破到毓灵境三阶后,她依旧是毓灵境二阶;当其他同门突破毓灵境三阶到达炼器境一阶时,她仍旧还是毓灵境二阶实力;后来就连修炼天赋远不及她的小小也突破到了毓灵境三阶,而她竟然还在二阶止步不前!

她尝试过许多方法:起初向同门和师尊请教,然而毫无收获;后来她又怀疑是修炼地灵气不足的缘故,因此半夜冒险,悄悄爬上了号称是泰山灵气最浓郁之地的独立崖,在那里苦修了一周,可修为依旧毫无进展;后来,恼怒至极的她竟作死地改起了修炼功法,认为是功法不适合自己才导致如今的糟糕结果,后果可想而知,若非小小及时发现,又得掌门及时相救,她怕是早就走火入魔、一命呜呼了......

“毓灵境二阶对我而言,就犹如一个深不见底的天堑,一个我无论付出多少努力、尝试多少方法却始终跨不过去的坎!小小,我好难受,你能理解我此刻的这种感受吗?“说到辛酸处,欧阳明月久久强忍的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了,趴在小小肩上嚎啕大哭起来。

“笑死我了!我还当是谁在哭呢?原来是一个傻子在向另一个笨蛋诉苦!”一个阴冷尖刻的声音忽然不合时宜地响起,闻声后,小小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而欧阳明月面上的软弱则立刻坚硬成了冰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