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夜色 资源吧

第十一章 唯见江心春月白

琴殇上邪 莫沉沙 2533 2021-11-11 10:12

明月这种“很无所谓”的态度,让小小不免感到尴尬,甚至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小小严重怀疑这小妮子是不是故意的,故意想让她不爽,就像之前她无数次让自己尴尬一样。

因此,小小冷哼一声:“不想知道就算了,我本来也没想着要告诉你。”明明是气话,但却透着股撒娇的味道。

不过,这次小小是错怪明月了,明月其实真的没有这个意思,因为她此时心里装着很多其他的事,有些心不在焉,因此言行并没顾及好姐妹的感受。

此时见好姐妹生气,明月忙笑着赔不是,然后装作很好奇的样子,大声问:“小小,小小,我很想知道呢,你快告诉我,和我首次交手的那位究竟是谁?”

但由于明月这次的表情与动作演的太假、太浮夸了,小小没有回答一个字,而是无语地瞪了明月许久,终于无奈地叹了口气,撅起小嘴,背过身去。

这意思很明显了,是要好姐妹明月赶紧去安慰她。

谁知明月眼珠一转,偏偏不按常理出招,忽然奸笑了一声,挠起了小小的痒痒。于是下一刻,小小转怒为笑,“呵呵”地娇喘了起来。之后两人毫不留情地相互袭击,扭打在地上。

嬉笑中,她们不知不觉间便忘记了今天所有的不快。

直到牵动伤势,明月和小小同时呲牙从地上坐起,“哎呦”地叫疼起来。然后,同时取出上官师姐所赠的伤药,极为默契地互相涂抹起来,又相互帮忙运功疗伤。

两人的内伤很快被祛除,只剩下一些皮外伤,好在上官傲雪所赠的伤药品质极佳,敷上去清清凉凉的,患处很快便结痂。

之后两女分别,各自回洞府巩固各自的修炼成果,因为这次比试她俩因祸得福,都颇有巨大收获,小小甚至欣喜若狂地告诉明月,她自己这次有望达到“毓灵境”第三阶大圆满。

明月与小小的洞府位于玉女峰最底层,彼此间隔着一座小山峰。

与宗门内男弟子所在的青云峰一样,女弟子所在玉女峰内的洞府也是按每年大比的排名来进行划分的,排名越靠前的弟子分得越好的洞府。

而洞府越靠近山顶就越好,因为那里灵气越多,修炼速度越快。由于她和小小每年年比排名都垫底,所以就只能在靠近山脚的地方修炼。

明月抵达洞府时,天色已晚,自附近果树上采了几颗野果胡乱填饱肚子后,便开始修炼。但无奈今天发生的事实在太多,让她心境久久无法平静,不知不觉竟发起呆来。

当她回过神来时,明月已高高悬挂在星空上了。看了眼洞外风光,但见好星好风好夜景,不由兴致大发。

如此良辰美景,正好抚琴弄月!

想到这里,明月当即从身后一个匣子里取出张琴来。

那是张怀抱大小的长琴,四周线条柔中带刚。梧桐作面,杉木为底,通体是紫漆,发小蛇腹断纹。样式古朴而典雅,精致而玲珑。

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这七弦琴看着与明月极为契合,抱起时与主人浑然一体。

关于这张琴的来历,明月并不清楚,只记得自打她记事时起,这琴便一直安静地躺在洞府里那个匣子里。她曾问过很多同门,不料没有人知道这张琴原本属于谁,仿佛它一出现于这个世间,就是无主之物,只为等待某个有缘之人。

明月小心翼翼地取出琴后,又从另一边桌上取了几块云糕包好,之后便踏着静谧的月光,向不远处的竹林徐徐行去。

还未到那里,明月心里便已在期盼某道背影出现了,然而遗憾的是,直到她走进那片竹林,仍旧没发现那道熟悉的身影。

“先来一曲《高山流水》吧,也许能把那道身影引来”,明月如此想,当即便把琴平放在岩石上,然后忘我地弹奏起来,默默致敬那道身影。

果不其然,当这曲演毕,明月身前不知何时多了道黑黢黢的小小身影,直立负手,颇有大侠风范。

月色皎洁,透过稀疏的竹叶,朦胧幽深中,映出了一只极为可爱、与其所摆沉稳姿态颇为不符的小浣熊的脸。

那小浣熊似乎颇有灵性,能听懂音乐,理解人类言行的含义,甚至还能做出人性化的动作与表情。

在明月发现它的那一刹那,小浣熊黑玛瑙似的眼睛一下子睁得大大的,小爪子高高举起了一只,似乎在和她打招呼。最神奇的还是,这小浣熊的嘴上竟然衔着一根绿竹箫。

“你终于来了,还以为你今天不在这里呢!”明月欣喜若狂,伸手想给这只小浣熊来个热情拥抱,却被它一脸嫌弃地躲开了。

明月尴尬一笑,忙转移话题道:“咕咕,要不今天咱来合奏我刚才弹的那首曲子?”说罢,她将询问的目光看向了这只名叫“咕咕”的小浣熊。

“咕咕”这个名字,自然是明月给她起的,源于这只小可爱总喜欢“咕咕”地叫。明月喜欢叫它这个名字,更喜欢看它一边欢喜地叫,一边风卷残云地吃它最喜欢吃的云糕时的样子。

咕咕摇了摇头,小爪子指了指明月放在地上的那方手帕,吐出绿箫后,和以前一样又“咕咕”地叫了起来。

明月连忙把手帕打开,取过里面一大块切好的云糕,递给咕咕。

咕咕兴奋地大叫,当下抓过云糕来阄大嚼,三下两下便吞下肚去,面上露出一副满是陶醉的表情。

看着它吃东西时的可爱模样,明月终于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随后连忙掩口止声。

然而,还是晚了。

这一幕被咕咕发现,熊脸顿时挂不住了。

于是下一刻,咕咕愤怒地“咕咕”叫了起来,仿佛在说:“熊也是有尊严的,熊可杀不可辱!”

明月好不容易才用手帕里剩余的云糕,抚慰好“尊严熊”的情绪。咕咕吃饱后,终于再次衔起绿箫,看向早已迫不及待的明月,示意琴箫合奏可以开始了。

星月当空,一缕清清淡淡的琴音忽然自明月跃动的白色手指间流出,流过洁白的月光与星光,流过光影交错的白色竹叶,最后流向咕咕同时吹起的箫声里。

桃花皎洁,竹风也皎洁,万事万物都皎洁,就连这琴箫之声也仿佛沾染了这皎洁的色彩,开始净化这世间的所有。

一人一熊,就这样在皎洁中吹完了一曲,余音却似乎久久未绝。

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鸟声虫声俱绝。

时间仿佛也被定格在此刻,玉女峰前水波澄澈,唯见江心一轮春月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